第一五五章 大比之前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23
A+ A- 关灯 听书

李二很兴奋,李靖很高兴,老货们……老货们当然也高兴,可就是笑的有些勉强。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人这一辈子能够无欲无求的不多,日常攀比才是常态。

年轻的时候拼爹,谁谁谁老子又升官了,谁谁谁老子又买辆豪车,谁谁谁老子买别墅了。

人到中年,不拼爹了,改拼儿子,一见面……。

“哎呀,你儿子最近在干什么呀,大学毕业了吗?找工作了没有。”

“唉,我儿子不争气,没找到好工作,只能混个公务员当当,早九晚五的,就那么回事儿吧。”

“哎呦,那可比我儿子强多了,我儿子不争气,毕业只能自己创业,好在运气不错,上个月赚了人生第一个一百万。”

古往今来,人都是一个样子。

事实上,除了科技一直在不断进步,人类的思维其实还是老样子,两千年前和两千年后并没有多少本质上的区别。

书归正传。

一群老家伙们站在城头上对所谓的混凝土个个赞不绝口,其间,李靖被长孙无忌拉到一边,神神秘秘嘀咕起来。

“药师啊,你不会怪我当初多事吧?你知道,当时我并没有坑你的意思,建议陛下将建城的任务交给你,不过就是个玩笑。”老长孙笑的并不比一只狐狸好多少,而且还是一只胖狐狸。

李靖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理解,理解,换成是我,估计我也能这么干。”

长孙无忌讪讪一笑,似想起了什么,突然道:“哎对了,我听说你家德謇弄了百来个新罗船匠,药师,这事儿你知道不?”

“新罗船匠?他想干什么?”

李靖诧异的眼神让长孙无忌霎时间明白自己‘失言’了,连忙摆手:“没,没啥,可能德謇那孩子就是单纯觉得人手不够用呢。”

“无忌不必替他遮掩,这小子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待会儿回去看老子怎么收拾他。”明知道长孙无忌在挑唆,李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结了个疙瘩。

理由是这小子没拿自己这当个打几巴棍儿,弄回来一百多人竟然连个屁都没放,这万一要是有什么间隙混进来,可怎么解释。

嗯,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不过……谁让李靖是当爹的呢。

除了这一点小小的插曲之外,整个工程验收大会进行的十分愉快,尤其是李二,更是雄心勃勃,谁也没有意识到这条横亘在龙首原的混凝土城墙代表了什么。

只有李昊清楚,那城墙也就是看着不错,实际上……在未来的某一天,某些人必将为这面城墙懊悔。

为什么?

呵呵……,没记错的话,按照正常历史轨迹,若干年后龙首原会有一个叫大明宫的宫殿群拔地而起。

但现在嘛,想修大明宫,必须得把那丑陋不堪的混凝土城墙拆掉。

五百多步长,三丈多厚,两丈高的水泥坨子,到时候估计得砸了。

“德謇,想到什么了,咋笑那么猥琐。”长孙冲顶着满头汗,远远跑了过来,见李昊正一个人傻傻笑的十分开心,拍了他一下问道。

李昊翻了个白眼:“会不会说话?还想再跑十圈是吧?”

要说这长孙冲还真是有毅力,自从觉定留下之后,立刻把自己看成了翎府的一份子,日常训练啥的一件不落,非但如此,某些情况下还会给自己加量。

这也就是他身体底子厚,换一般人早就被练趴下了。

“别别别,我服了成吧。”长孙冲连连摆手,吐着舌头道:“我这肠子都快跑断了,再跑非死了不可。”

李昊岔开话题:“你那一团人马准备的怎么样了?火器用的还熟悉吧?”

长孙冲舔舔干裂的嘴唇,踌躇满志:“嗯,基本上已经掌握了,现在正在进行投掷训练,两天后进行实弹演练,等演练完估计大比就要开始了。”

“有信心?”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咱们代表的是左翎军卫,余下十五卫全是对手,你觉得能赢?”

两人彼此相视一眼,爆出一阵猥琐的笑声。

大唐十六卫,或许以前彼此间战力相当,但是现在嘛……。

笑罢,李德謇正色道:“这两天回去一趟吧,估计这么长时间你家老头子应该消气了,况且……你总不能一直留在营里,将来总是要回去的。”

长孙冲摇摇头:“再说吧,我怕回去之后就出不来了。或许……等赢了比赛再回去更好一些。”

李昊点点头,没说什么。

整个翎府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再次淘汰了一批人,眼下只余六百人左右。

这六百人被李昊分成三个团,每团两百,分别由长孙冲、程处默、李震三人负责。

其中长孙冲负责的一团人马为火器部队,主要装备全是各式火器;

程处默负责的是突击,全团以近战武器为主。

李震则负责军械,大量远程攻击的军械全部由他那一团人马掌握。

大唐军制,十人一火,设火长;五火一什,设什长;两什一旅,设旅帅;六旅一团,设校尉;四旅一府,设都尉,再往上便是郎将,到了郎将的位置,便已经不正式带兵了。

像翎府这样的,说来已经是严重缺编,少了一半人嘛,不缺编都怪了。

不过有李昊之前的条件打底,翎府的军饷还是跟以前一样,这里的一样指的是总额一样,发到手下军士手中便等于翻了倍。

也正是因为这样,左领军卫其它几府的士兵看向翎府士兵眼珠子都是红的。

毕竟翎府之前的军饷就是他们的三倍,现在随着人数越来越少,已经变成了六倍,更不要说那些一看就很高级的装备。

奈何翎府现在正在整训,不接受其它人的加入,眼馋也只能看着。

眼看着全军大比的日子越来越近,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大比的前一天。

一支支队伍离开自己的驻地,开进龙首原,按照安排好的位置扎营。

到了这个时候,长孙冲想不见长孙无忌也不行了,比竟左武候卫驻地就在左领军卫边上不到两里的地方。

于是……。

“大将军,大公子来了。”左武候卫大营,长孙无忌的亲卫掀帘走入中军帐,身后跟着一身迷彩作训服的长孙冲。

“那逆子还有脸来?”帐中,长孙无忌手拿棋谱,品着香茗,头不台眼不睁的问道。

长孙冲一看这架式,连忙上前:“父亲,孩儿不孝,惹您生气了。”

“哼。”老长孙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长孙冲对着帐中众人摆摆手,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等帐中只余自己和老头子,这才小心的走过去,站在老长孙身边低声说道:“父亲不要生气了,孩儿,孩儿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

长孙无忌没有说话,甚至连动作都没有变过。

长孙冲只能继续说道:“父亲,孩儿知道从军一事会让您颜面无光,可您想想,我长孙家偌大家业,若无实力如何自保,或许与长乐妹妹成亲可以护得一时周全,但谁又能保证不出万一呢。”

长孙无忌放下手里的书:“你既然我长孙家树大招风,就该韬光养晦,何必非要事事出人头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你不懂么?我长孙家权势已经够大了,你现在又把手伸入军中,你让陛下怎么想。”

“父亲,您在一天,有姑姑照应,长孙家必然无虞。孩儿担心的是以后,若您与姑姑全都百年……。”

“屁话,这种话也是你能说的!”长孙无忌狠狠一拍桌子,吓了长孙冲一哆嗦。

过了良久,老长孙叹了口气:“罢了,此事先这样吧,既然你执意要留在军中,那就好好干,别让人小看了我长孙家。”

“是,父亲放心,孩儿定能拿下这大比头名。”

“哼,拿下头名也是给李靖家那小子当垫脚石,若想出人头地,还是要看你今后的表现。”长孙无忌看都不看儿子,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长孙冲无奈退了出去,站在老头子营帐门口,努力做了两个深呼吸,平复了心情之后,这才大步向营外走去。

大比在即,一切都用实力说话吧。

回到左领军卫驻地,李昊等人正聚在一起,面前的桌上摆着百十个铜钱,见他进来程处默立刻叫道:“老子赢了,这小子没被他老子打残,给钱,快给给钱。”

长孙冲立刻满头黑线:“你们竟然拿老子开赌盘?”

“无聊嘛,赌一下你回去之后会不会被你家老头子打断腿。”李昊有些遗憾的将面前的铜钱全部推向程处默,摇头叹了口气:“我输了。”

长孙冲:“……”

你们也是个人?当初是谁跟老子说回去一准儿没事的?

合着都在骗老子,都想看老子笑话?

想通了其中关窍,长孙冲整个人都不好了,冲上去与几人扭打起来。

一时间,左领军卫驻地中军帐旁边的小帐篷里鬼哭狼嚎。

中军帐,李勣痛苦拍拍额头,这帮小年轻减压的方式好独特,自己要不要帮他们一把,一顿军棍抡下去,应该全都老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