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神火飞鸦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24
A+ A- 关灯 听书

次日一早,嘹亮的号角声在龙首原各处响起。

清晨的薄雾中,一直直队伍开出营地。

待列阵完毕,太阳正巧自地平线喷薄而出,照在士兵的甲胄之上,反射出万道金光。

李二站在高台之上,望着下面万余大军,激动的摩拳擦掌。别看他现在是皇帝的身份,可他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处理公务,能走了皇宫的机会都很少,更不要说看大军列阵了。

李二身侧,十六卫大将军尽数到场,再远则是一些文官,全军大比是武将的主场,跟文官没太大干系,就好像科考的时候武将最多就是负责搜身站岗差不多。

只是……阵列中,总有那么一小撮人显的有些不合群,倒不是说那一小撮人表现的不好。

事实上,那一小撮人是所有队列中表现最好的。

不管横看还是竖看,那一小撮人所站的方阵都是直线,抖擞的精神,昂扬的斗志,顾盼之间狼视鹰顾。

左领军卫翎府,十六卫中唯一一支没有装备铠甲的队伍,但看上去却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帅气,比那些穿着扎甲,晨风中依旧大袖飘飘的其它士兵一比……。

算了,没法比,这就跟瓷器与陶器没法放在一起比一样。

李二很满意,微微点头,对着下面道:“李德謇。”

“臣在!”李昊出列,单膝点地。

反正就算站直了,也还是在李二脚下,不如索性低调一些好了。

李二居高临下看着李昊,淡淡问道:“为何翎府不着甲啊?”

“陛下,翎府不需着甲,因为敌人注定要倒在进攻的路上,不会有与们碰面的机会。”

这么牛·逼么?

众老货面面相觑,下面各卫各府士兵咬牙切齿。

李二也不知道说什么了,等了好半天才开口:“你可愿第一个出战?”

“但听陛下吩咐,翎府上下愿为陛下赴汤蹈火。”

李二听的心头大快,哈哈大笑道:“哈哈……,好,既如此,你挑一个对手吧。”

“无所谓。”李昊耸耸肩膀,看向正在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十余位同僚:“你们谁先来?”

“左卫愿意领教。”

“右骁骑卫愿高招。”

“可敢与我右领军卫一战。”

诶?右领军卫?这是对手嘛。

李昊目光一转,看向某个中年大叔:“牛叔,你右领军卫的?”

“不错,小子,可敢与老夫一战。”

李昊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好啊,反正我也不欺负你们,战法,场地你们先挑。”

哎呀我去,这太气人了!

牛叔好歹也是沙场老将,被一个小年轻如此轻视,差点气炸了肺,抬头看向李二:“陛下,臣斗胆请陛下允臣与这混账小子比一场攻城战,臣守,他攻。”

“呸,牛进达,你这老货不要脸了是吧?打算破罐子破摔了是吧?对付几个毛孩子,采取守势就算了,竟然还要守城!”不等李二开口,候君集的声音传了下来,鄙夷味道十足。

牛进达眼珠子一瞪,寸步不让:“小娃娃口无遮拦,坐井观天,老夫便是要给他一个教训,总好过将来上了战场送命。候君集,若你不服等下大可下来较量一翻。”

候君集闻言大怒,当时就要下去,不想却被李二拦住:“好了,加在一起都九十多岁的人了,吵来吵去没的让人笑话。”言罢,看向下面李昊:“李德謇,你可愿接受牛将军挑战。”

李昊有些为难,看看牛进达:“臣愿意。”

“好,既然如此,给你们半个时辰准备,半个时辰之后便开始吧。”李二回身走向高台上已经备好的椅子。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下面正在列阵的十六卫军卒也顺势退开,将城下一大片空地让了出来。

牛进达来到李昊身边:“小子,别怪牛叔不讲道义,以大欺小,人这一辈子总要吃点亏,才会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李昊腼腆的笑笑:“嘿嘿,多谢牛叔了,不过……此战小侄未必是输。”

有些不放心儿子的李靖此时正好来到李昊身后,闻言‘啪’的就是一个大脖溜子:“逆子,休要胡言乱语,还不跟牛将军道歉。”

李昊被打的鬼叫一声,回头一看竟是自己老爹,顿时没了脾气,朝牛进达拱拱手:“牛叔叔,那个……我不是故意想要赢您,实在是仗着武器之利,实际真打起来,小侄未必是您的对手,以后还请牛叔不吝指教。”

李靖:“……”

牛进达:“……”

这小子是不是对道歉有什么误会?这话听着怎么像胜利宣言呢?合着还没打你就知道自己赢定了呗?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牛进达这样的老牌上贼又岂能没有脾气,当下气咻咻说道:“好,小子好魄力,老夫记住你的话了,只希望你翎府的实力能配得上你的嘴皮子。”

老牛走了,带人准备去了,李昊眨眨无辜的眼睛,蠢萌蠢萌的看向老头子:“爹,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李靖能说什么,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了。

拍拍李昊肩膀,颓然说道:“努力吧,别输的太难看。”

啥意思?老头子啥意思?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咋地!

瞅瞅早已经摩拳擦掌的程处默、长孙冲、李震,李昊把手一挥:“哥儿几个,露脸的时候到了,咱们也去准备吧,让那些老货知道知道什么叫长江后浪对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程处默狞笑道:“嘿嘿,太好了,俺早就看那些老灯不顺眼了,不如今天就挨着个的刷他们一遍。”

“少说废话,快去准备,攻城梯准备好了没?别到时候登城再出问题。”

“放心吧,早准备利索了。”

相比于负责器械和远程攻击的李震和长孙冲,程处默的任务轻松许多,也不需要怎么准备,说话的功夫,两百来人已经带着五架长约两丈的梯子排好了队形。

另一边,长孙冲和李震二人则是推出二十架造型古怪的车子,站到了程处默那支队伍的前面,整个过程不超过两刻钟。

此时再看城头,牛进达已经站了上去,一千两百府兵弯弓搭箭,站成两排严阵以待。

“开始吧!”李二见城上城下两支队伍全都已经准备好了,也不等半个时辰时间到,直接吩咐开始。

“准备,把那小子放进两百步之内再抛射,谁也不准提前发起进攻。”得到李二的命令,牛进达笑的狰狞。

作为守城的一方,又是齐装满员的一府人马,如果不能将那几个小屁孩一波带走,他这张老脸只怕要丢光了。

牛进达下令的同时,李昊也下达了进攻的命令:“进攻,前进至城下四百步。”

“诺!”二十架长车被二十匹战马拉着很快运动到了距离城墙四百步的地方,战马调头,将车尾对准城墙停了下来。

搞什么?怎么不进攻了?这小子要玩儿什么花样?

牛进达一头雾水,还没等他想明白,一个传令兵跑上来传话,所有人撤下城头。

牛进达当时炸了:“直娘贼,凭什么撤?老子这仗还没打呢,作弊也不能这么搞吧。”

传令兵被骂的抬不起头,委屈的道:“不是,牛将军,您听我解释,刚刚小李将军说了,他那边武器威力太大,让我们用之前准备好的草人代替你们,否则会出现误伤。”

牛进达瞪睛一眼:“威力大又怎么了,这还离着四百步呢,鬼知道你们是不是勾结好了,打算让老夫先撤下去,好给他们接近城墙的机会。”

“没有,真的没有。”传令兵把头摇的飞快,吱唔了一会儿才道:“牛将军,我们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当着陛下的面作弊,你说是吧。”

牛进达想了想,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

可看看城下,老牛又有些纳闷,四百步,这不是扯呢么,就算你拉来的都是八牛弩又能如何,难道四百步距还能把城墙射穿了不城,这可是混凝土的。

但最终,牛进达还是带着准备了半天的府兵撤了下去,尽管心中不满,但命令就是命令。

远处看台上,看热闹的老货们面面相觑,搞不清楚为什么牛进达会撤下来,难道想要作弊?这绝对不行啊。

李二同样眉头紧皱,这次的军演说是从实战出发,可实战军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也不知道啊,看着右领军卫撤下来,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距离自己较近的李昊一方。

但见得翎府此时已经将马车上覆盖的东西撤了下去,露出车上一件件黑乎乎三角形的东西,一个两个猥琐的笑着,似乎在等着什么。

又过了片刻,城头上一面旗帜挥了几下,一千两百只草人被立了起来。

坐在李二的位置,看不清城头有什么,只是影影绰绰看到一些影子,惊疑不定的情况下,不自觉的站了起来。

城下,长孙冲与李震对视一眼,互相比了个请的手势,客气的谦让了一会儿,这才同时来到那些马车中间,各自举起手中一面小旗:“神火飞鸦准备,3,2,1,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