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打到没脾气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26
A+ A- 关灯 听书

神火飞鸦说白了也就类似火箭弹,准头什么的不必说了,不可能指哪打哪,威力主要体现于火力覆盖。

这种本应在明朝才会出现的火器在李昊的引导下,提前出现在大唐,甫一露头就给上至李二,下至禁军狠狠上了一刻。

只见二十个颜色黝黑的三角形物体忽忽悠悠的飞向城头,有八个直接撞到墙上落了下去,四个越过城头落到了城墙的另一侧,仅有八个不偏不倚落到那些草人中间。

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所有人都在好奇。

可就在这时,城上城下突然传来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

轰轰轰!!!

黑红色的火焰冲天而起,数不清的稻草人瞬间四分五裂,地面上腾起冲天烟尘。

城下不远处还在抱怨的牛进达瞬间哑火,浑身颤抖有些后怕的道:“这,这什么!”

那些四分五裂,飞的到处都是的草人提醒着他,如果刚刚没有下城,而是固执的站在上面,此时手下一府人马估计连一半都剩不下。

这泥马是开挂了吧?大唐啥时候有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了!

看台上,李二猛的站了起来,城头上的一切都在告诉他,如果上面有人的话,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完了,没人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存活。

其他还在对这场演习进行各种猜测的老货们也都闭上了嘴。

这特么是遭天谴了么?这么大的雷,如果不是城头已经换上草人,只怕一府人都会死光吧。

“可怜的老牛,连翻身的机会都不会有了吧。”秦琼盯着浓烟滚滚的城头,喃喃说道。

“不一定,他还有人手,如果那些小家伙蹬城的时候慢一些,守城问题不大。”程咬金咂咂嘴,一对牛眼眨都不眨的看着远处城墙。

就在此时,翎府动了,只见程处默此时已经带人冲向四百步外的城墙,五架两丈长的梯子冲在最前面。

看热闹的老货中,立刻有人指出破绽,摇头道:“小家伙们反应不慢,可就是……经验太少,用两丈的梯子登两丈的城墙,这要是能上去都出鬼了。”

“是啊,不过就是仗着武器之利罢了,论打仗,这帮小子还是差了些。”

“不一定吧,我看这些小子挺有谱的,或许他们有什么其它方式登城也说不准。“

“其它方式?”有老货看了李靖一眼:“除非卫公给他们留了登城的渠道,否则不可能。”

李靖:“……”

老货们各抒己见,讨论的正欢,却见程处默已经带人来到城下,两丈的攻城梯在竖起来的同时,诡异的张开,等搭到城头的时候,已经变成近四丈。

随着云梯张开,随后而来的翎府军卒,如飞而至,毫不停留踏梯而上,一个接着一个,用老货们完全无法想像的速度冲了上去。

刚刚发生了什么?什么情况啊这是?这还是我们熟悉的那支唐军么?

大唐军队啥时候登城这么痛快了,这特么比从马道上城还快好么。

刚刚还觉着李昊他们经验少的老货们在程咬金刺耳的笑声中个个老脸通红,这脸打的‘啪啪’的直响,以后老子再也不瞎哔哔行了吧。

当然,老货们更多的是盯着李靖。

为啥,因为李靖是李昊他爹,而翎府又是李昊一手带出来的,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预。

李靖被看的苦笑连连,看来这黑祸自己是背定了,不管自己如何解释,估计也没人相信此等神兵不是出自己的手。

而与一众老家伙相比,李二才是最兴奋的那个,扼腕叹道:“厉害,当真厉害,果然英雄出少年,仗就应该这么打么,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方显我大唐军威!”说到这里,顿了顿,扭过头问道:“诸卿,有谁想要杀杀这些年轻人威风的,朕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没人吱声,傻子才吱声,战力如何先不说,单单那个会爆炸的东西就是个无解的难题。

“没有么?”李二再次问道。

“陛下,若是没有那会炸的东西,臣或许可以能一试。”

妈蛋,你还能要点脸不,你咋不说让人家把手脚都绑起来呢,李二翻了个白眼没搭理说话那家伙。

众所周知,领府只有六百人,人数本就只有其它府军的一半,若是再不让人家用好装备,那还真不如站那儿让你杀来的痛快。

牛进达这个时候已经自远处走了回来,垂头丧气,无精打采。

但却没人嘲笑他,如此狂暴的进攻方式,别说牛进达,换成任何一个人也都会束手无策。

“陛下,臣……输了。”来到李二面前,牛进达面红耳赤的低头说道:“请陛下责罚”

李二拍拍老牛的肩膀安慰道:“牛将军不必如此,需知胜败乃兵家常事,况且这帮小子搞的又是突然袭击,就算是朕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束手,故而将军不必挂怀。”

牛进达点点头,想了想又来到李靖面前:“李公,进达刚刚多有冒犯,还望李公莫怪。”

李靖连忙答道:“无妨,无妨,都是犬子无状,还望牛将军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牛进达摇摇头,没有说话。

败了就是败了,再怎么挣扎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李昊这帮小子凭着手中火器,几乎可以完虐所有老货。

不管什么样的战场,不管如何排兵布阵,老子就是一顿火器砸过去,然后收人头,就是这么野蛮,就是这么霸道。

想反抗?可以,但你必须有火器。

有火器就一定会赢?未必,因为你不会用。

等你学会?行啊,来年再说吧。

李昊、长孙冲等几个小子,凭着一手神火飞鸦力压众老货,没有任何悬念的夺了大比的第一。

当然,你可以不服,但却必须承认,贞观元年全军大比,左领军卫翎府势不可挡。

长孙冲回家了,带着无尽的荣耀。

勋贵子弟大比的时候,他的确是钻了空子,可这次他没有,完全就是凭借自己的实力。

后来组织的所谓汇报演出中,他率领的一团人马,简直就跟人型掷弹筒差不多,手雷丢的那叫一个准,指哪丢哪,一炸一大片。

所有参加大比的队伍中,无一人与之匹敌。

程处默也回家了,嘴咧的老大,他是当之无愧的勇不可挡那一类,配下发来的大狗腿弯刀很适合劈砍,刀锋所过之处如砍瓜切菜,无一合之敌。

精制的小型手弩,虽然没有配备多少,可这东西冲阵的时候用来偷袭再好不过。

李震也很得意,神火飞鸦就是他所掌控的,演习中牛进达的右领军卫造成了‘致命’打击不说,还把对方打的一蹶不振,连最后反抗的勇气都没了。

要知道右领军卫与左领军卫可是宿敌,参够战而胜之,不光他自己,就连他老子李勣脸上都有光。

至于李昊……他也回家了。

拆下家中大门,鬼鬼祟祟先下四打量几眼,待没看到人才慢慢走了进去。

是的,是拆不是推,为了逃走方便,李昊回家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把门拆了,这样就算老头子想揍他,也有也退路不是。

事实证明,他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进家走了没多远,就看老头子正坐在花厅前面,正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自己:“回来了?”

“回,回来了。”李昊退后两步,摆了个随时准备逃走的姿势:“爹,我已经看到你埋伏的手人了,让他们出来吧。”

“行了,给老夫消停点。”李靖瞪了他一眼道:“今天具体是怎么一回事,说说吧。”

李昊眼神闪烁:“这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火药么,上次因为有事耽误了,没有给陛下演示成,所以这次我就又弄了一些,打你们这些土……见识见识。”

好险,一句土鳖差点就冒出来了,李昊有些后怕。

谁知老头子竟然没有发火,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把火药交出去吧,这不是你能掌握的东西。”

“为什么?”

李靖说道:“太危险,那不是我李家应该掌握的东西。”

“可是……”李昊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老头子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此物已经威胁到了陛下的安危,如果不想以后背上抄家灭族的罪名,最好现在就交出去,至于交出去以后谁来负责此事,便与我们无关了。”

李昊有些无语。

这才一点点火药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么,老头子是不是过于小心了。

万一将来我要是弄出一把大狙,那还不成了天下第一恶人。

李靖在吩咐完李昊之后,并没等他答应,又继续问道:“我听说你从新罗使者手中弄来了一百多新罗船匠,说说看,你准备做什么。”

“船匠当然是造船了,我打算打造一支船队,到海上去开拓见闻,教化四方。”李昊开始满足跑火车:“爹,您不知道,大海上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长满香料的海岛,亩产数十石的食物,黄金构成的大山……”

不等李昊把牛·逼吹完,身后传来老娘的声音:“不准去!”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