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章 突然冒出来的刺客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30
A+ A- 关灯 听书

是呗,办法的确是比困难多,可总要有时间。

李昊实在不想再打击李二了,咳嗽一声退到一边,把头仰成四十五度,望向天空,用实际行动告诉某些不自量力之人,人力有时穷,穿越者也不是万能的。

哦对,李二不知道这一点。

又是无聊的一天,演武场上打来打去,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招,看着热闹却没有什么实际作用,李昊最后看的烦了,索性偷偷溜到没人的地方睡了一觉,等起来已经日薄西山,演武场上空无一人。

我次奥,这也太不够意思了,走了都不叫我一声。

从吊床上下来,拍拍蹲在一边树下打盹的铁柱:“柱子,走了,回家。”

“哦。”铁柱憨憨答应着,站起来将吊床拆下塞进背包里,跟在李昊身后就往城里赶。

夜幕降临,龙首原变的漆黑一片,李昊一边走一边挠头,时不时回头看看铁柱。

铁柱也是一头雾水,眨着眼睛无辜的看着李昊。

又过了一会儿,李昊一屁股坐到地上,抬头瞪着铁柱:“柱子,咱们走了多久了?”

“快一个时辰了。”

“那长安城呢?长安城在哪里?”李昊继续问。

“可能在……”铁柱四下看了看,抬手指了指前面:“可能在那个方向吧。”

李昊没说话,在身上摸索了片刻,弄出一根针来,找根线头栓住又在头上擦了擦。

很快,针尖指着一个方向不动了,那方向与柱子指的方向截然相反。

“怎么回事,方向反了?”收起针,李昊挠挠头,有些郁闷。

按说他是记得回城方向的,走的也一直都是回城的方向,怎么可能走着走着朝向相反的方向走呢。

这是穿越小说,又不是鬼故事,要不要这么玄幻。

把针拿出来,又重新操作了一次,指的还是刚刚的方向。

准了,出发。

转眼又是一个时辰,依旧是原来的位置,李昊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已经走了好几个来回了,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确是迷路了,又或者说遇到鬼打墙了,否则绝不可能怎么走出走不出去的情况。

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李昊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德謇,李德謇。”

不能答应,绝对不能答应,而且也不能回头,想起无数恐怖小说中的情节,李昊理智的闭上嘴。

但是很快,那个声音有些不耐烦了,不断叫他的名字不说,还开始推他。

就在李昊心烦意乱,一个劲给铁柱打眼色,让他看看自己身后是谁的时候,猛的一阵失重感传来,接着就是一阵剧痛。

睁眼一看,依旧是日薄西山,刚刚他躺着的位置,长孙冲、程处默、李震正懊恼的盯着自己。

“李德謇,你睡死过去啦,叫都叫不醒。”

“睡觉?你是说刚刚我在睡觉?这么说我刚刚是在做梦?”李昊更迷糊了。

“做梦也是春梦,要不然怎么就叫不醒呢。”程处默一脸坏笑上前将李昊扶起来:“行了,别想你刚刚的梦了,老头子们都已经撤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李昊眨眨眼睛,总觉得哪里不对,想想又想不起来,索性不想了,与长孙冲他们几个勾肩搭背的开始往长安城的方向走。

远远的,传来李昊的声音:“对了,刚刚是那个混蛋把我从吊床上推下去的?!”

又过了一会儿,变的安静的小树林里面突然多出一个纤细的影子,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

那人影盯着李昊等人离开的方向看了看,似有些疑惑:“不可能,那贼子明明中了我的毒,为什么却还能醒过来。”

纤细人影声如黄莺出谷,煞是好听,嗯,竟然是个女的,只是那身板似乎太单薄了些,看上去跟叹息之墙差不多。

深夜,卫国公府后宅。

李昊的小院里亮着灯,将他的影子映在窗子上。

兰铃站在他的身边,轻轻研着墨,专注的看着他在纸上写写画画,涂涂抹抹。

小院里,阵阵虫鸣传来,端是一副红袖添香夜读书的场面。

“啪嗒”一声轻响,墙角处忽然落下一颗石子。

紧接着,院墙上探出一颗脑袋,水汪汪的桃花眼先是往院子里看了看,接着纵身跃下。

然后……,不动了。

在她面前,两只半人高的恶犬呲着牙,流着口水,一动不动的盯着她,让‘叹息之墙‘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稍微动上一下,立刻就会被撕成碎片。

该死的家伙,为什么她家里会养狗,还养这么大只。

冷汗不断头额头流下,‘叹息之墙‘很是懊恼,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有些晚了,只求这两只大狗看在自己毫无威胁的份上放自己一马,该干嘛干嘛去。

小院里,房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兰铃从里面走出来,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院墙下面的情况,直到发现狗子不在原来的位置,才开始四处寻找,这一找立刻就发现了一动不敢动的黑衣人,大声惊叫起来:“啊,有人,有刺客。”

别好奇为什么兰铃会直接喊刺客,在古代只要家里多出一个不认识的人,往往都会这么喊,这是惯例。

听到兰铃的惊呼,李昊第一时间冲出屋子,手里提着三尺来长的大狗腿弯刀:“哪儿呢,刺客在哪儿?”

院子外,铁柱也是一个闪身冲了进来,二话不说直接将兰铃拉到身后。

诶,这是为什么呢?

这俩人该不会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儿了吧?

提着刀的李昊在发现刺客被狗子钳制住以后,松了口气,狐疑的目光扫向铁柱和兰铃。

兰铃原本有些泛白的俏脸不知怎么就泛起一丝红润,被李昊的目光一看,更是低下了头。

我次奥,果然有情况,亏老子还把铁柱这家伙当成憨憨,没想到下手比老子还快。

抛开铁柱与兰铃之间关系的问题,李昊把目光停在‘叹息之墙’上,盯了半天,在黑衣人紧张到极点的时候,忽然问了句:“那个……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骂人呢不是,黑衣人顿时怒了:“狗贼,你哪只眼睛看姑奶奶像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