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章 ?大反派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32
A+ A- 关灯 听书

还真是个女的?李昊的目光在黑衣人身上打了个转,最后停在脖子以下不可描述之部位,仿佛想要再次确定一下。

黑衣人大囧,怒道:“狗贼,你往哪里看,再看姑奶奶把你眼珠子扣出来。”

李昊撇撇嘴:“切,看看又怎么了,老子塞俩包子都比你大好不好。另外,如果你再一口一个姑奶奶,信不信一会儿老子把你剁碎了喂狗。”

黑衣人面巾下脸涨的通红,一双桃花眼几乎喷出火来,死死盯着李昊。

“哎,这样就好多了。”李昊见黑衣人不说话了,对铁柱招招手:“柱子,把她绑起来,兰铃,搜她身。”

铁柱二话不说,拿出一根早已经准备好的麻绳,来到两只狗子中间将一动不敢动的黑衣人绑了个结实。

兰铃则小心的靠过去,在黑衣人身上摸了好一会儿,拿出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

七八个小瓶子,两把造型诡异花纹繁复的小刀,还有就是珍珠水粉,一小片香皂,半瓶花露水,百十两银子,几十纹铜钱以及一块刻着字的玉牌。

在那些东西里翻了翻,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李昊狐疑的看了一眼铁柱。

丫刚刚那绳子是哪儿来的?该不是这货跟兰铃那丫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之后,又有了什么特殊爱好吧。

打了个寒颤,李昊果断向边上走了两步,像是生怕被铁柱传染了一样。

“那啥,你谁啊?为啥半夜跑到我家里来。”蹲到黑衣人面前,李昊笑眯眯的说道:“当然,你可以不说,这样我就可以把你送给铁柱,这家伙可是色中恶鬼,对女人从不挑嘴,你要是不想……,最好有什么说什么。”

兰铃不屑的看向铁柱: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铁柱眼珠子瞪的老大:我冤枉啊!

黑衣人果然怂了,飞快摇头:“李德謇,你最好考虑清楚,我可是新罗王女,你若敢动我一根汗毛,我,我姐姐不会放过你的。”

新罗王女是个啥?她姐姐又是谁?李昊一头雾水的看看铁柱、兰铃,两人齐齐摇头,表示不清楚。

于是,李昊只能不耻下问:“你姐是谁?”

“我姐就是新罗善德女王,李德謇,识相的话,你最好把我放了,否则……”

‘啪’,黑衣人话还没说完,身后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就挨了一巴掌,然后就听李昊色色的说道:“说人话!否则我不介意把你卖进勾栏。”

勾栏就是青楼,青楼就是某些不可描述之地。

还以为李昊对自己动手动脚恼羞成怒的黑衣人一听之下大惊,突然挣扎起来:“李德謇,你这狗贼,你若敢把本宫卖进那种地方,本宫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刚落,某不可描述之地又挨了一下,‘啪‘,然后就是李昊阴险的声音:“老实点,再大喊大叫,老子让你做鬼都难。”

不想让自己屁股再次被打也好,被李昊威胁到了也罢,总之黑衣人不说话了,桃花眼中溢出两颗大大的泪珠,就算隔着面巾,依旧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李昊必须承认,这小妞实在是太……招人稀罕了,让人很难对她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

可李昊是谁,穿越者啊,穿越者能跟一般人一样么?

于是,抬手做出要打屁屁的姿态,冷声问道:“说,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夜闯卫国公府,找我要干什么,不说清楚,马上送你进勾栏院。”

黑衣人显然没啥被人威胁的经验,连忙说道:“我说了,我是新罗女王的妹妹,我叫金胜曼,是,是来,杀你的。”

李昊:“……”

有没有搞错?杀我?

“胡说八道,老子招你惹你了,你杀老子干什么。”

说到此行的目的,黑衣人,不,金胜曼眼神一凝,语气坚定的道:“你坑我兄长金俊英,十二万贯外加一百船匠,仅仅换来一百辆不知所谓的自行车。李德謇我新罗不是软弱可欺之辈,不会任你这般羞辱。”

诶,卖自行车的后遗症出现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挠挠头,一下子似乎想起了什么,瞪着金胜曼问道:“下午的时候是不是你对我下手了?在那片树林里。”

金胜曼眼中露出一抹尴尬,但最后还是梗着脖子道:“不错,如果不是我错把迷药当成了毒药,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下错药了,你可真厉害。

李昊有些无语,不就是十几万两银子么,加在一起不过一万多斤,至不至于打打杀杀的。

叫过铁柱,指了指躺在地上从金胜曼身上搜出来的东西:“柱子,拿上这些东西给金俊英送过去,让他看着办,如果没有二十万两银子,就等着收尸吧。”

铁柱没有立刻动身,只是盯着金胜曼看,在把她看毛之前瓮声瓮气的说道:“少爷,依俺看直接杀了算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多好。”

金胜曼顿时被吓的脸色大变,挣扎着想要叫救命的功夫,却听李昊阴恻恻说道:“柱子,别总是杀杀杀的,这天下这么多人,放你放开手杀,你能杀几个。再说,这么可爱的新罗公主,老子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让你这么容易就杀了。”

没来由打了一个寒颤,金胜曼忽然觉得自己一定是做错了什么,否则老天为什么要如此惩罚自己,让自己落到这样一个恶人的手中。

铁柱被李昊打发离开了,兰铃恭恭敬敬守在他的身边,金胜曼已经离开了小院,被带进了房间绑在一张椅子上面。

绑法不错,挺新颖的,让人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李昊坐在兰铃搬来的椅子上面,与金胜曼面对面,遗憾的目光在她脖子以下不可描述部分扫来扫去,时不是还会叹上一口气。

金胜曼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与她姐姐相比,某些位置的确是强差人意。

可就算这样,也不能任人肆意评价吧,堂堂卫国公世子怎么可以如此下作。

“看够了没有,李德謇,本宫既然敢来杀你,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你想杀就杀,但你若要羞辱本宫……。”

“做鬼也不放过我,你都说了多少遍了,就不烦么。”李昊摆摆手打断金胜曼,目光在她如花娇颜上转了转,叹了口气,无奈说道:“其实说起来你真是误会我了,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在乎那区区十几万两银子,如果不是你哥哥金俊英死缠烂打非要从我这里买走那些自行车,我甚至一辆都不想卖给他。”

我信你个鬼哦。

金胜曼用唯二能动的桃花眼翻了个白眼,不屑道:“漂亮话人人会说,你如果真像自己所说的那样,为何又要拿我的命来威胁我兄长用二十万两银子赎人。”

李昊耸耸肩膀:“你知道什么叫废物利用么?像你这样除了脸蛋长的漂亮,身材跟个搓板差不多,要凶没凶要屁股没屁股,卖进勾栏估计也是赔钱货,弄不好连成本都收不回来。所以我只能把你卖给金俊英,估计除了他,没人会出超过二十两银子。”

尽管知道自己身材真的很差,可如此被一个男人当面说出来,金胜曼还是被气炸了,狠狠啐了一口:“呸,无耻,卑鄙,下流,伪君子,下三滥。”

“嗯,金小姐官话说的真好,如果不是知道你的身份,我还以为你是地地道道的唐人呢。”李昊面不改色心不跳,好像金胜曼刚刚骂的就是其他人,夸了她一句之后淡淡说道:“放心吧,我不会留你太长时间的,回头等金俊英答应了赎金的事情,就会放你回去。”

金胜曼一愣:“你想干什么?有什么阴谋?”

李昊口中啧啧有声,看了兰铃一眼,遗憾的说道:“这娃怎么这么单纯?”

兰铃摇摇头,她看不出来,也不知道少爷说的是什么意思。

好在李昊并没有真的指望从她那里得到答案,也没让金胜曼多等:“金小姐,你知道为什么你在大唐只值二十两银子,到了金俊英手中却值二十万么?你不会真以为自己公主的身份值这个价钱吧?”

金胜曼脸色变了变:“你什么意思?”

“王位啊,美丽的金小姐,身为新罗王族,难道你不知道,你是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么?你觉得花二十万,买下这个位置是否值得?你的那个堂兄,是否会欢天喜地的买下这个位置。”

看着金胜曼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李昊觉得自己像个大反派。

不过,这种挑拨离间的感觉似乎真的很不错,谁让这丫头片子没事来刺杀老子呢,权当是给她一个教训好了。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李昊忽然觉得自己这份推测未必没有道理,金俊英如果不是傻子,应该也能想到。

亲王虽好,又怎么比得上王位,杀掉善德女王的妹妹,再干掉善德,金俊英就是下一任的新罗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别说二十万贯,就算三十万贯,估计丫也肯花。

金胜曼这个时候也不再与李昊争论了,桃花眼变的有些呆滞,似乎真的在认真考虑李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