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二章 ?越来越乱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35
A+ A- 关灯 听书

两万贯,也行吧,没鱼虾也好。

李昊点点头,往后的日子长着呢,谁知道将来某一天金俊英会不会改主意。

送走了金小怂,李昊收拾一翻,带上新‘侍女’金胜曼,骑上马直奔龙首原。

大比还有最后一天,怎么也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不是。

至于为啥要带上金胜曼……,老实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李昊也不想带她,奈何人家非要跟着总不能打断腿放家里。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路上,金胜曼的神色阴晴不定,直到出了城,才开口问道:“你刚刚跟金俊英说了什么。”

金俊英?不叫兄长了?

李昊心中微微一动,笑着说道:“没啥,就是想把你卖给他,结果他不敢要。”

金胜曼立刻明白了李昊的意思,哼了一声:“哼,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就他这样还想继承王位。”

李昊眺望远处‘两军交战’扬起的沙尘,不温不火的说道:“那可不一定,也许是现在不好下手呢,你知道的,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现在的你或许影响不到他,但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

金胜曼想了想,突然问道:“你一直这样挑唆到底是什么意思,让金俊英继承王位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说无聊你信不。”李昊半真半假的回答让金胜曼陷入深思,她并不认为这是真的,而且她总认为李昊话里有话。

而事实上,李昊还真是有些无聊,身为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的穿越者,要是不搞事情很不正常好么。

一路无话,到了龙首原之后,大比已经剩下最后一场,李昊带着金胜曼鬼鬼祟祟绕过看台,来到正在无聊到哈欠连天的程处默和长孙冲身边。

这两货淡淡看了李昊一眼,立刻将注意力转向他身后的金胜曼:“哎,你的侍女换了?”

李昊纠正道:“别瞎说,这是新罗女王的妹妹,金胜曼。”

金胜曼彬彬有礼笑道:“胜曼见过长孙世子、程世子。”

“哎,大唐官话?”长孙冲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李昊,转向金胜曼道:“公主官话说的真好。”

金胜曼解释道:“我师父是中原人,我跟着师父学艺十年,自然就学会了。”

这下轮到李昊诧异了,眨眨眼睛扭头问道:“你还有师父?你师父谁啊?”

金胜曼有些得意,脖子仰了仰道:“师父就是师父喽,她老人家从不说自己的名字,我也不知道。”

李昊的第一反应是这妞够傻,接着才想到,应该是金胜曼不想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见她一副‘快来问我’的表情,不由撇撇嘴,老子稀罕么。

随着李昊将目光转向别处,金胜曼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狠狠皱了一下鼻子。

这俩人有猫腻,看到两人之间的表现,程处默没来由的感受到了危机,拉住李昊走开两步,不满的道:“德謇,你和那女人到底啥关系,俺警告你,最好不要背着俺妹在外面乱搞。”

这都什么跟什么!

李昊用看傻子一眼的目光看着程处默:“拜托,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乱搞了?再说,我跟你妹妹有啥关系,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外人传传也就算了,你难道不清楚这里是咋回事?”

程处默蛮横的道:“俺不管,反正你以后最好离其他女人远点,若是敢辜负音音,俺爹说了,非阉了你不可。”

我靠,要不要这么狠,你们老程家人都是山贼么。

李昊无语,刚想说些什么,冷不防胳膊被人抱住,香风四溢中,金胜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德謇,您和程世子在聊什么?”

李昊彻底懵比:程处默,我说我和她没关系你信么?

程处默怒容满面:李德謇,你完了,等着进宫做太监吧!

金胜曼得意的笑:李德謇,这下你死定了!

陡然尴尬的气氛中,李昊回身拉起金胜曼就走。

然而,已经迟了。

看台上,老货们全都看到了这一幕,李二更是直接派人下来将李昊拦住:“都尉,陛下召见,还请带这位侍女一同上去。”

这下完了,李昊一颗心直接砸到腚眼儿,狠狠瞪了一眼金胜曼。

要不是这娘们儿故意靠上来的那一下,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麻烦事。

可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该看到不该看到的人都看到了,李二甚至都派了人下来。

“新罗金胜曼,见大唐皇帝陛下。”上了看台,金胜曼不等李昊介绍主动上前对着李二盈盈一礼。

台上老货们虽然有是大人物,并不怎么关心他国小事,但新罗金胜曼公主他们还是知道的,闻言个个变色,齐刷刷将目光投向李昊。

能让堂堂一国公主身着婢女服饰,你小子能耐不小啊。

李昊眨眨眼睛,知道解释无用,索性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老子就这德性,爱咋咋地。

李二挥了挥手,示意金胜曼起身,转对李昊沉声问道:“李德謇,你不想解释一下么?”

新罗说是大唐属国,不如说是倭国的属国,这样一个国家的公主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唐,又跟自己的宠臣走的如此之近,李二如何能不问。

只是,还没等李昊开口,金胜曼已经伏身替他答道:“大唐皇帝陛下,小女子身受德謇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故而才会跟在他身边,并没有其它意思。陛下若是要怪还请怪小女子,莫要为难德謇公子。”

心机婊,这个心机婊!

如果不是一直与金胜曼接触,单看她现在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奇女子,为还救命之恩,甘愿放弃一国公主的身份,甚至在皇帝陛下‘震怒’的情况下,还能为恩人着想,将全部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此情此景,一声不吭的李昊反倒被衬托成了负心汉,众目睽睽之下除了露出一副吃了粑粑样的表情,连解释都省了。

李二见李昊没啥可说的,点了点头:“唔,知恩图报,此为大善。李德謇,日后万不得怠慢金胜曼公主,你可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