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章 ?没出息的货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33
A+ A- 关灯 听书

很多时间,人就怕瞎琢磨。

明明没有的事,你一琢磨,很可能越想越有道理,尤其是涉及到了权力和地位。

金胜曼在此之前明明是个很单纯的小丫头,但被李昊这样一引导,立刻想到了可怕的后果,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

李昊却露出一脸得意的笑:“想明白了吧?所以不管他给钱还是不给钱,我都不打算做他手里的刀,直接杀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相反,放了你才会利益最大化,到时候会有人替我动手,只要我把你独自一人的消息放出去就可以了。”

金胜曼无语了,半晌才吐出一句:“你好卑鄙。”

李昊一摊手:“你非要这么说我也很无奈,美丽的小姐姐,不要忘了,是你先来杀我的,我只是被动反击而已。”

“你……”金胜曼一滞,从某种角度来说,李昊说的并没有错。

“好了,兰铃,把美丽的新罗公主放了吧,打开大门,送她出去。”李昊才不管金胜曼怎么想,既然想来杀自己,总要付出一点代价不是。

兰铃表情怪怪的看了李昊一眼,像是第一天认识他一样,依言上前给金胜曼松开绑绳,又拉开房门。

等了一会儿,李昊看向兀自坐在那里的金胜曼:“你怎么还不走?难道等我请你吃饭?”

金胜曼面无表情的盯着李昊,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李昊见她不动登时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急声道:“哎你该不是赖上我了吧?难道你以为跟在我身边就安全了?我给你讲,你这样是不对的,你是新罗王族,不能这么无耻知道么,我不杀你只是不想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不是怕了你。”

“既然你都说了不会杀我,那我为什么要走,再说你的人已经去了我堂兄那里,很快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我在你身边,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后果你自己知道。”金胜曼这次终于开口了,一句话说的李昊哑口无言。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兰铃将早膳带来,几乎一夜未睡的李昊刚刚坐下,面前已经多一只洁白的纤纤玉手,毫不客气的拿走了他面前的白粥。

“喂!”李昊大怒,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道:“金胜曼,你有点素质行不行,这里是我家。”

“我知道,可我饿了。”不冷不热的白粥三口两口便被金胜曼吃了下去,中间还借机白了李昊一眼。

事实上,金胜曼的确是饿了,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她还一口东西都没吃呢。

另外,还要插一句,卫国公府的东西真的很好吃,让人一吃就停不下来。

李昊气的翻了个白眼,抓起一个花卷:“好男不跟女斗,好人不跟狗斗……,喂,你干嘛,那是我的。”

花卷还没入口,又被金胜曼抢走了。

只见这丫头很没形象的将拳头大的花卷迅速吃掉之后,又用李昊的筷子夹了几口清淡的小菜放进嘴里,同时很不见外的说道:“你家东西很好吃,跟别的地方不大一样,能告诉我这些是怎么做的么?或者把你家厨子送给我也行。”

我次奥,老子才是大恶人,大反派好不好!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火走益精,尿往上拱,气出满头大汗,一拍桌子道:“金胜曼,你够了啊,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拿你没辙,大不了鱼死网破,老子钱不要了直接把你送给金俊英。”

金胜曼满不在乎的说道:“送呗,这里是长安,我就不信他敢在这里杀了我。”

我次奥,我TM要不是对搓衣板不感兴趣,非把你就地正法了不可。

李昊恶狠狠的盯着金胜曼,金胜曼毫无惧色的盯回去,手上动作不停,不大功夫,李昊的早膳全都进了她的肚子。

“你属猪的吗?这么能吃!”

金胜曼不以为忤,拍拍略微鼓起的肚子:“没办法,山里日子艰苦,平时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更不要说如此美味。对了,你这里有衣服么?我要换一身衣服,夜行衣穿着太难受了。”

李昊:“……”

安排兰铃找了一套侍女的衣服交给金胜曼,没办法,家里除了侍女再就是红拂有女装了,而老妈的衣服李昊自然不会拿来给金胜曼穿。

不过你还别说,金胜曼这丫头还真像那么回事儿,换了侍女的衣服,往李昊身边那么一站的确是比兰铃气质好了不少,顺带衬托的李昊也更有世家公子的气派了。

金俊英在大概中午的时间来到了卫国公府,让门房通报了之后,在管家老陈的带领下来到李昊的小院。

见到正主儿李昊,立刻打起招呼:“李侍读,舍妹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呃……没,没啥。”李昊现在只想把身后这个瘟神送走,也不提那二十万贯的事了,直接开口:“那个金兄啊,你看一会儿你是不是把令妹带走?”

金俊英有些犹豫,看了站在李昊身后的金胜曼一眼,低头想了想说道“这个……可能不大方便,李侍读你也知道,我来长安身边并没带多少人,接小曼回去只怕没人照顾,不如就先让她留在你这里……。”

MMP的,这是讹上老子了?

你丫不是新罗亲王么?你的霸气呢?你的勇气呢?

机会老子都给你创造好了,你TM就不能争点气。

搭住金俊英的肩膀,拖着他来到一边,李昊低声说道:“老金,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老实告诉我,有没有想过……。”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竖掌如刀比了个杀头的动作。

金俊英脸色变了变,飞快摇头:“李侍读莫开玩笑,这可是大不敬之罪。”

李昊眯着眼睛,阳光下闪可以看到一抹凌厉:“既然金兄不愿那就算了,不过我提醒你,金胜曼这丫头和她姐姐可不一样,如果这丫头上位,绝不可能让你继续这么潇洒得意。”

“这……”金俊英一阵无语,回头看了看向这边望来的金胜曼,坚定的摇摇头:“还是算了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段时间,还要麻烦李侍读多照顾她一些,费用的话,我愿出两万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