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章 ?自己作的死,含着泪也要作完(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44
A+ A- 关灯 听书

丽政殿偏殿,长孙皇后居所。

李昊原本还在好奇长孙皇后突然找自己有什么事,结果一进院子就看到自己那六个不争气的太医徒弟一个不落全都在罚跪。

“咋了这是?”李昊来到金太医身边,捅了他一下。

金太医抬头,脸色苍白,语带哽咽:“恩师,学生惭愧,愧对恩师,给恩师丢人了。”

李昊吓了一跳:“咋?治死人了?”

“那,那倒没有,就是……就是……”还没等金太医把话说完,房间里传出长孙皇后的声音:“可是李德謇到了。”

“哎,娘娘,外臣在此。”李昊不敢怠慢,丢下金太医,屁颠屁颠跑进去跪舔:“皇后娘娘万福金安,仙福永享……。”

面对这个时代最大的地主婆,李昊从来不觉得自己跪舔有什么丢人的。

至于那些看不起自己,认为他没有节操的人,那不过就是酸葡萄心理罢了,真有机会估计比谁舔的都开心。

“罢了,平身吧。”长孙皇后眼中闪过一抹无奈,等李昊站起来,这才问道:“李德謇,肠痈之症你可知道?”

李昊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知道啊,阑尾炎嘛,算不得什么大病。”

长孙皇后猛的站起来:“算不得大病?这么说,你能治?”

“啊?治?现在?”李昊当时就懵了,唯一的念头就是:不会这么巧吧。

要知道放在后世可能阑尾炎的确算不得大病,但放在古代这特么算绝症了好不好,治?治个几巴毛啊!

果然,长孙皇后没有让李昊失望,重重一点头道:“不错。”

李昊嘴角抽了抽,挤出一个比哭好不了多少的笑容:“那个……皇后娘娘,是,是谁得阑尾炎了?”

“太上皇。”长孙皇后一字一顿的说道。

如果不是李昊心里承受能力还算可以,一颗心差点从腚眼子砸出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要是个小人物,李昊倒是真能试试给他来一刀,可太上皇……那TM是李二他爹好么,万一没治好弄死了,估计自己能被拉去陪葬。

还没等李昊想明白,长孙皇后又开口了:“太上皇刚刚发病,此事只有本宫知道,还未告诉陛下,既然你能治本宫就可以放心告知了。”

我啥时候说能治了?!

李昊真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嘴巴,没事儿吹几毛牛·逼,还小病,不装能死不?

眼瞅着一旁小太监已经风风火火跑出去通知李二了,李昊在征得长孙皇后同意之后,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将几个不争气的弟子叫到一边,垂头丧气问道:“到咋回事儿,谁能跟我说说。”

“恩师,都是弟子学艺不精。”金太医反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半点有用的都没说出来。

李昊无奈:“小金呐,为师问的是太上皇现在怎么样了。”

“哦,是,是急症。”

李昊一听顿时急了,跳着脚骂道:“屁话,老子当然知道是急症,老子问的是太上皇现在意识是否清醒,还能坚持多久。”

另一个太医连忙答道:“清,清醒。不过情况不怎么乐观,依弟子看,最好是准备后事。”

李昊终于知道这几个货为啥被罚跪了。

这说的是人话么,你个当医生的,病都没治,就直接给病人判了死刑,李二和长孙不拉你们几个活着去给李渊填坟都TM算是明君。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拍拍脑袋,在院子里走了几圈,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人的名字,李昊猛的停住脚步:“对了,你们谁有医圣的伤,伤……伤什么论来着?”

金太医连忙接口:“《伤寒杂病论》,恩师,此书宫中就有。”

李昊一拍掌:“对对对,就是那本,去,快派人去拿来。”

《伤寒杂病论》中《杂病》篇记载,大黄牡丹汤对一般的急性阑尾炎有特殊疗效,而且大黄牡丹汤的配方也并不复杂,其中大黄四两、牡丹皮一两、桃仁五十个、冬瓜仁半升、芒硝三两……。

翻着《伤寒杂病论》,几个太医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如此简单的方子,他们竟然没有一人知道,还要靠李昊这个……恩师提醒,着实有些失职。

李二此时早已经赶到,见状不由冷哼一声,对着李昊招了招手:“德謇,你可有信心医好太上皇的病?”

“陛下,臣……没有万全把握,但可全力一试。”

李昊能说什么,总不能说死马当成活马医吧,敢这么说非被李二拉去填坟不可。

相比忐忑的李昊,李二倒是信心十足,点头道:“既如此,随朕去太极宫。”

得,去就去吧,宁可被李二砍死,也不能被吓死不是。

李昊把心一横,跟上李二、长孙,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直奔太极宫。

……

……

太极宫此时已经是人心惶惶,宫女,太监个个紧张的不行。

李渊的嫔妃们挤在李渊寝宫外哭哭啼啼,见李二到来,全都止住哭声,眼巴巴望着他。

太上皇病重,虽时有可能大行,他的嫔妃生死只在李二一念之间,一个不好拉她们去给老头子陪葬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也有可能先杀几个给老头子冲冲喜,没准儿这一冲给冲好了呢。

李二见她们如此严肃,宽慰的笑了笑:“几位太妃不必为太上皇忧心,肠痈并非绝症,朕可以保证,太上皇定会平安无事。”

言罢,也不等李渊那几个妃子说什么,一拉李昊,便推开房门进了老头子的卧房。

李渊这个时候已经快要被阑尾炎折腾疯了,躺在床上哼哼唧唧,时不时还会叫上几声。

见李二进来,立刻叫道:“二郎,朕,朕刚刚梦到你大哥,四弟来找朕了,朕要去见他们了。”

李二:“……”

李昊尴尬的差点把头缩进胸腔里去,嘴里一个劲的嘀咕:“听不到,听不到,我什么都听不到,不该听的不听,不该看的不看。”

李二听的差点没气歪了鼻子,回头瞪他一眼:“混账东西,嘀咕什么呢,还不去给太上皇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