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章 ?自己作的死,含着泪也要作完(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45
A+ A- 关灯 听书

看就看呗,跟我厉害啥,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知不知道!

李昊心里嘀咕,身体却很诚实的屁颠屁颠凑到李渊身边,一脚踹开围在老家伙身边的小太监,点头哈腰道:“太上皇,我是李德謇,李靖家的儿子。”

“朕知道你,医诗双绝是吧,不过,这次只怕你……哎呦,疼死朕了,来人,谁给朕来一刀,快点杀了朕吧,朕到底造的什么孽,直娘贼……。”李渊前一句还好好的,后一句因为疼的太过厉害,直接骂上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一看这架式,索性也不劝了,掀开李渊的衣服往他腰子,呃不是,是阑尾处摸去。

雪白雪白的大肚腩,滑腻腻的,那脂肪估计怎么也得有两寸,李昊摸了好半天才摸到患处,轻轻一按,立刻疼的李渊又一阵大骂。

实锤了,阑尾炎。

原本李昊还不怎么相信自己那几个不急气的徒弟,现在不信也不行了。

放下衣服,李昊揉着下巴想了想,起身凑到李二身边:“陛下,的确是阑尾炎。”

“那就治啊!”李二急声道。

李昊为难的搓搓手,示意李二不要着急:“陛下,您也知道,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臣……,我,我的意思吧……。”

李二把手一摆:“朕知道你什么意思,朕可以向你保证,不管能否治的好,都不会降罪于你,行了吧!”

有史以来,给老大看病结果把自己看死的不少,李二很清楚李昊的顾虑是什么。

可话说回来,人家那都是专业的医生,除了看病不会干别的。

但李昊不一样啊,这小子除了医术,还会练兵呢,除了练兵还会赚钱呢,这样的人就算有点小错也是可以原谅的嘛。

确定了李二不会迁怒于自己,李昊这才稍稍放下心来,重新回到李渊身边,笑着说道:“太上皇,您这病刚刚我看了,的确能治,两个法子,一是吃药,不过呢,好的能慢一点,而且多长时间能好臣也说不准;第二个法子就是做手术,开刀直接切除病灶,见效快,不反复。您看……。”

李渊二话不说,直接选了第二个法子:“开刀,快拿刀来,朕疼的受不了,快点给朕拿出去。”

李昊微微点头:“OK,没问题,臣这就去准备。”

之所以让李渊亲自选,主要是李昊怕牵连到自己的大靠山李二。

毕竟李渊的身份特殊,让李二选的话,万一治死了,皇帝免不了要吃挂捞,而让李渊自己选则没有这样的顾虑。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自从李昊将清创、缝合术教给金太医等人之后,手术这个词宫里已经不是什么新词,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以前的手术都是皮肉缝合,这次却是要在李渊的肚子上开口子。

……

……

从李渊的卧房出来,李二皱着眉头将李昊拉住,沉声问道:“德謇呐,你跟朕交个底,手术什么的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李昊舔舔嘴唇:“陛下,手术不会有任何问题,臣唯一担心的是术后恢复,而且现在已经入夏,伤口发炎的可能性也要比冬天大上不少。”

说完这些,李昊对缩在一边那几个不争气的徒弟招招手,将他们叫到身边嘱咐道:“你们几个去准备手术工具,今天天晚了,时间来不及,明天上午,你们选一个人跟我一起给太上皇做手术。”

手术用的工具李昊之前在教导金太医等人清创术的时候特地打造了一批,虽然没有现代工具齐全,但像什么手术刀、止血钳,缝合针、羊肠线,麻沸汤之类也算是应有尽有。

金太医见李昊大包大揽将所有事情都接了过去,激动的眼睛都红了,忙不迭的点头:“是,恩师!学生马上就去准备。”

当然,在李昊看来,这老……灯估计是在兴奋可以在李渊身上动刀。

毕竟是大唐数一数二的人物,能亲自动手把丫肚子切开,成就感绝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李昊随意的摆摆手,继续道:“还有准备大量的铜镜,这东西可以用来补光,陛下,这东西对他们几个来说有点困难,还要麻烦您让人多准备一些。”

李二道:“朕马上让人去准备,你还有什么需要交待的么?”

李昊认真想了想,一拍手道:“对了,还要消毒,整个房间都要消毒,一会儿就开始吧,用大量酒精喷洒整个房间,另外……。”

李昊四下看了几眼,给李二使了个眼色,来到一边无人之处,悄声说道:“皇帝叔叔,为了把握更大一些,小侄觉得应该找几个人来试试手。”

“活人?”李二眯了眯眼睛,有些惊讶于李昊的心黑手辣。

李昊咬了咬牙:“最好是活人,没有……死的也行,主要是熟悉一下病灶的位置,别切错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想到万一给老李渊切错了需要承担的后果,李昊尽管不忍心,还是决定先找几个试验品。

至于试验品从哪里来……,不管了,这种阑尾切除手术说来算不上大手术,左右是死不了人的,就算找来的是活人也无所谓。

“好,朕给你找,一会儿你去宗正寺等着,人都给你送到那边去。”李昊不在乎,杀人如麻的李二更不会在乎几条人命,叫过几个亲信,立马有人去张罗这件事了。

李昊见这边的事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便也打算离开。

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也得回去跟老头子说一声,否则哪天被抄家,只怕老头子连什么原因都不知道。

回到家,老头子不在,估计还在兵部当值,没办法,梁师都的事虽然还没有结论,但该做的准备却一样都不能少。

老妈红拂倒是在家,见李昊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怎么,又惹祸了?”

李昊不置可否,呲牙咧嘴往老妈身边一坐:“娘,今日孩儿接了个差事。”

红拂隐隐有种大事不好的感觉:“什么差事?”

“那个……”李昊吱唔片刻:“太上皇得了肠痈之症,陛下让孩儿去替太上皇医治!”

红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