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章 ?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了(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49
A+ A- 关灯 听书

次日一早,瘸了一条腿的李昊在李靖的互送下,早早进了皇宫。

对于这个不知道消停为何物的儿子,李靖没有一点办法,陪着他进宫也是为了在李渊的手术失败之后,能把他保下来,至少不会被皇帝陛下当场拉去砍头。

太极宫在很早的时候便已经戒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李靖越往里走越心惊,等到了李渊的寝宫,背后已经被汗水彻底打湿。

李渊的寝宫里,满是酒精的味道,从昨天李昊交待整个寝宫都要消毒的那一刻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有百来坛酒精被泼洒到了里面,味道要是不大才是咄咄怪事。

李二自昨天晚上回宫就一直没有离开,陪着自家老子待了一夜之后神情憔悴,见到李靖只是略一点头,待看到一瘸一拐的李昊,不由莞尔:“怎么,药师昨天教训这小子了?”

李靖汗颜道:“陛下,这逆子胆子也太大了,太上皇龙体也敢任意亵渎,若不教训以后还不知会惹出什么样的祸事。”

李二如何能不知道李靖的意思,无所谓的摆摆手,绝口不提老头子的病情,自顾自说道:“药师何必妄自菲薄,德謇这小子朕看着不错,有魄力,有学识,为人坦诚,若不是年龄小了些,朕倒是很想重用他一番。”

李靖知道皇帝陛下不想就医病一事多谈,只能顺着他的话头说道:“陛下欣赏犬子,那是他的福气,能为陛下做事也是他的本份。”

李二微微一笑,没有接话,叫过李昊问道:“李德謇,你可准备好了?”

李昊一笑:“陛下放心,一会儿只等给太上皇净了身,便可以手术了。”

啥?净身?

众人大惊失色。

李昊也知道自己失言,连忙解释:“呃……,不,不是那个净身,是沐浴,就是洗澡。”

好家伙,吓老子一跳,李靖长出一口气,在李昊脖子上抽了一巴掌:“逆子,下次说话说清楚点,再敢这样一惊一乍,看老子怎么修理你。”

李昊自然不敢吱声,臊眉耷眼的就想往李渊的房间里面溜。

李二却在此时把他叫住:“李德謇……,朕也想进去看看,不知是否可以。”

想到一会儿就要在李二的老子身上动刀,李昊断然拒绝了李二的提议:“最好不要,您知道,开腹手术与其它手术不一样,必须保持无菌的环境。”

李二寻思片刻,见李昊意志十分坚定,只能苦笑道:“那好吧,你们……多加小心。”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陛下放心,臣定会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什么的李二不知听多少人说过,可在结果出来之前,还是不怎么放心,奈何李昊说完之后便进了老李渊的房间,根本没给他继续交待的时间。

……

……

房间里面,李昊在外间脱下全身的衣物,用酒精将全身上下擦拭一遍之后,换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手术服。

李渊不是倭人,可不敢有半点马虎大意,李昊宁可自己麻烦一点,也要把术后感染的几率降到最低。

里间,金太医等人已经做好了准备,麻沸汤早给李渊喝了下去,等李昊进屋的时候,这位离退休老干部早已经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再无半点意识。

“都准备好了?”李昊目光扫过众‘学生’。

“恩师,准备好了。”金太医信心满满。

“那就动手吧。”

“是!”

取出在酒精中泡着的手术刀,这刀虽然不是后世那种不锈钢的,但依旧寒光闪闪锋利异常。

刀锋划过老李渊雪白的肚皮,没怎么用力,皮肉已经向两边翻开,白花花的露出皮下脂肪,没等血浸出来,又是一刀……。

诶?怎么还是脂肪?昨天的倭人两刀就已经看到肠子了好吧,下刀的金太医有些傻眼,手足无措的抬头看向李昊。

李昊没时间鄙视退休老干部的大肚腩,盯着创口严肃说道:“擦血,再来一刀,下刀轻点。”

旁边已经有其它太医上手用已经消过毒的酒精棉在伤口上擦了一下,金太医也没再犹豫,手下刀落。这一刀手法不错,直接看到老干部的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内脏了,同时一股难闻的恶臭亦散发开来。

这倒不是因为李渊肚子里的肠子烂了,而是人的腹腔里原本就是这个味道。

不过,众人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李渊的腹部被切开一个口子之后,病灶直接暴露在众人眼前,与昨天那些倭人的阑尾不同的是,这老干部的阑尾已经肿胀发黑,油光锃亮。

”找到了!”金太医等人兴奋的叫了一声。

说实话,把手伸进太上皇肚子里掏来掏去压力还真是蛮大的,现在病灶直接出现,几个太医自然兴奋异常。

李昊同样也很兴奋,不过他现在还有理智,见发黑的阑尾已经找到,立刻对金太医等人说道:“找到了就快点切除,别浪费时间。”

一声提醒,金太医立刻醒悟过来,二话不说,右手抄起身旁的剪刀,左手将肿大的阑尾轻轻拉出体外,‘咔嚓’,手起剪落。

噗,一股黑色的肿水直接流了一地,还有一些甚至喷到了金太医的身上。

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有了昨天的经验,接下来只要将创口消毒再缝合就好。

包括李昊在内,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

而就在此时,意外突然发生了。

不知是麻沸汤的剂量不够,还是金太医的手法有些糙,本应昏迷的李渊竟然醒了。

剧烈的疼痛传入脑海,这位离退休老干部,眼睛瞪的老大,嗷的一嗓子挺身便坐了起来。

手术还没有做完,病人却疼醒了,这还怎么弄,总不能在醒着的太上皇身上硬生生来个刮肠疗毒吧?

千钧一发之际,李昊手急眼快,二话不说对着李渊的后脖梗子就是一记物理昏迷疗法。

“嘭”,李渊应声而倒,没了动静。

整个世界瞬间变的安静了下来。

这反应,这身手,绝了!

只是,这样真的好么?

众太医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