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章 ?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了(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47
A+ A- 关灯 听书

已经折腾到太上皇头上去了么?

直到李昊急急忙忙离开,红拂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犊子了,李家算是倒霉在这小子手里了。

造孽啊,早知道当初生下他那天就该打断腿,至少这样还能保一条李家血脉不是。

宗正寺,其职能类似于家族法庭,皇室子弟犯了错,一般都会被送到这里来关小心屋。

平时根本没什么人,典型养老的地方。

不过,这一日却难得的热闹起来,先是来了一队禁军将原本的宗正寺守卫替换下来,接着十来个衣衫褴褛的囚犯被送进里面,再然后是皇帝陛下,皇后娘娘,太医,宗正寺卿,以及李二的第一及第二狗腿。

里面还关着的两个皇室子弟啥时候见过这场面,吓的两眼一翻,在被押送出去之前,直接晕了。

李二两人不争气的行为先是进行了一番严厉的批评教育,接着又延长了两人的关押期限,等到把两个家伙骂到狗血淋头,这才对李昊问道:“李德謇,准备的怎么样了?这些个倭人囚犯可还合用。”

李昊真没想到李二竟然能弄出十多个倭人囚犯,当下一点负罪感都没了,笑着道:“合用,当然合用。”

“合用就好。”李二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对李昊解释了一下这些囚犯的身份:“这些都是丧了良心的倭人,吃着我大唐的粮食,却在大唐的土地上贩卖人口,朕本打算等到秋后全部将他们斩首示众,现在既然你想练练手,那就让他们替太上皇尽忠好了。”

老实说,李昊开始的时候生怕李二给自己弄来一些平民百姓,虽然他对阑尾切除手术比较有信心,可对自家人还是有些下不去手的。

但现在听说试验品全都是倭人,负担立刻没了不说,甚至还有些开心。

叫来金太医他们几个,也不管那些倭人如何哀求,一人两碗麻沸汤灌进肚子,直接将人绑到了手术用的床上。

要怪就怪你们后世那些丧心病狂的子孙吧,他们在华夏大地上所犯的累累罪行罄竹难书,这次权当是老子替千万冤魂在收利息。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薄薄的手术刀飞快的在倭人腹部右下方划过,创口长达数寸,血很快浸了出来,不过还好,那个位置并没有主动脉,流出来的血并不多。

李昊淡淡看了一眼,对金太医使了个眼色:“小金,这个你先来。”

“是,恩师。”金太医活了七十多岁啥没见过,面不改色来到不知是被药药晕还是吓晕的倭人身边,伸手进入腹腔摸了起来,不多时掏出一个东西。

“这个不对,这是腰子,跟你说了别往下摸,阑尾就在创口边上。”李昊瞅了一眼全身抽搐的倭人一眼,没好气的对金太医说道。

从古至今的医生就没有手不狠的,你说你连啥东西都不知道就生生把人腰子给薅下来,虽然倭人死有余辜,可也不能这么浪费吧。

“恩师,您看是不是这个。”正想训斥金太医,不远处另一个太医一惊一乍的叫了起来。

李昊闻声连忙过去,看了一眼,只见那太医手里一团血糊糊的东西,模样倒是与传说中的阑尾差不多,当下点点头:“差不多,应该是吧,你们几个都来看看,再往里面找找看还有没有别的。”

……

……

三个时辰之后,十二个倭人贡献了十多个腰子,呃不是,应该是十二条阑尾,整整齐齐摆了一排。

李昊虽然并不在乎这些倭人的死活,但最后还是让金太医给他们把伤口处理了一下,清洗,缝合之后,又将李二请来。

事关李渊生死,谁都不敢大意,倭人死活或许不是那么重要,但绝不能死于切阑尾手术,否则李二再怎么也不敢让李昊在自己老子身上动刀。

伟大的帝国主义头子李二在外面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听说手术已经完成,二话不说直接进了刚刚正在手术的房间。

十多个倭人,一个不少,全都……没死。

李二长出一口气,对那些切下的阑尾看也不看,重重一拍李昊肩膀,正色问道:“李德謇,现在你可有万全把握?”

“是的,臣有把握。”李昊没有半点犹豫。

开玩笑,刚刚他可以亲自掏出三个腰……阑尾呢,位置什么的已经了然于心,况且李渊因为阑尾正在发炎,估计更会好找不少。

金太医等人也是个个笑容满面,围在李二身边给他吃定心丸:“陛下放心吧,经过这次试验,臣等已经有了经验,明日定保太上皇无恙。”

相比于太医,李二显然更相信李昊,没搭理那几个老……灯,继续嘱咐自己看好的千里驹:“德謇呐,明日的手术可是非比寻常,万不可大意。”

“诺,臣谨记。”

见李昊还算老实,李二长长呼出一口气,似是突然想起什么:“哎,对了,德謇呐,你说太上皇为何会得这肠痈之症呢?”

李昊心说你问我我问谁去,这是专业医生的业务范围好么。

可想归想,嘴上却不敢说,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金太医,对李二道:“陛下,此事臣的弟子小金比较有研究,不如就让他来介绍一下吧。”

李二点头:“金太医,你来说说吧。”

“是。”金太医连忙凑上来:“陛下,所谓万事皆有因。太上皇得此病症一来是因为饮食不洁,二来是因为长期忧思,跌扑剧烈运动,使肠胃部分的运化功能失常所致。”

李二:???

跌扑剧烈运动……,合着就是没日没夜造小人造多了呗!

不过想想也事,老头子自从成了太上皇,没日无所事事,不造小人儿还能干啥。

至于长期忧思,看来老头子并不满足于每日造小人儿的说。

“李德謇。”

“啊!”李昊连忙答应,偷眼看了一眼李二,难道刚刚偷笑被看到了?

正愁怎么跟李二解释,却听皇帝陛下淡淡说道:“一事不烦二主,太上皇长期忧思,你可有什么办法?”

李昊:“……”

他很想告诉李二,你让太上皇继位应该可以解决问题,但思虑再三,没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