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 ?小心眼儿的李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52
A+ A- 关灯 听书

“说了半天,好像没啥用处嘛。”李昊有些嫌弃的把玉佩放到桌上,觉得自己被李二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给坑了。

这就好像你辛辛苦苦救了别的人爹,然后那人一分钱没给你,却给了你一把他家的门钥匙。

你说你家里一直都有人,给我一把钥匙算怎么回事,合着我还救人不算,还得帮忙看家呗?你要是真想给,倒是给个房产证啊。

老妈红拂看不下去李昊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在他头上戳了一指头:“傻小子,还不快点把玉佩收起来,这是陛下对你的信任和宠爱,别不识好歹,没看你爹羡慕的眼睛都红了。”

心态刚刚有所缓和的李靖再次躺枪。

咋啥事都往老子身上扯呢,还快点收起来,合着老子还能抢他的玉佩咋地。

‘啪’,筷子一放,李靖索性不吃了,揉着‘哐哐’做响的肚子回了后宅。

为啥‘哐哐’响?中药汤喝多了呗,为了让感冒早点好,刚刚李靖整整喝了两大海碗,这会儿撑的要命。

……

……

时间转眼便过了四、五天,经过李昊几个不成器的弟子轮流诊断,离退休老干部李渊的身体正在逐渐恢复,伤口也没有发炎的迹象,如果没有意外,这次阑尾炎切除手术已经可以宣布圆满成功。

太上皇很高兴,李二更高兴,亲自去南郊猎了一头熊,回来献给老头子,引得朝臣交口称赞李二仁孝。

对此,李昊表示不敢苟同,那些跟着瞎起哄的老……灯或许不清楚,可他这个主治医生却知道,老李渊现在连口米粥都不能吃,更不用说肉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于是李昊火急火燎的进宫了,凭着李二给的‘钥匙’,畅通无阻的来到李渊寝宫。

尽管他嘴上说着玉佩无用,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李二给的那块玉佩自打那天晚上就他就没摘下来过。

进了李渊的房间后,看到小老头儿,立刻上前行礼:“太上皇,小子看您来了。”

正躺着发呆的李渊见到李昊很开心,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礼,笑着说道:“臭小子,还真是不禁念叨,朕刚刚还说怎么许多天不见你的人,立刻就跑来了。”

尽管李渊已经表态不用多礼,但李昊还是老老实实的把礼行完,起身之后赔笑道:“不瞒您说,小子这几天也惦念着您呢,这不,一得空儿就来看您了。”

“就你小子会说话。”李渊在宫女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拍拍自己的床榻示意李昊坐下,而后继续道:“说吧,你小子今天干嘛来了。”

“嘿嘿……”李昊摸摸鼻子,讪笑道:“太上皇,看您老说的,就像我别有目的一样。”

“是么?你小子要是不说,那……”

李昊一拍脑袋:“哎呦,太上皇,您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小子昨天听人说陛下猎了头熊,您能让我见识见识不?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熊呢。”

骗鬼呢?老子只是肚子坏了不是脑子坏了。

没记错的话,几个月前就是你们几个小子在猎场打了一头熊,现在跑到朕这里说没见过?

李渊也是老油条了,李昊的小心思自然瞒不过他,只略一犹豫便笑骂道:“你这混小子,想要熊肉便直说,非要跟朕绕什么弯子,着实该打。”

目的被识破,李昊半点也不尴尬,嘿嘿一笑:“太上皇圣明!小子佩服。”

李渊摆摆手,脸上笑意渐渐收敛,沉吟道:“说来这熊肉倒是还有些,还过朕这熊肉可不是谁都能拿走的,你小子想要可得拿出点真本事来。”

李昊一愣,怎么也没想到李渊这小老头竟然这么小气,一点熊肉也值得出题考考自己。

李渊见他发愣,摆摆手将房间里伺候着的宫女、太监全都赶了出去,脸一沉说道:“小子,朕还没有老糊涂,没记错的话,给朕医病那天,是你小子出手把朕打昏的吧?”

诶?

好像、可能、似乎……,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不过,李昊是绝不会承认有这回事儿的,哪怕李渊为了表示诚意已经把所有不相干的人都赶了出去,可鬼知道这房间的四周有没有埋伏着刀斧手。

万一自己承认了,李渊再来个啥啥为号的,岂不是要把小命搭进去。

想到这里,李昊连忙失口否认:“太上皇,小子一直对您敬仰有加,把您视为毕生偶像,怎么可能对您动手呢。所以这事儿依小子看,应该是您在昏睡的空当做的梦,对,一定是梦。”

“小子,朕还没有糊涂,是不是梦朕分的清楚。”李渊不屑的哼了一声,就在李昊以为这老头儿要翻脸的时候,却听他换了一副语气说道:“不过朕也知道,当时那个情况你也是迫不得已,不把朕打昏过去,估计朕当时会被疼死。”

“太上皇明鉴。”李昊现在的态度就是不管李渊说啥都是对的,但想让他亲口承认自己动过手,那不可能。

开玩笑,这种事情承认了就是大不敬的欺君之罪,比造反还严重,这小心眼儿的老头儿眼下病还没有痊愈,自己对他还有用,所以才会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可万一他将来好了呢,谁知道他会不会卸磨杀驴,秋后算帐,到那个时候老子哭都找不着坟头好么。

李渊似乎也不在乎李昊是否会承认,他只是想要告诉李昊,自己啥都记得。

过了片刻,李渊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朕之前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便是二郎也不知道,你以后也不用总惦记着。另外,朕觉得承乾那几个孩子玩的什么扑克挺有意思,他们说是出自你的手笔,朕想要知道,你还有没有其它类似的手段,总是玩儿那么几种,朕觉得乏味了些。”

李昊一听就乐了:“哦?太上皇原来喜欢这些东西,若是这样的话,小子倒还真能给您找到几样玩的东西,保证您会乐不思蜀,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