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三章 章节名是什么东西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53
A+ A- 关灯 听书

李渊高深莫测的一笑,露出一副很臭屁的样子。

想当初,也就是若干年前,他李渊何尝又比现在的长孙冲差了。

那个时候,他还年轻;那个时候,前隋文帝杨坚还在位;那个时候,他跟当时的皇后叫姨娘;那个时候,他跟太子称兄道弟。

说起玩,也就是后来年龄大了,地位从一路反王变成了皇帝,又从皇帝变成太上皇,因为正治方面的需要改了许多,否则现的小年轻根本不够看。

但这次在生死边缘游走一圈之后,李渊突然想通了,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一滴何成到九泉,都特么太上皇了,还凹个鸡毛造型,及时行乐才是正经。

叫过身边管事的太监,指着李昊说道:“带他去取些熊肉,然后送他出去。”说完,又看着李昊说道:“臭小子,你不会让朕失望,对吧?”

李昊拍着胸口保证道:“太上皇放心,小子绝不让您失望。”

“嗯,去吧,朕乏了,要休息。”

李昊连忙起身:“诺,小子告退,谢太上皇赏赐。”

对于李渊的要求,或许别人满足不了,可李昊是谁?

穿越者!

试问哪个穿越者还不是个顽主了。

后世的麻将,牌九随便拿出一样就够李渊玩儿到死的,不过李渊并不打算将这种三俗的东西拿出来,原因很简单,丢不起那人。

换句话说,咱现在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要玩也要玩些高大上的东西。

一路辗转来到尚膳局,也就是皇宫的厨房,众厨子在看到李昊身上的玉佩之后个个变色,听说是来取熊肉的,尚膳局的头头立刻屁颠屁颠带着他来到食物储藏区。

一边命人将最好的肉拿来,一边对李昊奉承道:“李侍读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让吾等好生佩服。”

李昊知道这家伙说的是自己救李渊的事情,摆摆手故作姿态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此为臣子之本份,算不得什么。”

“李侍读高风亮节,可比商之比干,战国之屈原矣。”

李昊嘴角抽了抽。

MMP的,这老货是夸老子还是咒老子呢!

比干、屈原虽是忠臣,可死法也太惨了,相比之下老子更喜欢当和珅好不好。

虽然和珅最后死的也不怎么光明正大,可人家活着的时候舒坦啊。

至于名声……难道老子现在的名声就比和珅好了?

轻咳一声,将尚善局头头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咳,那个……那个谁啊,你也知道,我这人平时喜欢研究美食,这段时间呢,正好琢磨着弄一道与熊掌有关的菜肴,打算过些天献给皇帝陛下……。”

尚膳局头头眼珠转了转,当下明白了李昊的意思,先是为难了一阵,但很快便咬牙笑着说道:“在下一定给您把食材备好。”

“嗯,有魄力,回头有机会我会在陛下和太子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如此,多谢李侍读!”

……

……

一刻钟后,李昊提着两只熊掌走出太极宫。

交给一直等在宫外的铁柱,李昊回望身后的红墙碧瓦,长长叹了口气。

路走偏了,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奸臣。

贪财不说,还欺上瞒下,将来估计还会买官卖爵,这TM是要黑化?

这绝逼不行啊,老子的梦想是做个名留青史的大忠臣,就算比不上和珅、赵高之流,也要……。

诶?为啥会想到和珅呢?那是忠臣么?

回到家,把两只熊掌交给老陈,让他安排人炖上,李昊又安排人将府上的木匠找来。

卫国公府家大业大,李昊这段时间又赚了不少钱,养几个木匠、铁匠再容易不过。

等木匠来了,李昊便安排他刻出几个大小不等的木头片,然后又在木头片上刻下曹操、关羽、张飞等名字。

很快,一副华容道便做成了。

样子虽然丑了些,可意思到就行了呗。

卫国公府穷的很,想要玉石的,皇宫里面有得是,自己刻去呗。

至于为啥弄个华容道给李渊玩,首先这东西比较有历史意义,其二名字比较高雅,其三对初学者来说比较费脑子,可以预防老年痴呆,其四……便宜。

当然,对于李昊来说,第四点是最主要的。

忙完手头的事情,打发人把华容道送进皇宫,李昊回到自己的小院。

毕竟院子里还有个新罗公主呢,总不搭理人家也不好。

说起新罗公主,李昊就不得不感慨白瞎那么漂亮的脸蛋儿了,纵观长安所有他认识的女人,似乎除了刚满十二还没完全发育的程音音,任何一个都要比金胜曼厚一些。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摇摇头,惋惜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有什么可惜的?”

诶?雪雁小姐姐?

不大的小院子里,金胜曼、李雪雁正相对而坐,齐齐向小院门口望来。

李昊连忙换上一副刚正不阿的正经表情:“雪雁,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没多长时间,胜曼公主说你去了皇宫估计快要回来了,索性便在这里等你。”李雪雁笑魇如花,淡淡的说着,可李昊总觉得那笑容里包含着一丝杀气。

于是,连忙岔开话题:“呃,那啥……,这不是刚刚给太上皇瞧过病么,我去宫里看看他老人家恢复的怎么样。”

“哦,那太上皇没事了吧?”

“没事了,恢复的挺好,临走的时候还送我两熊掌呢。哦对,我已经安排老陈炖上了,待会儿你走的时候给你带上一只。”

“怎么?德謇连我来的目的都不问就要赶我走?”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

什么跟什么,我啥时候赶你走了?

“噗嗤”,金胜曼忽然笑了起来,拉着李雪雁道:“雪雁郡主不要介意,德謇公子没有赶您走的意思,他这人啊有口无心,您别放在心上。”

握了个大草,老子跟你很熟吗?

听完金胜曼的话,李昊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觉得坐在那里的李雪雁虽然依旧在笑,可如果她的目光能杀人,自己早已经死过不知多少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