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58
A+ A- 关灯 听书

每月十五贯的月钱吓了金胜曼一跳,要知道,别说平头百姓,就算朝庭顶级官员的俸禄也不可能达到这么多,更不要说对方还包吃包住。

对方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难道是山贼强盗?

不对啊,山贼强盗要帐房干啥。

金胜曼也是艺高人胆大,尽管心中有所疑虑,但还是没有放弃的打算,想了想问道:“我需要一个单独不被打扰的房间,可以么?”

“没问题,就算先生不提,我们也会为先生准备。”陈蒙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庄子上地方大的很,别说一间屋子,就算一个院子也没问题,学问人不好找嘛,待遇好点很正常。

金胜曼见对方答应,微微一笑,问了一个她眼下十分关心的问题:“那么,我什么时候过去上工?”

陈蒙苦笑道:“如果先生方便的话,最好现在就跟我走,老实说,这段时间我已经被那些帐目弄的焦头烂额了,正缺一个好手帮忙。”

“这样啊……”金胜曼心中暗喜,面上却露出为难的表情,犹豫好久才点点头:“好吧,既然这样,那在下就跟你走吧。”

“太好了,先生稍等。”陈蒙随手将桌上的纸团成一团丢下,招来随行的两个庄汉,命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去,自己则带着金胜曼走向不远处的马车。

半路上,陈蒙似乎想起了什么,讪讪一笑:“那个……刚刚在下过于欣喜,竟忘了请教先生高姓,不知……。”

“在下姓金,金胜。”金胜曼把自己名字的最后一字隐去,堂堂新罗公主跑去给人当帐房先生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她可不想以后消息满天飞。

说话间,已经来到马车边上,陈蒙一引手:“金……,金先生,请上车。”

机缘巧合也好,命运弄人也罢,金胜曼才出虎口,又入狼窝,溜达了一圈基本上又回到了原点,再次进了李家。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而就在她刚刚进了马车的同时,铁柱也带着人赶到了西市。

因为灯下黑的原因,他只是与陈蒙随便点点头打个招呼便立刻找人去了,根本没想过自己要找的目标就在身边不远处的马车里。

是夜,铁柱带着满身的疲惫回到卫国公府……人没找到。

最后的消息是金胜曼昨天夜里在一间叫做悦来客栈的地方休息了一夜,但在一早离开之后就再也没了消息。

好好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少爷,

兰铃见李昊在得到消息之后脸色阴睛不定,上前劝道:“少爷,您别担心了,金……金小姐吉人天相,应该不会出事才对。”

“我管她去死,女人什么的最麻烦了。”李昊口不对心的骂了一句,想了想又对铁柱说道:“这事儿暂时先这样吧,你回头让人留意一下长安的消息,另外,派几个靠得住的人去周边找找,别让那蠢女人死在半路上。”

“诺!”铁柱憨憨的答应一声办事去了。

这家伙从不多话,办事也牢靠,已经成了李昊眼下最得力的助手。

望着那高大的背影走出院子,李昊忽然对兰铃问道:“兰铃啊,你觉得铁柱这人怎么样?”

兰铃想了想说道:“挺好的呀,为人忠厚,踏实肯干,不多言不多语。”

“是么……”李昊若有所思的顿了顿,突然换了话题问道:“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婢子今年十七。”

“十七……,兰铃啊,少爷给你介绍一门亲事怎么样?”

“什……什么?”兰铃脸色瞬间变的有些白,两只小手绞在一起:“少,少爷,兰铃,兰铃不想嫁人,只想在少爷身边伺候少爷。”

李昊把脸一沉:“少来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嫁人怎么成。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过几天少爷给你物色一个人选。”

“少爷,婢子……婢子……。”

在古代,家中奴仆就是贵族的私产,赠送、买卖都是常事,类似兰铃这的身份更是没什么自主的权力,别说李昊安排个人让她嫁了,就是直接送人也不会有人出来指手画脚。

不过,好在李昊并不是那种喜欢棒打鸳鸯的混蛋,早些时候他就看兰铃与铁柱两个时不时眉来眼去,心中便留意上了。

刚刚铁柱回来汇报的时候,兰铃那句劝说表面上看是劝说,实际上等于是在帮铁柱解围。

李昊正是看出这一点,才故意逗兰铃,只是没想到,这丫头有些不禁逗,才说了两句就委屈的跟什么似的。

不过不管了,先让她哭两天再说,这年头自由恋爱不容易,总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这对狗男女。

当然,更主要的是,少爷在这里已经为女人快要愁白头发了,没理由让这两个家伙舒坦喽,大家一起苦逼吧。

打发了兰铃出去哭,李昊又开始琢磨起金胜曼的事情。

凡事做最坏的打算,然后努力争取做到最好,是他的一贯宗旨,现在人找不到,他不得不考虑万一这娘们儿真挂了,自己要如何善后。

这样想虽然有点冷血,可话说回来,金胜曼不过就是在他的院子里住了几天而已,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想热血也热不起来不是。

次日上午,李昊带上铁柱径直来到鸿胪寺,通传之后见到了新罗使节金俊英。

小白脸精神头不错,在自己的院子接待了李昊主仆,寒暄过后,金俊英主动问道:“德謇,以前从不见你主动找我,这次莫非有什么事?”

“不错。”李昊点点头,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不瞒金兄,贵国的金胜曼公主……丢了。”

金俊英愕然:“丢……丢了?丢了是什么意思?”

李昊一摊手:“丢了就是丢了的意思,找不到了,整个长安都快要翻过来了,完全没有消息,而且她离开的时候身上一文钱都没带。”

“这……”金俊英腾的站了起来:“李德謇,你,你竟然把我妹妹看丢了?”

“坐下,别一惊一乍的。”李昊翻了个白眼:“我这么说吧,人呢,暂时我是找不到了,但我可以肯定没出事儿,你要是觉得有必要,就直接报官到时候整个长安都会动起来,不过……消息扩散开之后,很可能对贵国公主不利,具体原因相信我不说你也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