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 ?分果果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9:56
A+ A- 关灯 听书

雨越下越大,很快就从小雨变成大雨,雨幕连成一片,笼罩整个长安。

李昊看着盯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心情烦躁的要命,打个响指叫进铁柱:“柱子,你去一趟鸿胪寺,看看金胜曼那娘们儿有没有过去。”

金胜曼虽然长相普通,又狂妄无知,但说到底她还是个女人,身无分文的情况下,李昊不想在未来的某一天,收到那女人挂掉的消息,那样会让他感到内疚,没办法,谁让自己是个好人呢。

铁柱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同时带回一个消息,金胜曼并没有去找金俊英,不仅没有去找他,甚至连鸿胪寺那边都没有去过。

“该死!”李昊重重一拳砸在桌上,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少爷,要不我再出去找找。”铁柱瓮声瓮气的说道。

尽管他有些不理解,既然少爷担心那新罗公主的安全,当初为啥又要把人赶走。

可偌大长安城,一百零八坊市,百来万的人口,想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李昊郁闷的直想骂娘,没好气的道:“去找吧,长安所有客栈、酒楼、拉网式的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另外,左右武候卫也打个招呼,有发现的话,让他们把人送过来。”

死要见尸什么的纯属吐槽,自从上次李昊发狠弄死几十个倭人之后,长安城内连人伢子都没了踪影,作奸犯科的更是少之又少,生怕犯到这杀星手里,再来个千里追杀。

……

……

西市悦来客栈。

别问为啥客栈都叫悦来,问就是传统。

金胜曼独自坐在一楼大厅靠近楼梯的位置,无聊的用筷子戳着桌上一盘酱肉。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住在卫国公府金胜曼的嘴被养刁了不少,这外面的伙食不管是味道还是样式都跟她前几天吃的不是一个档次,看着跟猪食似的,让人一点胃口都没有。

眼见外面天越来越黑,大雨又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说不得晚上只能住在这里,只可惜姑奶奶一根金簪子换来的钱,竟然只够在这破地方住上三天,若是不能找到赚钱的方法,三天以后就只能睡大街。

草草吃过饭,回到二楼刚刚定的下的房间,潮湿、闷热,金胜曼又开始怀念起自己在卫国公府的房间,虽然是跟兰铃住在一起,可是那里有空调扇啊,到了晚上凉风习习,睡觉别提多舒服了。

吃不香,睡不好,金胜曼在床上滚来滚去,开始想家。

想起家乡便又会想起李昊那个混蛋,如果不是那个混蛋,自己何至于落魄至此,身无分文,手无寸铁,有家回不去,有冤无处申。

不知不觉中,金胜曼睡着了,再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一早。

昨晚的大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打开窗子,空气中传来潮湿的味道,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飞过雨后的天空。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洗漱,收拾行装,金胜曼决定结帐走人,客栈是不能再住了,一晚两百文的价格不是她现在能够承受。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出了客栈,迎着已经升到头顶的‘朝阳’,金胜曼捏紧了拳头:“金胜曼,从今天开始,你就要靠自己了,不要让人看不起,努力!”

陈蒙这些天被各种繁杂的事务折腾的筋疲力尽,蒸酒、制酒精、做香皂、打家具、养猪、烧水泥,哦对了,这段时间又来了一百多新罗船匠,听说自家少爷以后好像还要造船。

陈蒙不怕干活,也不怕麻烦,不就是苦点累点么,这都不算啥。

可随着庄子上的事情越来越多,帐目也变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开始的时候他只要记录一下出货进货也就完事了,现在倒好,庄上工人的工钱要统计,所有项目的成本也要统计,支出多少,收入多少……

握了个大草的,老子根本不擅长这个好么。

跟少爷说要人,结果那小祖宗把头一摇,一句话把自己打发了:你不会自己去召人啊!

少爷啊少爷,您是甩手掌柜当惯了,就不想想人是那么好召的么,万一……。

“你要召人?帐房先生?”陈蒙正走神呢,冷不丁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扭头一看,却是一个……怎么说呢,一个背着小包袱的娘炮。

对,就是娘炮,反正少爷就是这么说的。

算了,不管了,娘炮就娘炮呗,会算帐就行:“不错,你会算帐?”

“小生略懂一二。”花了五十多文钱,换过一身行头的金胜曼矜持的点头。

真是多亏了这副好身材,否则想要女扮男装只怕还要多费些力气。

‘啪’一张纸被拍到桌上,陈蒙直截了当的说道:“如果能把这题解了,就用你。”

“还有解题?”金胜曼愣了一下。

陈蒙点头道:“当然,这是规矩,我们需要的帐房可不是普通的帐房,如果连此题都解不了,我劝你最好还是去别处吧,别在这里瞎耽误工夫。”

金胜曼好歹是新罗公主,算学一道虽说不上精通,却也不陌生,闻言信心十足将桌上纸张拿了起来。

只见上面简单的写了一道算学题目:甲乙二人分果子,甲予乙一个,两人均等,乙予甲一个,甲为乙之两倍,问,甲乙二人原本各有几个果子。

这,这是什么东西?

金胜曼本以为纸上写的会是加减乘除之类的题目,帐房嘛,会算加减乘除就已经很好了。

结果没想到却是一道分果果的方程题,这是要找帐房还是要找算学先生?

陈蒙见金胜曼发呆,不由有些失望。

已经好些天了,想来应聘的人不知有多少,可最后都倒在了这道题的前面,眼前这个娘炮虽然看起来很有学问的样子,但看那表情就知道,又没戏了。

“如果没说错的话,甲有七个果子,乙有五个果子。”

“嗯,解不开的话就赶紧走吧,不要在这里……。”陈蒙话说了一半突然顿住,猛的抬头看向面前的娘炮:“等等,你说什么?几个?”

“七个和五个。”金胜曼淡淡说道。

陈蒙兴奋的有些忘乎所以,连连点头:“对,对对对,就是七个和五个。先生大才,竟然如此短的时间就把这题算出来了,没得说,从现在开始帐房先生的位置就是您的,每月月钱十五贯,你如果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现在可以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