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丐帮帮主何老九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01
A+ A- 关灯 听书

厕所里蹲的时间长了腿总是会麻,就好像夜路走多了总会见鬼。

何老九自认这辈子见多识广,看李昊主仆二人衣着华丽,出手阔绰,不似小气之人。

但残酷的现实正正反反几个嘴巴抽下来,立刻便教会了何老九什么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李昊出手阔绰是不假,可是他心眼儿的确也不大。

“你,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你们连一个乞丐都不放过,来人,来人啊,救命……。”何老九眼瞅着铁柱上来立刻拼命挣扎,靠着喊声吸引周围路人和同行的注意力。

奈何周围没有一个傻子,瞥了一眼铁柱那门板一样的后背,立刻全都把头扭到一边。

何老九求救不能之下,露出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扒住铁柱扯着自己衣领的大手哀求道:“贵人,贵人饶命,小人立刻就把钱还给你们,救你们放过小人。”

“少TM跟老子废话。”李昊恶狠狠瞪了何老九一眼,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进边上成衣店,不多时手里提着一堆布袋子走了出来。

何老九估计是在这段时间里被铁柱教育了,再见到李昊屁都不敢放一个,乖乖跟着两人来到不远处的巷子里面,可怜巴巴的看着面前两个瘟神。

李昊撇撇嘴,来到何老九面前,把手里的袋子一股脑挂到他脖子上:“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长安城丐帮帮主,这十个袋子就代表了你的身份。”

“啥?”何老九当时就是一懵,老子吓的魂都快要飞了,结果你就跟我说这个。

“什么啥,啥的,本少爷说你是丐帮帮主,你就是丐帮帮主,手底下的四大长老,四大护法将来会给你慢慢配齐,你的任务就是一统天下乞丐。”李昊说完,又从怀里摸出四、五块碎银子塞进何老九手里:“这是启动资金,给你招兵买马用的。另外,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十日之内,给老子整出一份帮规来。”

说完,拍拍何老九的肩膀:“好好干,少爷我看好你,若干年后,你会成为乞丐中的王者。”

“乞丐中的王者……,那,那是什么?”何老九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颤抖着问道。

李昊皱眉认真想了想,就在何老九满怀期待以为他会有什么惊人之语的时候,用十分确定以及肯定的语气说道:“你想多了,这乞丐中的王者其实……还是乞丐。”

何老九:╥﹏╥

铁柱:⊙▂⊙

“好了,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好好干,少爷我看好你。哦对了,你也可以试着逃走,看看能不能逃出少爷我的手掌心。”

“不,不不,小人不会逃。”何老九把头摇的飞快:“少爷您放心,小人一定尽心尽力为少爷办事,只是……不知少爷名讳……。”

“少爷的名字你不需要知道,踏踏实实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记住天下万千乞丐在等着你去拯救,无数同胞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身为丐帮帮主,有责任也有义务向他们伸出援手,救他们脱离苦难。”李昊用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拒绝了何老九,同时给他灌下数碗滚烫的心灵鸡汤。

顿时何老九跟打了鸡血似的,拍着胸口道:“少爷放心,小人以项上人头保证,一定不让少爷失望,请您看我今后的表现吧。”

小巷里的三人谁都没想到,因为李昊的恶趣味而搞出来的丐帮若干年后真的成了天下第一大帮,会员一度达到千万之数,整个大唐几乎每五个人里就有一个丐帮帮众,产业涵盖了基建工程,采矿业,餐饮业,珠宝业,运输业等数十个领域。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眼下的何老九还在为如何弄出一份帮规而隐隐发愁。

正盘算着去哪儿找个代笔的先生,冷不防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抬头一看,却是西市署刚刚调来负责治安的旅帅曹严,接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一黑,‘啪‘的一记耳光已经甩到了脸上,同时耳边想起一个声音:“何老九,本官看你这对招子是不想要了吧!”

一记巴掌,一个威胁,彻底把何老九从美梦中惊醒,连忙打躬作揖道:“官,官爷,小人该死,小人并非有意冲撞官爷。”

曹严身边,一个长相十分猥琐的家伙开声道:“不是有意就完啦,何老九,平时看你挺聪明一个人,怎么那么不上路呢。”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何老九当然知道什么是‘上路’,做为西市地头蛇,他平时可没少给这些西市署的官兵孝敬,否则他绝不可能在西市混到今天。

犹豫了一下,何老九瞥向自己身后,李昊和铁柱已经来到了巷子外面,此时正抄着手在看热闹,见他被堵没有半点过来帮忙的意思。

何老九明白,这是自己的后台打算看看自己的能力,如果不能独自摆平这件事,很有可能自己就会被放弃掉。

想着,何老九把心一横腰一挺,横竖拼一回,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姓任的,你想让老子怎么上路,说说清楚如何?我何老九年龄有些大了,搞不懂你们那些路数。”

猥琐男脸色立刻变了,大喝一声把手按到了腰间的刀上:“何老九,你他·妈·的活腻味了是吧,敢这么跟老子说话,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反正已经决定拼了,何老九索性也就放开了,冷冷一笑说道:“行啊,我何老九烂命一条,啥时候死都无所谓,不过你嘛……,据我所知,你姓任的家里还有老娘和一个儿子在吧?信不信老子死了之后,会有人让他们替老子陪葬。”

虽然道儿上的规矩是祸不及家人,可像何老九这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儿,哪里会管什么规矩,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想弄死我可以,但弄死我以后就等着被别人弄死你全家吧。

姓任的果然怂了,迈出去的腿不自觉收了回来,余光瞥向自家老大曹严。

曹严这时候也知道不说话不行了,先是打了个哈哈,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何老九,别动气嘛,大家乡里乡亲的,小任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

何老九撇撇嘴:“玩笑?何某可不觉得有什么好笑。另外,严头儿最好别插手这件事,否则小人可不敢保证三夫人和小少爷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