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章 万恶的章节名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02
A+ A- 关灯 听书

曹严一下子愣住了,表面上看,他家里一妻一妾,两个女儿。

可背地里,他在外面还养了一个小的,年前的时候那个小的还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

这件事情他自认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可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下被何老九一语道破。

冷汗不知不觉流了下来,他不敢赌这个平时老实巴交的何老九死了到底是否会有人来杀自己全家,也赌不起。

一个乞丐罢了,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我们走!”最终曹严还是没有把狠话放出来,挥挥手带着四、五个手下转身离开。

何老九望着几人离开的背影,长长出了一口气,回头想看看自己的那两个靠山,结果一回头才发现,身后哪里还有李昊和铁柱的影子。

再回去,几个手下的乞丐围了过来。

“九哥,你没事吧。”

“九哥,厉害啊,竟然敢拿姓严的家人威胁他,要说我,你早就应该这么干了。”

“九哥,那姓严的不会报复咱们吧。”

何老九摇摇头,把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神秘一笑从怀里将李昊给的银子拿来摊开手:“哥几个,看看这是什么。告诉你们,这次咱们遇到贵人了!”

抛开何老九如何安排手下搭起丐帮的框架不说,单说离开西市直奔城外庄子的李昊。

望着数次欲言又止的铁柱,李昊啧了一声道:“怎么,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一定要弄个丐帮出来?”

铁柱想了想:“少爷,俺觉着那姓何的做事不够光明磊落,遇事就拿别人妻威胁人家,传出去丢人。”

“呵呵……”李昊突然笑了起来:“柱子,你这可是标准的站着说话不腰疼,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力大无穷,耍些小聪明为自己创造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也是可以理解的。”

“哦。”铁柱闷闷的应了一声,显然还是有些想不通。

李昊也没逼他想通的意思,骑在马上又往前走了一段才缓缓说道:“其实要说行事准则,我更在乎的是何老九消息的灵通,丐帮只是咱们随手下的一步闲棋,他们如何发展,如行行事并不重要,只要能给我们提供消息就可以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哦。”铁柱又应了一声,显然他并没听懂。

好在李昊也没指望他能听懂,之所以说这些不过是说给自己听的罢了。

……

……

金胜曼这两天过的很舒服,吃的好,喝的好,独立的院落,两个小丫鬟负责打理院子。

没有碍眼的人,也没有碍眼的事。

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需要重新学习一下造型奇怪的数字,以及新的记帐方式。

不过好在这些东西都很简单,凭借良好的算学底子,应付起来并不算困难。

“金先生,这些都是今年水泥消耗的帐册,还有这些,这是石炭的帐目。”怀里抱着装满帐册箱子的小丫鬟打断了金胜曼的思绪,。

金胜曼点点头:“先放这里吧,等会儿你跟我出去一趟。”

“好的。”小丫鬟放下箱子,跑去一边拿来遮阳的纸伞。

新来的帐房先生虽然能力不错,可就是GAY里GAY气的,挺大个男人,出门竟然还要打伞。

金胜曼并不知道小丫头想的是什么,简单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小院,向不远处的库房方向走去。

她对水泥很好奇,这些年她跟着师父学了很多东西,自认见多识广,却从未听过水泥这种东西,所以打算去看看。

离开居住的小院向西走了不长时间,一大片荒地出现在眼前,在荒地的南侧,沙子和石子堆的像小山一样。

穿过荒地,出现在眼前的是庞大的工地,近两百人在工地上不停的忙碌,一车车的沙子与一种深灰色的东西兑上水被搅和到一起,变成一种奇怪的颜色。

搅和好之后,立刻有人将这些东西送到工地上,然后这些搅和好的东西被人涂抹到砖石上面垒成一面墙。

“那些深灰色的是什么?”金胜曼看了好一会儿,才对身边的小丫鬟问道。

“先生,那就是水泥。”小丫鬟脆生生答道,语气里满是傲娇。

金胜曼向四周看了看:“这里应该是库房的位置吧?”

小丫鬟道:“对啊,他们正在建的就是库房,以前的库房因为不结实,少爷让拆了,以后全都换成砖石结构的。”

“砖石结构?”金胜曼重复了一句。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他们都是这样说的。”小丫鬟皱了皱眉子,有些不好意思。

好吧,白问了。

金胜曼暗暗叹了口气,站在原地盯着工地一直看着。

很快,一堵墙在她面前缓缓成型,不到半个时辰,已经垒起半丈高矮。

好快的速度,金胜曼尽管没有建筑方面的知识,但也知道半个时辰垒起一面墙有多困难。

原来,水泥便是用来砌墙的东西,怪不得用量如此之大。

金胜曼并不怀疑水泥用来砌墙是否结实,毕竟谁都不是傻子,如果不结实的话,自然不会有人拿它来砌墙。

金胜曼在发呆,却不知在距离自己大概百余步之外,正有人在打量着她。

陈蒙有些忐忑,他不知道少爷为什么来到庄子上第一件事就是问自己昨天是否召到一个帐房先生,也不知道为什么少爷会躲在如此远的地方暗中观察那个帐房先生。

出于安全考虑,陈蒙小心的问了句:“少爷,莫非金先生有什么问题?”

“她说她姓金?”李昊收回目光,似笑非笑的问道。

他、她同音,陈蒙并未听出什么不妥:“是啊,他说他叫金胜。”

“你说她昨天把我给你出的题目解开了,只用了不到十个呼吸?”李昊换个话题又问道。

“是的。“陈蒙答道。

李昊点点头:“很好,让她留下吧,不要跟她提起我。另外,派人盯着她,不要让她离开庄子,就要算离开,也要掌握她的去向。”

陈蒙挠挠头,少爷今天有些怪怪的,总是做一些让人不明所以的事情,莫非……自家少爷喜欢娘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