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出发,出发!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17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如此关注,看着院中三个各擅其长的女人,心中百感交集。

当然,已经名花有主的月灵小姐姐是以堂姐的身份来的,李昊对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你跟着另外两个女人在一起凑什么热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

望着三个泪目的小姐姐小妹妹,李昊尴尬的直挠头:“那个……,不是我说,咱能好好说话不,你们能不能别哭?”

李月灵眼睛红红的:“堂弟,都是堂姐的错,如果早知道你要去突厥,当初我说什么也要教你几招防身的功夫。”

李昊能说什么,总不能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吧?

挣扎了半天,李昊苦笑说道:“姐,我是去出使,不是去打仗。”

李月灵一瞪眼:“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突厥人什么时候守过信用。”

“是呢,德謇哥,颉利可汗可是一直视李家伯父为眼中钉肉中刺,还有那前隋的义成公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去突厥难免他们会迁怒于你。”程音音理智的帮助李昊分析着此去突厥将会面临的困难。

李雪雁就什么都不说了,两只眼睛泪汪汪的,只看她一眼就知道这丫头有满肚子的不舍。

老实说,李昊宁可去草原跟突厥干上一架,哪怕被人追杀千里,也不想面对这样的局面。

伸手在程音音头上揉了揉,将她的头发弄乱,在小丫头娇嗔中,李昊对她们透露了一个小道消息:“你们其实不用担心,我这次去的其实不是颉利的牙帐,而是突利可汗的牙帐。”

“突利小可汗?始毕可汗的儿子?”相比于略显懵懂的李雪雁与李月灵,程音音第一个反应过来。

“对,就是始毕可汗的儿子,此行的具体目的我就不跟你们说了,不过指定没有什么危险也就是了。”李昊说的是信誓旦旦,就差没指天发誓了。

“那……,真的不危险么?”李雪雁泪眼婆娑,担心的问道。

“不危险,比颉利那老……家伙强多了。而且我只是此行的副使,主要负责安全工作,正使是唐老头儿,那老货一张嘴能把死人给说活过来,有他在绝对不会有事,你们就放心吧。”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说到这里,李昊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看了眼程音音道:“对了,程家妹子,我不在这段时间有件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你说。”

李昊道:“纯碱,我需要大量的纯碱,每年至少十万斤往上,你家里能保证供应么?”

程音音被吓了一跳:“这么多?你打算干什么?”

李昊笑着说道:“干什么你就别管了,只说能不能供货就行。”

程音音想了想,点头道:“应该没问题,据我所知现在的产量应该是族中极力控制才会这么低,放开手开采的话,可以保证供应。”

“那就好,这件事你先张罗着,等我回来之后再详细说说。”

烧制玻璃需要纯碱,这可是大事,比去突厥的事情还要重要,李昊在提前落实好。

程音音的表情有些失落,人小心大的她本以为李昊单独说有事拜托自己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却是跟生意有关的纯碱。

李昊看出她的不自然,又笑着在她头上揉了揉:“你啊,就是心事太重,小小年纪总是想一些大人的事。”

程音音恼羞成怒,握着小拳头,跺脚道:“什么嘛,你要是再弄乱我头发,本小姐跟你拼了。”

“哈哈哈……”李昊被她的样子逗的哈哈大笑,半晌才停下来说道:“你看,这样子多好,年轻就该阳光一些,肆意挥洒自己的青春,不要等老了回忆往事的时候后悔虚度光阴。”

对于程音音,李昊其实一直都把她当成一个颇有志气的妹妹,当然如果按照心理年龄来说,他再喜欢把这个小丫头看成女儿。

至于老程说的什么女婿,那都是扯蛋的玩笑之言,李昊从来就没有承认过。

程音音隐约间也觉查到了这一点,只是她总有一种不服输的心理,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去争取,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在李昊这里越陷越深。

抛开其它不说,在半年之前,程音音对李昊那是一千一万个看不顺眼,老程说让她嫁给李昊的时候,她还极力反对过。

可是,当李昊一次又一次刷新别人对他的认之以后,程音音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从开始的不顺眼,到不服输,到了现在则完全变成了佩服。

这其中也跟程音音所受的教育有关系,年纪轻轻的她一直接着母亲崔氏打理家族的产业,对其中的困难知之甚详,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比长安城年轻一代中的任何人都清楚,李昊在短短半年内把李家产业搞到现在的规模有多么不容易。

这样的一个男人或许不能上马平天下,或许不能下马定江山,但在年轻一代中已经足够优秀了,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就一翻丰功伟业。

李雪雁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李昊与程音音之间的互动,心中微微泛酸,但是想到李昊马上就要出使去突厥,又觉得这个时候不应该给他添麻烦。

月灵小姐姐冷眼旁观,不着痕迹的捅了李昊一下,给他打了个眼色,让他注意一点,不要厚此薄彼。

瞬间,李昊头大如斗,老子可是长安第一祸害啊,离开长安难道不应该所有人都放鞭炮庆祸的么,全都依依不舍算怎么回事。

顾不得许多,为了不让美人寒习,李昊再次将程音音的头发弄乱之后,来到李雪雁面前:“雪雁,我离开这段时间,城外的庄子就拜托你了,没事的时候你多关照一下那边的情况。”

“啊?!”李雪雁没想到李昊会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忙不迭的点头:“好的,你放心吧,我会每天都过去看看的。”

“呃……”李昊顿了顿:“其实也不用每天都去,你只要每隔一段时间去查查帐目就可以,另外陈蒙那里如果有什么事,你要是方便的话顺手帮他解决一下。”

说完这些之后,李昊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拍额头道:“哦对了,还有件事,你记得以前那个新罗公主金胜曼吧,她现在女扮男装跑到庄子上当帐房呢。”

“什么?金胜曼在你家城外的庄子里?”三个女人一齐变了颜色。

尤其是李月灵,看着李昊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渣男。

李昊觉得很冤枉,急赤白脸的叫道:“你们看我干啥啊,这都是意外。”

“哼,意外?”李月灵刚刚还有些愧疚的表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鄙夷:“堂弟,这个理由可不怎么样。”

李昊懊恼的挥挥手:“哎算了,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问心无愧。”

李月灵哼了一声,招呼另外二个女孩:“有没有愧某些人自己知道,雪雁,音音,我们走,不用理这没良心的家伙。”

风风火火的,三个女人来的快,走的也快,留下满头黑线的李昊独自在院子里发呆。

这泥马叫特么什么事儿啊。

次日一早,李昊洗漱完毕,在铁柱的帮助下换上一身擦的闪闪发光的明光铠,带着老娘的殷殷嘱托走出家门。

刚到门口就被外面的情景吓了一跳,只见外面,整整五辆装满箱子和行礼的大车排成一列纵队,赶车的车夫个个精神抖擞,两百李靖的披甲亲军杀气腾腾。

“娘,您这是不要我了么?”望着那五辆装满箱子的大车,李昊郁闷的问道。

红拂眼中闪过一抹不舍:“傻孩子,出门在外不比家里,万一有个马高蹬短的,东西准备的充足一些总好过到时候抓瞎不是。”

“呃,好,好吧。”李昊知道自己无力改变老娘的态度,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

老头子今天难得的没有早早离家上值,此时站在门口也是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等红拂交待完了,这才指着那两百军卒说道:“德謇,他们都是为父的亲军,跟着为父南征北战,路上你要善待他们,真要遇到什么事情也要多听他们的。”

李昊知道这两百军卒是老头子交给自己,留着给自己保命的人手,当下郑重点头:“是,孩儿明白。”

李靖微微一笑:“好了,去吧,让翎府好好准备一下,等你们正式出发的时候,为父与你娘再去送你。”

望着头发略有些花白的老头子,又看了看双眼泛红的老娘,李昊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后世自己当兵时候父母给自己送行的一幕。深吸一口气,来到台阶下,推金山,倒玉柱,双膝跪倒,重重磕了三个响头:“父亲,母亲,不孝子德謇走了,二老在家中好生照顾自己,莫让孩儿惦念。”

李靖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眼睛有些发酸,为了不让李昊看出来,毅然转身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去吧!记住自己的责任与使命,莫要给为父丢人。”

“诺!孩儿定不忘父亲教诲。”强忍心中酸楚,李昊起身上马,深深看了一眼追上两步的老娘,狠了狠心一挥手:“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