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 ?目标突厥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14
A+ A- 关灯 听书

时光流转,光阴似箭,时间很快便到了五月初。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龙首原上,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已经持续了近十天。

黑火药的威力在李昊眼中的确不值一提,但用来拆墙的话效果还是不错的,数百步长的城墙除了外层那半尺混凝土里面基本都是些青砖,拆起来并不是那么困难。

唯一麻烦的就是拆下来的巨大水泥坨很难运走,李昊只好让人挖个深点的坑,然后把那些大块的水泥坨子埋进去,权当给以后的大明宫打地基了。

老头子那边经过认真的测算,细致的布局,已经将出兵朔方的方案大致确定了下来。

粮草辎重装车出发,左右骁骑卫各自点兵一万,兵分两路,分别由柴绍和薛万均率领,限时两月赶到朔方城外,力争一月之内拿下朔方,在北方的寒冬到来之前班师回朝。

与此同时,无所事事的李昊也领了差事,率翎府全军负责保护唐俭去出使突厥。

对于儿子要去突厥的事情,李靖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临行前把他叫到身边嘱咐道:“德謇,突厥不比长安,路上切记不可招摇,到了突厥有什么事最好以忍为先,若遇不决之事,可以去问唐俭,记住了么。”

难得老头子如此心平气和的说话,李昊觉着有些不是味道:“爹,您说的就好像我一出去就惹事儿似的,难道就不能相信我一回?”

“为父倒是想相信你,可你的实力也得允许才行啊。”

诶?老头子也这么皮的么?李昊一呆:“爹,您这是夸我呢?”

李靖点点头:“嗯,算是对你实力的认可吧。”

“好吧。”李昊看了一眼正忙着替自己准备行装的老娘,决定不跟老头子继续掰扯实力的问题了。

李靖同样看了一眼忙来忙去的红拂,有些头疼的以手抚额道:“夫人,德謇只是跟着唐俭去突厥转一圈,用不了两个月就回来了,你何必把冬天的衣服都给他带着。”

“不用你管!”红拂头也不回的说了句:“出门在外不比在家,突厥那破地方要啥没啥,到了晚上还冷的要命,不多带点衣服怎么行。”

“可那也不用把锅也带上吧?你确定这不是搬家?”李靖无奈指着外面院子里堆了老大一堆的东西,以及最上面摆着一口大锅道。

“那怎么了,儿子万一吃不惯突厥的东西怎么办?”红拂白了自家老头子一眼,忽然一拍额头:“对了,那个谁,茶带了没有?草原上可没有蔬菜,没有茶非腻死不可。”

相比于老头子的无奈,李昊倒是很享受这一切。

心理年龄已经四十多岁的李昊很清楚儿行千里母担忧的道理,所以只要是红拂指定的东西,不管有用没用让带就带,反正也就是多几辆马车的事儿,又不用自己背,能让老娘安心,就算让他把房子都带走,他都不会说半个不字。

李靖其实心里也是没招没落的,想说什么又不知道如何表达,想了想挥挥手道:“行了,你去忙你的吧,明日一早就要去军营,晚上抓紧时间把你院子里的事安排明白。”

“得嘞。”李昊如获大赦,答应一声屁颠屁颠的跑了。

老实说,出使突厥的消息来的太过突然,李昊的心里完全没有半点准备,家里好多事情都没有交待,鬼知道一走至少两三个月回来会成什么样子。

兰铃在知道李昊要远行的消息的后,哭的眼泪吧差的,一个劲儿说少爷没出过远门,路上没人照拂怕是要受好多苦。

李昊对此深感头疼,索性也不理这丫头了,叫来铁柱:“柱子,兰铃交给你了,好好安慰一下,要是明早走的时候还是这个样子,你就留在家里别跟我去了。”

“啊?!”对于李昊一语双关的话,兰铃大惊之下俏脸飞红。

铁柱尴尬的挠着后脑勺,吱唔了半天:“少爷,您,您都知道了?”

“我又不是瞎子,低头不见抬头见,能看不出你们两个天天眉来眼去的样子!”李昊恨恨的说道:“亏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实人,结果没想到,才来了几个月,就把老子的丫鬟给勾搭走了。”

“嘤……”一听李昊越说越不像话,兰铃大窘,捂着脸跑了。

“还不去追。”瞪了一眼犹犹豫豫的铁柱,李昊没好气的说了句,随后独自一人回了房间。

出发的日子并没有确定,但自从接到圣旨的那一刻起,李昊就算是有任务在身,必须去军营待明,这是规矩,不管是谁都不能违抗。

回了房间之后,李昊抓紧时间把半年内需要处理的事情简单在纸上列出来。

玻璃烧制的工作进行了一半,眼下还没有成品出现,这个工作不能停,还要继续试验。

造船虽然已经提上日程,但却没有开始,现在看来还要再拖一段时间。

至于其它事物……,好吧,其它确实没啥事。

简单的弄了一下,李昊就发现,自己这个当家人还真是佛系,所有事情都是交待下去就甩手不管了,能不能成全靠命运的指引。

皇宫大内,丽政殿。

李二浑身轻松的瘫在榻上,头枕着长孙皇后的大腿,两只脚交迭在一起摇啊摇的好不惬意。

长孙皇后纤纤玉手在李二的头上轻轻摩挲,沉默良久开口道:“陛下,德謇那孩子才十几岁,现在就安排他去突厥,是不是有些早了?”

“早?”李二仰了仰头,对长孙皇后对视一眼:“为什么朕觉得有些晚了呢。”

“噗嗤”长孙皇后一下子笑了出来,了然道:“妾身知道了,陛下一定是被德謇那孩子给烦着了,故而才会把他支的远些,眼不见心不烦是吧。”

李二重新躺好,目光深邃的说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是玉不琢不成器,那个臭小子你要是不给他点压力,他就能一辈子混吃等死,难得遇到一个好坯子,朕不想让他在朕的手里被养废了。”

长孙皇后摇摇头:“就算这样,十四岁便以副使的身份出使突厥也有些过了,怕是除了古之甘罗,很少有人能与之相比了。”

虽然长孙皇后与李昊一共没见过几次面,但却对这个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几岁的小家伙印像十分的好,平时也没少帮他说好话。

这次听说李昊要跟随唐俭出使突厥,直觉有些不忍心,想劝李二收回成命。

可李二的决定又岂是那么容易更改的,身为大唐皇帝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一口唾沫一个钉,再舔回去算怎么回事。

卢国公府,程音音正在院中抚琴,耳听着隔墙后院演武场上战马嘶鸣,琴声越来越急。

声至高处,“嘣嘣”两声,琴音戛然而止。

“小姐……”身边侍女关切的上前一步。

程音音摇摇头,淡淡道:“无妨,弹的急了。”

侍女见状,忙道:“婢子这就让让人来修。”

程音音不语,似是没有听到一般,望着断掉的琴弦,心沉甸甸的,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

片刻之后,府上琴师跟着侍女而来,简单而快速的将断掉的琴弦换好后告辞离去。

程音音再次将手放到琴上,奈何这次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正想命侍女将琴撤了,却听侍女低声说道:“小姐,婢子刚刚在前院听到一个消息。”

“哦?什么消息?”反正也没有心思弹了,程音音索性打算听听侍女听到了什么。

侍女想了想,似乎在组织语言,隔了片刻才缓缓说道:“小姐,我听说卫国公府那位公子近期要以副使的身份出使突厥。”

“什么?!”

腾的一下,程音音猛的站了起来,杏目圆睁:“消息可真?”

侍女被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是处默少爷说的,应该真吧,听说处默少爷也要去呢。”

“不行,他们不能去。”想到刚刚无故断掉的琴弦,程音音断然道。

侍女小心的看了程音音一眼:“小姐,这只怕是不行呢,处默少爷说圣旨都下了。”

程音音只觉得心中一乱,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圣旨一下,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很难改变,就算此行不吉也非去不可。

再说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因为她一个小丫头弹琴断了琴弦就改辙易弦。

犹豫良久,程音音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拂袖向院外走去。

“小姐,小姐您去哪里啊。”

“让人备马,跟我去卫国公府。”程音音头也不回。

与此同时,同样的事情也在河间郡王府和永康郡公府上演。

李雪雁在知道消息之后,同样命人做好去卫国公府的准备。

而永康郡公府上,李月灵则是心乱如麻,懊恼的恨不能给自己来上几巴掌。

如果早知道堂弟会在近期内去突厥,当初说什么也不会拿他开玩笑,好好教他一些战阵间能用得上的武艺,就算临阵磨枪,也比只会蹲马步要强吧。

现在好了,堂弟马上要去突厥,鬼知道他在那边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万一真打起来出现意外,这一切都是她这个当姐姐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