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一章 沙六子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23
A+ A- 关灯 听书

我在乎,老子很在乎!

老唐在心底发出一阵无声的呐喊。

满心不爽的盯了李昊一眼,唐俭岔开话题道:“那你今天送的礼物是怎么一回事。”

“没啥啊,我跟拔灼王子私交不错,这些都是顺路带给他的。”李昊笑的很是诡异,顿了顿又道:“当然,您也可以看成我在用钱砸他。”

“有钱了不起啊。”唐俭幽幽嘀咕了一句,心里老大不是味道。

李昊有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连他家的佣人每月的月供都不低于十贯,要知道,就算他老子李靖,如果抛开兵部尚书,上国柱之类的职司,单凭国公的俸禄甚至都比不上自己府上的一家帐房。

没成想,李昊耳朵还真好使,竟然听到了老唐的话,甚至还接了一句:“是啊唐叔,其实有钱真的很了不起。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也是因为钱不够多。”

唐俭:“……”

这泥马不是扬沙子么,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挥挥手将李昊赶走,老唐决定睡一觉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

另一边,长孙冲几个见李昊回来,立刻将他拉到身边小声嘀咕起来。

“德謇,接下来的行程定下来了吧?啥时候出发?”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是呗,快点走吧,老子已经等不急想要上战场了。”

“就是就是,早点赶到突利那老小子的牙帐,咱们也好建功立业,老实说,每每想到咱们先下手为强拿下朔方,让老柴他们无功而返,俺就有些兴奋的夹不住尿。”

随着小程的声音落下,李昊等人自觉不自觉的与他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那样子就好像怕被他尿一身。

这个二货,真以为打仗那么容易呢,那可是要死人的。

李昊无奈的看着三个兴奋到几乎忘了自己是谁的家伙,抽了抽鼻子道:“哥儿几个,我必须提醒你们,咱们的任务是保护老唐的安全,其次才是借机拿下朔方。”

“都差不多了,你知道每次俺最见不得那些老货凭着资历耀武扬威,这次咱们努努力,让他们知道知道啥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望着兴奋的到几乎不能自己的小程,李昊的脸渐渐变的严肃起来:“处默,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去上战场,那我只能告诉你,我宁可现在让你回去,也不会带你去朔方。”

程处默一呆,急吼吼道:“为,为啥啊?俺这辈子就等这一天呢。”

“滚犊子,你才活了几天就敢说这辈子。”李昊没好气的在程处默头上拍了一下,正色对三人说道:“你们记住,战场不是游戏,也不是玩笑,上了战场那是会死人的。这次老子带着你们几个出来,就有责任把你们完好无缺的带回去,其它都是扯蛋。所以,你们最好死了亲自上阵的那条心,不到万不得已,咱们的任务就是观战。”

长孙冲三人不话说了,一个个眼巴巴的瞅着李昊。

前来突厥的路上,李昊已经把此行的主要目的跟他们说的很清楚了,三人也都觉得这一手釜底抽薪玩的漂亮,个个摩拳擦掌准备一展所长。

结果没想到,关键时刻,李昊怂了,竟然说只看不打,这不是玩人么。

带着满腹的郁闷,长孙冲三人连拔灼的晚宴都没去,直接在帐篷里睡了一个晚上。

好在拔灼的主要目的是招待唐俭与李昊,倒也不在乎长孙冲他们三人是否到来。

……

……

行行复行行,与拔灼接触后的第八日,使团在拔灼派出的一千骑兵护送下终于接近了突利牙帐的外围境界圈。

突利此前已经得到消息,早就带着数千骑兵等在半路上恭候了,但与拔灼不同的是,这家伙坐的马车,而不是骑马。

双方见面,突利表现的很是谦卑,当然,这只是官方说法,其实在李昊看来,突利就差没有跪舔唐俭的鞋底子了。

老唐很纳闷,勉强打着哈哈应付了一下,等大队人马再次启程,立刻把李昊叫进了马车有些担心的提醒他道:“小子,突利此人似乎别有所图,接下来的时间你最好小心一些。”

李昊知道老唐这是警告自己不要说话嘴上没有把门的,想了想决定跟他透露一点小道消息,于是微微一笑道:“唐叔,你知不知道,突利前段时间因为打了败仗,损兵折将不说,还被颉利当着众人的面差点打断腿。”

唐俭当即变了脸色:“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是如何得知的?”

“大概一个月之前吧,那时候咱们已经从长安出发了,您不知道很正常。”

这很正常么?这TM很不正常好吧。

老子堂堂正使都不知道的事情,你一个副使却知道的清清楚楚,这还叫正常?

不过,想想与李昊臭味相投的突厥王子拔灼,老唐又释然了,估计是这两个小子私底下交流的消息吧,否则自己断不会一点都不知情。

想到这里,唐俭只觉得浑身一阵轻松,随意的问道:“既然你知道突利打了败仗,那知不知道他是跟谁打的?”

李昊漫不经心的说道:“薛延陀和回鹘,乙失钵的孙子夷男与回鹘的菩萨联手了,共同反叛颉利。两方人马在北边打的那叫一个惨哦,听说死了好几万人。”

唐俭:“……”

这也就是别人家儿子,如果是自己的,唐俭与把李昊掐死不可。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这小子竟然硬是半点口风不露,如果不是自己追问,估计这小子能把这消息带回长安。

想想真憋屈啊,亏自己还是正使,比消息灵通竟然不如一个每天吊儿郎当的副使,这特么要找谁说理去。

李昊不知道老唐想的是什么,知道也不会在乎,说完自己从历史书里看来的消息之后,继续说道:“突利本就对颉利霸占草原汗位有所不满,颉利也知道这一点,故而这次与薛延陀和回鹘作战颉利那老小子未必没有借刀杀人的意思,只是他没想到突利能够活着回来而已。

突利应该也能看出这一点,所以他刚刚才会把自己摆到舔狗的位置上,打算背靠咱们这颗大树,等待将来掀桌子那一天的到来。”

话说到这个份上,唐俭自然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了,拍拍李昊的肩膀,深情的说道:“贤侄啊,以后再有这样的消息,一定记得早些告诉老夫。”

李昊尴尬的挠挠头:“唐叔,其实我不是不想说,我是以为您老已经知道了才没告诉您,那啥……看在我爹的份上,您别往心里去啊。”

唐俭心里这个气啊,可又没办法指责李昊,叹了口气道:“行了,你去忙吧,老夫想静静。”

老家伙,人老心不老,都到草原上来了,还想着家里的小妾。

李昊鄙夷的瞥了唐俭一眼,转身从马车车厢里出来准备找长孙冲聊聊。

结果,出来之后发现,自己的马不见了。

四下里找一圈才发现,替自己牵马的沙六子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跑到队伍中间去了。

这家伙怎么回事,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莫非是想女人了?

叫过一个跟在马车边上的亲卫,让他去把沙六子叫过来,李昊皱着眉头想到。

沙六子这个时候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从刚刚在突利可汗的身边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之后,六子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自己找了那个人十年,整整十年,结果没想到,就在自己已经准备放弃的时候,那个人竟然就这么突然的出现了。

思绪不知不觉回到十年前那个寒冷的冬日,整个草原被冰雪覆盖,寒风呼啸。

深入隋朝边境打草谷的突厥人袭击了大同城,并且劫持了大批的汉民。

沙六子那个时候只有十五岁,混在人群中在及膝深的积雪中艰难跋涉着,寒冷、饥饿不断侵蚀着他的脆弱的身体。

为了活下去,他咬牙坚持着,因为他看到有很多人在倒下之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最后被队伍无情的抛弃,变成路边一具冰冷的尸体。

而就在他马上就要熬不下去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洁白的小手,手上带拿着一块散发着迷人香气的肉干。

六子顾不得许多,一把将肉干抢了过来,拼命的往嘴里塞着。

身后负责押送他们的突厥人见此情景提着鞭子就要上来,六子也做好了迎接那一鞭子的准备。

结果,等了半天鞭子并没有抽下来,反而身边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住手,让他吃点东西,你没看到他就要饿死了么。”

沙六子的脑子当时是麻木的,并没有意识到什么,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一个身披雪白狐裘的窈窕背景。

从那一刻起,那个背景便深深印在了沙六子的脑海里,直到后来他辗转从突厥人手中逃了出来也依旧没有忘记。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逃回中原之后选择了从军,无数次深入草原,出生入死,为的就是找到当初那个背影。

而现在,他找到了,却没想到,那个背影的身份,却是突厥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