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章 万恶的章节名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25
A+ A- 关灯 听书

望着失魂落魄的沙六子,李昊是满头的黑线。

“他这是怎么了?让人给煮了,还是你们刚刚谁刺激到他了。”

“少爷。”边一个与沙六子长的很像的家伙将李昊拉到一边:“少爷,您别理他,这人脑子有些轴,人为鸟死嘛,您别放在心上。”

人为鸟死?李昊觉得这话有些耳熟,不过看看沙六子那副郁郁不得志的样子,倒还真有那么点意思:“沙五,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

“唉,这事可就说来话长了。”与沙六长的很像的沙五叹了口气,慢慢将小六子的故事对李昊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少爷,六子已经魔症了,若是对您有什么不敬的地方,您看在老爷的面子上,别跟他一般见识,就把他当个屁放了吧。”

李昊只觉头大如斗,自己手下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一个为鸟死的;一个一门心思要把自家老爹拍在沙滩上的;还有两个削尖了脑袋整天琢磨开疆拓土的,哦对了,还有一个每顿饭都能吃下一整只羊的。

这年头,当个老大可真不容易。

重新回到自家队伍里面,拍拍六子的肩膀:“六子,认准了没?”

“少爷。”六子回过神,呐呐不知所言。

看的李昊颇为火大,学着自家老爹劈头就是一个大脖溜子:“个完犊子玩意儿,不就是个女人么,看上了就去追,追上了就带回大唐,追不上……追不上老子帮你弄死她,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少爷,不,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我就是,就是没想到她会是突利可汗的女儿,我……。”六子紧张的手足无措,连连摆手说道:“我,我配不上人家,您,您千万别伤害她。”

“说什么呢,怎么就配不上了。”李昊大感头疼之余,翻着白眼说道:“你眼下怎么也是个六品校尉了吧,再过几年熬也能熬出个偏将的身份,堂堂大唐五品官身,怎么就配不上一个突厥公主了?”

六子沉默不语。

老实说,这么多年以来,他只是想要找到当初的那个背影,至于找到之后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想过,至于娶过来的当老婆……玩什么玩笑。

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哪怕是突厥公主,那也是公主,岂是他一个穷小子能娶得起的。

如果李昊没有穿越,按照他前身的性子,这种事情他根本问都不会问。

可李昊不同,先不说他穿越者的身份,单单前一世军人的身份就注定了这事儿他非管不可,战友情份,兄弟情谊,在他看来比什么都重要。

打定了主意,索性也不管六子如何想,催马向前越过老唐的马车,直接来到突厥人的队伍中间,嗯……,确切的说,应该是突厥公主的马车旁边。

马车边上,突厥公主的侍女们亦是骑马随行,李昊的突然插入让她们吓了一跳,纷纷把手按到腰间的弯刀上。

李昊身后,六子脸都绿了,左右权衡之下,最后还是忠诚占了上风,一咬牙冲上去护在少主身边,与那些个突厥女卫对峙在一起。

在草原上打了这么多年仗,沙六子早已经对突厥人的战法熟的不能再熟,几个女卫对他完全构不成任何威胁。

李昊微微一笑,对沙六子的表现还算满意,轻轻敲了敲马车车厢:“思云公主可在?有故人来访。”

阿史那·思云,突利可汗的长女,如果按照大唐的官制,她最多算是个郡主的身份,毕竟他老子突利可汗只是小可汗,最多算是个亲王的身份。

但突厥是部落制的,这又与大唐有所区别,放在整个草原突利固然只是个亲王,但放在他的部族内部,他又是当之无愧的王,所以阿史那·思云说是公主也不为过。

马车车厢的帘子被人从里面打开,露出阿史那·思云并不怎么漂亮的脸孔,小麦色的皮肤看上去倒是显的有些英气。

阿史那·思云在打量了一下李昊之后,对着那些还在与六子对峙的女卫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原来是李副使,据我所知副使应该是第一次来草原吧,不知所谓故人从何说起?”

显然,这娘们儿是误会李昊了,以为他口中故人是他本人。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对此不以为意,做为正面人物,他是不会跟女人一般见识的:“思云公主,别自做多情了,我李德謇在草原上虽有几个故人,但绝不包括你在内。”

阿史那·思云愕然,从小到到,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跟她说话,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家老爹的正治诉求……。

唉,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想着,阿史那·思云问道:“哦?李副使既然这么说,那不知道你说的故人身在何处。”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李昊说着,回身一指懵比中的沙六子。

“他?”阿史那·思云皱眉想了想,摇头道:“李副使莫要开玩,我根本不认识他。”

自故多情空余恨;多情总被无情恼;舔狗不得好死!

电光石火间,李昊脑子里闪过无数骂娘的词汇,回头瞪了沙六子一眼:“你自己跟她说说当年的事吧,老子很忙,先走了。”

“少爷……”沙六子顿感应接不暇,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阿史那·思云同样有些迷惑,这位大唐副使行事实在太过诡异,急吼吼的冲上来差点引发冲突,难道为的就是把一个不相干的人引荐给自己?

疑惑间,她开口对沙六子问道:“这位校尉,不知我们何时见过?本宫一点印像都没有。”

当着李昊的面,阿史那·思云没办法摆公主的架子,但六子嘛……嘿嘿。

沙六子有些局促,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干涩的说道:“公主可还记得十年前那个雪夜?可还记得亲手递给那雪中蹒跚少年的一块肉干?”

阿史那·思云眼中闪过一抹厌恶,老娘记得个屁!对于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记得。

或许是一时心善,或许是一时好玩,不过就是一块肉干罢了。

但想归想,话却不能如此说,阿史那·思云微微一笑:“些许小事,不值一提。”

左右已经把话说开了,沙六子索性放开了:“对于公主来说或许是小事,但对沙某来说却等于救命之恩,十年来不敢稍忘。”

……

……

沙五子,沙六子的哥哥,两人在李靖亲卫当中属于年龄比较小的,故而得不到沙五哥,沙六哥这样的称呼,只能以五子,六子来称呼。

但名字并不代表实力,真说起来,五子和六子在众亲手当中绝对称得上满手血腥,杀人如麻,否则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混成亲卫头子,并且在一群杀坯中还能服众。

半日之后,天色将晚。

突利可汗命人扎下大营,同时将使团的营地安顿在大营的最中间。

众人扎营的空当,五子来到李昊身边:“少爷,您刚刚是让六子入赘去了?”

“嗯?那小子还没回来?”李昊先是一愣,接着才反应过来沙五说的是什么。

“没有。”五子摇摇头,啧舌道:“其实少爷您完全不必这样,远远看上一眼,让他死了那条心也就完了,硬往一块拉,不会有好结果的。”

李昊撇撇嘴:“为什么没有,不就是一个突厥女人么,有什么了不起。再说了,你没听过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么,突利那老小子是个博学的人,我都听说过,他应该同样听说过。”

沙五眨眨眼睛:“少爷,您这话说的太深奥了,小人听不明白。”

“不明白就对了,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李昊叹了口气,赶了赶身边乱飞的蚊虫:“不过我这么说吧,这事儿呢,要是没结果,六子早就应该回来,而他没回来就说明还有转机,懂么?”

沙五子想了半天,隐约间像是明白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不明白。

不过他明不明白无所谓,突利明白六子的价值就可以了。

一个能让自家少爷冒着引起冲突的风险也要成全的亲卫,突利应该明白他的价值几何。

而事实证明,李昊猜的没错,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六子回来了,唯唯诺诺的样子,看着就不招人待见。

“说吧,那突厥公主或者说突利跟你说什么了。”似乎笃定了六子有话要说,李昊直接将他带进了自己的帐篷。

六子有些局促,没有半点平时杀伐果断的样子,纠结了半天才缓缓说道:“少爷,您罚我吧。”

李昊不耐烦的说道:“我罚你干什么,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少爷我累了,还要休息呢。”

六子又吱唔了好半天:“少爷,思云跟我说,她希望能有一片自己的土地,日出而做,日落而息……。”

李昊喃喃叹了口气,打断六子的话说道:“思云么?叫的这么亲?才这么会儿的功夫,你就能把人家突厥公主勾搭到手。六子,不得不说,少爷我都没你这份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