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四章 ?吓死老子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29
A+ A- 关灯 听书

“难道可汗还有什么难言之隐?”李昊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问道。

突利拍拍女儿的手,叹了口气:“唉,既然李副使问起,就算家丑不可外扬,本汗也不敢隐瞒。”

“本使洗耳恭听,可汗有什么事情只管讲来。”李昊脸上笑眯眯,心里……,妈蛋,说的真好听,还不敢隐瞒,整得好像你能瞒住一样。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本汗替我大突厥出征打了一仗,虽说没有大胜吧,但却也小有斩获,可是没想到,咄苾这厮,竟然因为一点小事,就大动干戈,当众羞辱于本汗。李副使,用中原的话说,他这是过河拆桥啊,咄苾此人心胸如此狭窄,为人如此刚愎自用,我这一族怕是早晚要被他所灭啊。”

突利可汗一番话说的是声泪俱下,感人肺腑,就好像明天就会被灭门一样。

李昊露出感同身受的表情:“可汗受委屈了。”

“不,我受点委屈没什么,只可惜我这女儿……唉!”

突利明明已经急不可耐的准备投效大唐,可就是不先开口,一个劲的兜着圈子,李昊实在听不下去了,开口道:“可汗,本使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副使请讲。”突利连忙停下自己的话头,闭上了嘴巴。

“可汗,本使接下来说的话或许有些不中听,但希望你不要介意。”李昊先是卖了个关子,听的突利脸色有些难看。

接着,李昊又继续说道:“你的目的是什么本使很清楚,莒国公此行的目的也的确是想为大唐找一个盟友。”

突利本以为李昊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可没想到他竟然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大喜之下刚想开口却被李昊摆手打断:“突利可汗,虽然莒国公到草原上来是替大唐找盟友的,但大唐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盟友,而不是一只只知道摇尾乞怜的可怜虫。”

“大胆!”阿史那·思云一声大喝,对面突利的众手下也齐齐对李昊怒目而视,大有你再敢说一句试试的味道。

李昊眉头都没皱一下,也不理会众人,只是似笑非笑的看向突利。

突利可汗倒是没觉得有多难堪,毕竟李昊的身份摆在那里,军神之子,太子侍读,李二父子的救命恩人,大唐未来的明日之星,来草原说白了就是镀镀金给自己的履历上添点资历罢了。

而且李昊并没有说错,他突利现在众人眼中的确是只可怜虫,而可怜虫就要有可怜虫的样子。

“退下。”与李昊对视一眼,突利喝退自己的女儿及一众手下,对李昊比了个请的手势说道:“李副使有什么话尽管直说,这里都是本汗的亲信手下。”

亲不亲信什么的,李昊不在乎,反正只要唐俭那老货把李二对突利的赏赐拿出来,这件事情便再也不是秘密,他说不说都是一个结果。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等众人都坐回去了,李昊说道:“突利可汗,坦白的说,你所求的事情并非没有任何一点可操作性,只要你能让皇帝陛下看到你的价值,或者说拿出一份投名状,相信再大的困难也都不是困难。”

突利无语,因为他自己都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苦笑一声道:“李副使所言甚是有理,只是这投名状……,不知可否指点本汗一二?”

“这个嘛……,本使就不知道了,可汗可以自己琢磨琢磨嘛。”李二端起桌上酒盏抿了一口,在突利急的抓耳挠腮的时候,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过可汗你可得抓紧时间,莒国公跟我时间可是紧迫的很,离开这里之后还要去朔方与柴附马他们汇合,时间可不等人啊。”

突利疑惑道:“朔方?李副使,据本汗所知,朔方应该是控制在梁师都手上吧?”

“是啊,现在是在他手上,不过很快就要易手了。”李昊把酒盏放下,似乎想起什么,转头盯着突利道:“可汗,您不会把这个消息告诉梁师都或者派兵帮他吧?”

突利此时就是再傻,也想通了李昊说的是什么,咬了咬牙道:“李副使,你……莫非是要本汗出兵征剿梁师都?”

“这我可没说啊,我只是说柴绍正带着两万大军准备弄死梁师都那个反骨仔。而且话说回来,以可汗你眼下的近况来说,我认为朔方掌握在大唐手中远比掌握在梁师都手里要强上不少,毕竟你也不希望自己有困难的时候,大唐鞭长莫及不是。”

威胁,这就是红果果的威胁,突利在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阿史那·思云气的眼睛都红了,无耻之徒她这些年见过不知多少,可像李昊这般无耻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大怒之下,不由脱口而出:“李德謇,你这是趁人之危,无耻,无耻之尤。你,你信不信,本公主一声令下立刻就会有五万大军兵临朔方城,让柴绍的大军片甲不存。”

“可以啊,选择权在你,不在我,反正死的都是老柴的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我跟陛下说可汗不给他面子,一心想要护着梁师都那反骨仔好了。”李昊大咧咧的说完,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对突利说道:“可汗,本使累了,您抓紧时间想想,想通了派人通知我一声就好。”

“你……”阿史那·思云上前一步,却被突利叫住:“够了,你给我回来。”

阿史那·思云回过头,委屈的叫道:“父汗,他,他欺人太甚。”

“闭嘴!”突利又喝斥了一句,沉默中叹了口气道:“女儿啊,人在屋檐下怎么能不低头,答应了李德謇,咱们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若是不答应,只怕用不了两年,咱们就要被颉利灭族了。”

阿史那·思云知道老爹说的是实情,可想想总觉得心有不甘。

大唐派出使节来到自己的地盘上明明就是安抚的意思,希望进攻朔方的时候自家不要在后面捣乱,按说这样的情况下,应该姿态摆的很低才对。

可是李德謇那家伙干了什么?高高在上不说,甚至还颐气指使。

最可气的是,这家伙当初伪装的太好了,竟然硬生生骗的自己委身下嫁给他手下的一个校尉,每每想及此处,阿史那·思云就恨不能把李昊给碎尸万段。

……

……

李昊到底还是没能睡上一觉,回到自己的帐篷不久,他就被突利派来的人再次请了回去,不过,这次帐篷里除了突利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人。

“李副使,请坐。”见到李昊,突利像是晚宴上的事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汗请。”李昊坐下之后,笑着问道:“可汗想明白了?”

突利摇摇头:“李副使,此事咱们回头再说,这次本汗请您过来,是想问您一件事。”

“什么事?”李昊失望的扯了扯耳朵,表现的有些不耐烦,然后他就被突利的下一句话给雷到了:“李副使,你觉得小女如何?”

李昊差点把自己耳朵扯下来,木然道:“什么?突利可汗,你什么意思?”

“李副使,你应该明白本汗的意思。”

李昊连连摇头:“不不不,我想知道,你有几个女儿?”

突利郑重其事伸出一根手指:“一个,只有思云一个。”

李昊突然觉得很为难,远的不说,阿史那·思云那女人六子都惦记十年了,这个时候挖他墙角似乎有些不怎么地道。

更何况,那女人都二十大几了好不好,放在后世都算是大龄,更不要说在大唐这个十四、五就成亲的时代。

李昊为难的挠挠头,用力做了两个深呼吸,决定拒绝这门亲事:“突利可汗,我知道我长的很帅,还很有学问,可是思云公主毕竟已经许了六子,而且她的年龄也有些大了,跟我……有些不合适。”

突利:“……”

我是不是说的不太清楚?这家伙是不是想的有点多了?老子就算有一百个闺女,排着队的往外嫁都轮不到你个无耻之徒好么。

“那个……,李副使。”突利露出类似便秘的表情:“其实……我的意思是你觉得思云是否适合统领突厥,并非……,并非……。”

诶?怎么会这样?你这么说老子很尴尬的好么。

李昊懊恼的翻了个白眼,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突利可汗,下次说话麻烦你说完整可以么?!”

明明是你自作多情好不好,突利可汗揉揉发涨的太阳穴,无奈道:“这么说吧,我打算让思云继承我的位置,您觉得如何?”

“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李昊依旧有些懊恼,老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没好气的说道:“不过,我希望你不是借着这个机会来悔婚,你知道,六子跟我亲如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呵呵……,这一点李副使可以放心,思云难得遇到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本汗是不会轻易改弦易辙的。另外,李副使此前说的事情本汗答应了,五日之后会有三万铁骑出现在朔方城外,定教梁师都那逆贼无处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