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三章 都是戏精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27
A+ A- 关灯 听书

六子很尴尬,觉得李昊根本就没抓住重点,纠结了一下说道:“少爷,我……我想开离。”

李昊似笑非笑的看着沙六子:“离开?你的意思是带着突厥公主远走高飞?去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沙六子很认真的点点头,暗道一声,知我者少爷也。

不想,李昊却在这个时候直接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六子,我的傻六子,你说你平时的聪明劲儿都去了哪里?是什么让你有如此自信,认为人家堂堂突厥公主会跟你私奔?又是什么让你有自信可以凭一己之力养活一个突厥公主的?”

“不是……,少爷,思云她说……。”

“她说什么都无所谓,我给你分析一下你就明白了。首先,你长的没有少爷我帅,对吧?其次,你没有少爷我有钱;然后,你又没有少爷我聪明;再有,你还没有少爷我的背景……,可是少爷我如此优秀,她都看不上,你凭什么认为她能看上你呢?

另外,我还要提醒你,那个阿史那·思云跟你的年龄差不多吧?可是为什么她一直没有嫁人呢?你千万别告诉我她是在等你,这话说了只怕你自己都不信。六子啊六子,我的傻六子,你可长点心吧,那女人野心勃勃,你养不住的!”

沙六子木若呆鸡,呆呆看着李昊,半晌才喃喃道:“不,不可能吧,她,她不会骗我的。”

“她当然不会骗你,只是你理解错了而已。”李昊面色一正:“你梦中情人的意思是让你好好建功立业,登堂拜相,然后弄一片大大的封地,只有这样才有资格娶她。”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不想当将军的亲卫不是一个好丈夫,不管你将来娶的人是谁,让自己老婆过上好日子,让你的家人以你为荣,都是你应尽的责任。男人可以好,名垂千古,流芳万世;男人也可以坏,万人唾骂,遗臭万年,但男人不能庸庸碌碌,不能一事无成,六子,你懂了么?”

“我……”六子咽了口唾沫。

李昊说的那些他都明白,可是……想要做到真的很不容易。

“行了,你好好想想吧,我去一趟唐俭那边,晚上宴会的时候你就别跟来了,到时候我会跟突利好好谈谈你和跟那个突厥公主的事情。”不等六子把话说完,李昊起身拍拍他的肩膀,离开了帐篷。

老子到底是在瞎忙些什么,老子难道不是来大唐享福的么?

这又当爹又当妈的算怎么一回事儿,想想手下那帮不争气的玩意儿,坐在唐俭在帐中的李昊郁闷的连话都不想说。

唐俭原本心情很不错,但看到李昊之后所有好心情顿时消失不见,因为但凡这小子露出这副表情的时候,一定没憋什么好屁。

过了好一会儿,见唐俭不说话,李昊只能先开口:“唐叔,求你个事呗?”

“啥事儿。”老唐言简意赅。

李昊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也没啥大事,就是别急着表态,好好憋一憋突利那老小子,我打算让他付出点代价。”

“为了你老子的那个亲卫?”使团一共就那么大,六子的事儿李昊又没有让人保密,故而唐俭多少知道了一些。

“那您看看。”李昊一副知我者老唐的表情:“唐叔,我这副使当的不易啊,又要负责使团的安全,又要负责给手下做心理疏导,又当爹又当妈,偏偏还没人理解,每每想到这些……痛彻心扉啊。”

“好了好了,你小子别给老夫演戏了。”老唐眼角直抽抽,眼看李昊还有些意犹未尽,连忙说道:“看在你对手下还算仁义的份上,今天晚上老夫身体有些不适,等会儿的宴会就由你代老夫参加吧。”

李昊大喜,当时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跳起来按着老唐的肩膀一个劲的揉着:“得嘞,谢谢唐叔,哎呦,您可真是我亲叔,没得说,等回去的时候,你家的风扇我全都包了,顺便说一句,你家需要地热不?”

“地热?那是什么?”老唐疑惑道。

“您别管是什么了,就说需要不需要,只要您一句话,我保证今年冬天您家里温暖如春还没有一丝半点的烟气。”

老唐知道李昊的本事,想了想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可别,咱们叔侄说这些不就远了么。”李昊嬉皮笑脸的说了句,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忙换了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悲戚戚的大声叫道:“叔,您要是身体不舒服,可千成别硬撑着啊,咱大唐外交可全都靠着您呢,万一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小侄回去可怎么向陛下交待啊!”

老唐:“……”

老子特么只是想要假装染个风寒啥的,顺带摆摆架子,怎么到这小子嘴里,老子就像特么要死了呢。

……

……

小半个时辰之后,突利可汗的大帐之中,老小子满面沉痛:“李副使,真没想到唐天使竟然身染恶疾,本汗深感痛心,定会找最好的医生来替唐天使诊治。”

李昊摇头道:“没事,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的,可汗不必放在心上。”

突利:“……”

这话要怎么接呢?再接着说下去,该不会要准备后事了吧?

旁边阿史那·思云见气氛尴尬,岔开话题道:“李副使,怎么不见沙校尉呢?”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阿史那·思云,笑着说道:“那家伙因为行为不检,我已经命人将他看押起来了,待回京之后,再交由陛下惩治,到时候定会给思云公主一个交待。”

“这……“阿史那·思云脸色变了变,想了想说道:“李副使,沙校尉是我故人,不知我是否能为他在您这里讨个人情?”

李昊有些犹豫:“这个嘛……”

见李昊举棋不定,突利开口道:“其实说来那沙校尉倒是有情有义的汉子,因一餐之恩,硬是寻了小女十年,思及此处,本汗颇有成全他们的意思,不知李副使意下如何啊?”

看来这突利可汗还真敢赌啊,为了与大唐套上关系,连自家闺女都豁出去了。

李昊眯起眼睛,目光扫过突利与阿史那·思云,看上去颇有些举棋不定的意思。

他与唐俭此行的目的便是拉拢突利可汗,眼下事情基本已经成了一大半,只要老唐把使团中带来的那些旌旗、锣鼓拿出来,立刻就代表了大唐对突利可汗身份的认可,也代表了他们出使任务的圆满完成。

只是,在此之前,突利并不知道唐俭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在他看来李二能派人到他这里,拉拢的可能性固然大一些,但未必没有其它可能。

所以,在事情已经定局之前,李昊耍点小心思,为自己或者说老头子的手下谋点福利倒也不是不可以。

在这一点上,唐俭并不在乎,唐人的身份让他并不把突利放在眼中,更不要说他的女儿,否则他也不会任由李昊瞎折腾。

“如果他们二人真的情投意合,本使自然不会反对。”李昊侧头看向阿史那·思云:“不过,思云公主,你确定真的看上了沙六那小子,不是因为其它某种原因?要知道,本使不想自己的手下被人利用。”

“李副使多虑了,沙校尉虽然职务不高,但却有情有义,这样的男人思云如何能够放弃。”阿史那·思云说的情真意切,弄的李昊险些就信以为真。

好在大唐这个时代有很多先成亲后恋爱的例子,李昊倒也不在乎阿史那·思云是真否真心,他要的只是一个名义。

至于以后成与不成,六子能不能把这娘们儿镇住,这一点李昊还真不在乎。

想到这里,李昊点点头:“既然这样,本使可以对沙六既往不咎,如果他同样不排斥这件事情,那你们便接触一段时间吧。”

“哈哈……,这可太好了。”突利可汗见李昊松口,哈哈大笑,端起桌上酒盏:“来来来,李副使,为了庆祝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咱们饮胜。”

喝就喝,谁怕谁啊。

说起喝酒,李昊在大唐还真没怕过谁,端起桌上酒盏道了句饮胜,一口直接灌了下去。

“哈哈哈……李副使真是海量。”突利见李昊一盏下肚面不改色,倒也不敢再继续与他拼酒,赞了一句之后,把话拉到了正题上面:“李副使,既然小女已经与贵属之间有了这层关系,咱们也就算是一家人了,您说是吧。”

“当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李昊眨眨眼睛。

突利感慨的叹了口气:“是啊,就是这样。哎,李副使,其实不瞒你说,本汗以前最担心的就是我这个大女儿,你说这么大的人了还一直没有许配人家,本汗就是死也闭不上眼不是。”

李昊摆摆手,笑着说道:“哎,可汗正值春秋鼎盛,何必说此丧气话呢,再说思云公主这不是已经有了心上人了么,您应该高兴才是。”

“唉,话虽如此,但……”突利可汗突然叹了口气,将已经拿起来的酒盏又放了下去。

阿史那·思云也面露悲切之色,扶了一把突利,好一副父慈女孝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