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 简单任务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32
A+ A- 关灯 听书

不是众人不相信李二,也不是他们不相信情报的来源,实在是这一切都太巧了,巧到编故事都不敢这么编。

而且如果李二说的是真的,那么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可就不一样了,那几个小子的计划或许真能成功也说不准。

老货们看得李靖的目光变的诡异莫名,李靖才不管那些呢,踌躇满志的接过李二亲手递来的情报,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直到其它几个老货急的眼珠子都快红了,这才交给下一人。

等落到杜如晦手里的时候,半大老头儿拧着眉毛犹豫了半天,憋出一句:“这,这会不会是假的?不会这么巧吧?”

“怎么可能是假的,敢编这种情报的人还没出生呢。”李靖的腰杆挺的笔直,侃侃而谈:“而且这种事情未必就不会发生,颉利那厮刚愎自用,手段残酷,治下各部早已经离心离德,薛延陀的反叛估计只是个开始,往后啊……估计还有更多。”

老货……。

众人心中齐齐鄙视的盯了李靖一眼,刚刚咋不见你这么嚣张。

……

……

数日后,朔方城。

三万突厥骑兵大军压境。

城中梁师都正惶惶不可终日,听闻突厥大军到来的消息,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来人,快来人,火速召集众将到府中议事。”

突厥人终于来了,这可是他期盼以久的援兵,突厥主子最终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终于派援兵来了。

柴绍、薛万均、薛万彻兄弟兵进朔方的消息虽然已经尽量控制在小范围之内,但两万大军再加上四万辅军,整整六万人在离开幽州继续向北之后便很难再掩饰行迹。

而幽州之北,能让朝庭如此大动干戈的势力除了梁师都自己,再也没有其它人。

当然,突厥也算一个,可老梁就算心再大,神经再大条,脑洞再离谱,也不敢往那方面去想。

所以梁师都怕了,别看他平时嘴里喊着天不怕地不怕,可面对大唐两万雄兵,说不怕那纯属吹牛逼,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

很快,需要召集人手到齐了,堂弟梁洛仁作为首席谋士第一个开口:“陛下,如此急迫召唤我等前来,不知有何要事?”

之所以叫梁师都陛下,那是因为老梁也曾经建立过国家,以梁为国号。

这货别看眼下只拥有朔方一城,可当初也是能与李渊抗衡的对手之一,只不过因为屡战屡败的原因,控制的地盘越来越小而已。

“呵呵,唐国李二倒行逆施,行不义之兵前来攻击我等,自以为奸计得逞!却不知,我等背后亦有强大的势力在支撑……。”梁师都先是洋洋洒洒吹了一阵牛逼,等过足了瘾才缓缓说道:“我们的盟友颉利可汗派援兵来了,整整三万突厥大军。”

“三,三万大军?”梁洛仁闻言大惊:“陛下,突厥使者在哪里?为何不见?”

梁师都道:“就在城西三十里,刚刚探子才来报过。”

“这……”梁洛仁眨巴着眼睛,犹豫良久才道:“陛下,此事好像有些不大对头啊,若是突厥三万骑兵真是援军,至少应该先派人来与咱们沟通一下,而不是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来才对。”

不得不说,梁洛仁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的。

毕竟不管雪中送炭也好,锦上添花也罢,作为客人到了主人家再怎么也要先敲敲门才对,像突厥人这样,三万大军兵进至朔方城,跟破门而入有啥区别。

相比于梁洛仁,梁师都显然不这么想,只见他大度的摆摆手:“突厥蛮夷向来不知礼数,你就不必强求了。而且据探子来报,突厥人已经扎下大营,显然并没有攻城的准备,所以你的担心并不存在。”

已经扎营了,这样说的话,突厥人倒还真像是来帮忙的。

这么多年的接触,梁洛仁深知突厥人的脾气,若是他们要攻城,这个时候早就已经打过来了,根本不会先扎下大营。

梁师都等了一会儿,见自家堂弟再也没有什么疑问,这才开口说道:“诸将军,这次朕召集你们过来,一是想要通知你们突厥来援的事情,二是要讨论一下如何将唐军消灭于城下的事情。”

老梁兴致勃勃的召集手下开会,讨论如何对付柴绍的两万大军,而城外三十里处的突厥大营之中,李昊也在与长孙冲等人商量如何拿下朔方城。

五日之前,突利曾答应李昊会派出三万骑兵帮他拿下朔方城,至于代价……好吧,代价唐俭已经付过了。

金帐、锣鼓,外加几百旗子虽然不怎么值钱,但却代表了大唐对突利的认可,有了这些东西,他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一声,老子也是有后台的人。

当然,金帐之类的东西不可能凭空变出来,李二的圣旨同样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突利在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上了李昊的恶当。

不过事已至此,反悔是不可能的,而且帮助李昊拿下朔方城也没什么不好,至少算是个不错的投名状。

阿史那·思云双眉紧蹙,她对李昊没有半分好感,如果不是碍于老头子的面子,她根本理都不想理这个无耻的家伙。

盯着李昊几人看了一会儿,阿史那·思云冷冰冰的说道:“李副使,你们还要研究到什么时候?朔方城近在眼前,只要本公主一声令下,三万突厥铁骑立刻就能将城踏平,何必商量个没完。”

“你懂个屁,没事儿一边待着去。”李昊抬起头没好气的说了句,末了看看站在一旁局促不安的沙六子:“六子,好好管管你家婆娘,没事儿别让她乱插嘴。”

“你……”阿史那·思云大怒,当即就要发飙。

六子一见情况不对,连忙上前拉住:“公主稍安勿燥,几位公子商量这些也是为了让突厥勇士们少些牺牲,毕竟朔方墙高城阔,里面还有万余守军,强攻并不可取。”

阿史那·思云何尝不知其中道理,可她就是看不惯李昊惺惺作态的样子,在沙六子的劝说下,怒哼一声转身便走,留下帐中几人笑嘻嘻的看向沙六子。

“六子,你去安慰一下公主,等下咱们还要靠她进城呢,顺便告诉她,千万别使小性子,否则你就停妻再娶。”李昊对六子开了句玩笑,转回头对长孙冲三人说道:“怎么样,你们有没有胆子跟老子进城一趟,去见见那什么……大梁皇帝。”

“去啊,为啥不去,俺老程

长孙冲拍着胸口道:“去啊,为啥不去,等见到那老小子,我长孙冲第一个让他知道知道反骨仔的下场。”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震亦接口道:“就是,梁师都这老几巴灯,建国就建国,称帝就称帝,谁拦着他了。可他偏偏认贼作父,那个什么始毕可汗认作干爹,还堂而皇之的当什么突厥可汗,这特么不是卖国么。”

程处默倒是没吱声,只是眨巴着眼睛,默默用手在随身的铁槊上摩挲了几下。

李昊见此,微微一笑:“既如此,等晚上咱们就去朔方城走上一遭,去会会那个什么梁师都,看看他到底长了几颗脑袋,敢自立为王。”

这边议定之后,李昊命人去请阿史那·思云,到底是在别人的地头上,而且接下来的事情也需要突厥骑兵的配合,不找她来总有些说不过去。

……

……

当天下午,一队突厥骑兵簇拥着突厥公主阿史那·思云驾临朔方城。

梁师都虽然早有准备,但却没想到阿史那·思云会亲自前来支援,闻报之后急急忙忙便从城里赶了出来,那模样怕是迎接他亲爹亲娘都不会如此殷切。

待行至城门口,远远便透过大开的城门,看到外面黑压压立着无数骑兵,打头的是一位突厥贵族打扮的女子,一身皮甲,肋下双刀,左右各立着十名女卫,不是传说中的阿史那·思云又是何人。

看清来人之后,梁师都连马都不骑了,直接跳下来,急步迎了出去,行至近前抱拳施礼:“不知公主远来,梁师都未曾远迎,还望思云公主恕罪。”

梁师都话音方落,阿史那·思云还未开口,已经有人大喝一声:“大胆,见到公主何缘不大礼参拜。”

什么鬼?这不是趁人之危么,老子如果不是眼下有求于人,非把你们全都灭了,再把这如花似玉的美丽公主抢入城中,先那啥再那啥……。

梁师都心中腻味,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等了片刻见阿史那·思云没有半点反应,只好艰难的掀起战袍,拜倒于地高声喝道:“外臣梁师都,拜见公主殿下。”

这老小子倒也是个人物,能屈能伸,如此侮辱都能忍了。

李昊一边想着,一边不着痕迹的对身后打了个手势。

接着,不等出来迎接的众人反应过来,已经有近五百人自人群人脱离出来,屁都不放一下,链枷、铁锤对着那些跟随梁师都拜倒的众人就是一顿狂抡。

眨眼间,血流成河,尸横被野。

梁师都趴在地上先是一惊,随即又是一愣,而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身边黑影闪过,一个青涩而又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老王八犊子,受死吧!”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