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章 咱们的人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34
A+ A- 关灯 听书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突然到阿史那·思云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至于梁师都的众手下……头目已经基本上死光了,余下之人发现突厥人对他们动手了,个个吓的魂飞魄散,哪里还顾得上反抗,个个只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逃的一个比一个快。

不过老实说,李昊其实也没想到梁师都这货会亲自出来迎接,他原本的打算是孤军深入,伺机而动来着。

但没想到老梁实在太配合了,竟然亲自出来迎接,而且还带来了全部的手下。

正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敌人既然已经送上门来了,那自然是先杀了再说。

就这样,李昊在城门口处提前发动了进攻,五百铁骑纵横开磕见人就杀,将梁师都手下驱散后,更是直接杀入城中。

阿史那·思云看的是目瞪口呆,原本她在为进城之后如何与梁师都敷衍而头痛,结果没想到李昊这货如此简单、粗暴,还没等进城就痛下杀手。

而且,那个她平时不怎么看得上眼的六子简直与平时判若两人。

只见他右手链枷,左手障刀,在人群中左冲右突,在用链枷砸开人群之后,左手障刀挥舞间不断有人惨叫着倒下。

突厥人最仰慕勇士,而在人群之中来回冲杀的六子自然属于勇士之列。

望着沙六子浑身浴血,阿史那·思云突然不怎么排斥这家伙了。

至于梁师都,好吧,那老货就在刚才已经被长孙冲手起刀落,砍掉了脑袋,这会儿估计正在阎王殿里当没头脑呢。

“公主,我……我们怎么办?”女卫们见唐军已经冲入城中,犹豫着问道。

“杀进去。”阿史那·思云回过神来,对着身后骑兵一挥手。

因为梁师都以及众将的死亡,朔方城的指挥系统被一扫而空,守军们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只要一看到突厥人,立刻调头就跑。

慢慢的,守军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等到他们发现已经被包围的时候,只能乖乖投降。

大局底定之后,李昊叫来阿史那·思云:“思云公主,麻烦回去的时候代本使向突利可汗至谢,本使这边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送了。”

什么意思?过河拆桥了呗?

阿史那·思云盯着李昊看了半天,咬牙切齿道:“李德謇,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无耻。”

李昊笑着摇摇头:“公主误会了,本使没有卸磨杀驴的意思。但你应该知道,朔方终归是大唐的领土,你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长了,难免会引起误会。更不要说讨伐梁师都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要跟他们见面。”

李昊的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阿史那·思云在出发之前也曾得到过突利可汗的交待,让她务必不要与赶来的唐军起冲突。

可是……什么叫卸磨杀驴?你说谁是驴呢!

心情不爽的阿史那·思云冷冰冰的盯着李昊,半晌才压下火气:“好,既然如此,本公主这就带人离开,希望在柴大将军到来之前,你不会被人放冷箭给杀了。”

“这个不劳公主费心。”李昊说着,看了一眼满身是血忠心耿耿站在自己身后的沙六子,用自家崽长大了的语气说道:“等下你也跟着思云公主离开吧,日后……好好教教她如何相夫教子。”

李昊敢保证,自己真没有开车的意思,至于六子和突厥公主怎么想……,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

……

柴绍这段时间很紧张,接到来自长安的八百里加急,他便把手中所有的探马都放了出去,对行军路线周围五十里范围不断进行侦察。

薛万均和薛万彻也没比柴绍好多少,两兄弟一路骂着李靖家的缺德种,一面同样把探马派出去五十里外。

只是,不管他们如何侦察,都没有发现突厥人的动静,不仅如此,甚至这一路上连契丹人都没遇到过。

可越是这样,柴绍等人就越担心,行军速度也开始慢的越来越慢。

从原来的每日五十里慢慢减到四十里,再到三十里。

等接近朔方百里的时候,已经缩减到二十五里。

可就算如此,他们依旧还是不放心,距离朔方城已经很近了,按说怎么也要遇到一些守军才是,哪怕没有守军,敌方的探子总要遇到一两个吧。

遗憾的是,不管他们派出的探马如何去探,得到的答案都只有一个,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就是不正常,柴绍相信,就算自己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放任敌人进入自己的领地范围而不加半点监视。

无奈之下,柴绍决定合兵一处,如今这种情况,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更加安全。

两日之后,距离朔方城五十里外的地方,二万大军胜利汇师,双方统帅个个面深似水。

“接下来怎么办?敌人定然已经布下陷阱等着我们,是进是退还请大将军定夺。“薛万均刚一见到柴绍,立刻请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薛万彻则是嚷嚷道:“这小兔崽子,简直无法无天,这么重大的消息竟然想都不想就敢往外说,若是战失利,老夫回去非打死那小子不可。“

他本上战场骁将,啥时候这么憋屈过,大怒之下恨不能直接去突厥把李昊揪出来亲手打断他的腿。

柴绍沉默半晌,示意薛万彻稍安勿躁:“万彻,那些事情等回去之后再说,眼下还是先想想如何应付梁师都与突厥联军为好。”

薛万彻大声道:“还有什么想的,事已至此,依我看最好直接杀过去,像这样犹豫下去,岂不是给了梁师都那老货更多的准备时间。”

不得不说,薛万彻这话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柴绍只想了片刻便已经有了决定:“既如此,万彻,老夫若将所属两千骑兵全部给你,你可有把握在主力遇到埋伏的时候,杀进来解围?”

薛万彻拍着胸口保证道:“没问题啊,这事儿包在我身上,若有闪失,当提头来见。”

“好,那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你带上两千骑兵,准备好两日的干粮,先行出发。”柴绍这个时候也决定拼了,安排好薛万彻,又对薛万均说道:“万均,明日你与老夫率剩于一万八千人直奔朔方,另外,从辅军中调出两千匹驮马,以充骑兵。”

“诺,职下领命。”薛万均二话不说行了一个军礼。

敲定了这一切,三人又在一起研究了一下作战细节,直到天色将晚这才散去。

第二日,薛万彻早早带着他的骑兵走了,柴绍则是命令辅军将薛老二的行军痕迹都掩盖好之后,这才带着剩于的人马向着数十里外的朔方城进发。

一路无话,当天下午,朔方城遥遥在望。

柴绍的一颗心几乎提到嗓子眼,时刻准备应付突然冒出来的突厥骑兵。

而就在此时,前在忽然有探马疾驰而来,行至老柴面前纵身下马:“报,紧急军情。”

“讲!”柴绍心里打了突。

“报大将军,据前方探马侦查,朔方城……朔方城……。”

柴绍都已经急的火上房了,偏偏探子还在那卖关子,这让他如何能忍,一鞭子抽下去,大声喝道:“朔方城怎么了,快说。”

探子被抽之后说话利索了不少:“大将军,朔方城挂的是咱们大唐的旗帜,小的们怕没看清,特地靠到近前去看,还是如此。”

什么?大唐的旗帜?这怎么可能?莫非梁师都那老瘪犊子降了?

不,这不可能,要降那老货早降了,还能等到现在?

想着,柴绍问道:“靠近是有多近?你确定看清楚了?”

探子的嘴角抽了抽,语气有些诡异的说道:“回大将军,小的们……小的们是去城墙上面看的,还……还亲手摸了摸。”

什么玩意儿?你们在开老子玩笑呢,还上城墙上去摸了摸,老子要是信了你们的邪才怪。

柴绍越想越气,干脆从马上下来,行至那探子面前一把将其提了起来,脸对着脸阴森森问道:“你们还能上城头去看?那是不是城门的军卒请你们上去的?”

探子的表情都快要哭了,结结巴巴道:“是,是啊,就是他们请我们上去的。”

“放屁!”柴绍气急败坏的狠狠把探子丢到一边:“你当本将军傻嘛?来人,把这个谎报军情的家伙拉下去砍。”

呼啦一下,柴绍身后四个亲卫联袂上前,抓住探子就往下拖,他们刚刚已经把探子的话全都听进去了,个个也是气的不行。

探子被吓坏了,拖行中声嘶力竭的叫道:“大将军,我说的是真的啊,那些守城的军卒都是穿的咱们的军服,说的也是大唐官话,他们,他们都是咱们的人啊。”

柴绍:“……”

眼瞅着探子脑袋都要保不住了,却还是一口咬定朔方城属于自家地盘,老柴也有些犹豫了,招招手让亲卫把探子拖回来:“你可敢保证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探子哭喝着道:“大将军,千真万确,若有半句谎言,小人愿受五马分尸之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