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九章 我有一张大饼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38
A+ A- 关灯 听书

你还是个人?

明知道我老子不想让我从军的。

兴致阑珊的长孙冲郁闷的将箱子交给身后长孙家的护卫:“德謇,你这样聊天是会没朋友的。”

李昊满不在乎:“没办法,因为我嫉妒嘛。”

“呸,老子懒得理你。”长孙冲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又对李昊比了根‘大拇指’。

队伍继续前行,转过一个弯道之后,前面出现庞大的迎接人群。

使团归来总是要有迎接仪式的,不过,这次李二没来,来的是太子李承乾。

一翻索然无味的仪式过后,唐俭作为使团最高长官登上了李承乾的马车,李昊等人在众老货挟持下,老老实实跟在马车后面进宫面圣。

毕竟立了大功,出使突厥拉拢了突利可汗不说,还不费吹灰之力将朔方城拿到手中,若是不去见见皇帝,吹吹牛逼总觉着缺了点什么。

而相比于李昊等人的泰然自若,长孙冲却在自家老头子平静如水的目光中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数次开口最后都强忍了下去。

没办法,老头子积威太过,不想回家被揍还是从心一点的好。

一路无话来到皇宫,李二早已经准备好的一顿大餐,就等着他们回来呢。

什么?你说不合礼仪?

开玩笑,皇帝就是天,皇帝想咋地就咋地。

老子就喜欢边吃边聊,谁同意,谁反对!

席间,李二与唐俭相谈甚欢,李承乾趁着没人注意,悄悄溜到李昊身边,不好意思的说道:“德謇,不好意思啊,没照顾好你的生意。”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啥生意?”李昊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李承乾道:“就是你养猪的生意,前些日子陈叔达那老货弹劾你,现在父皇已经把你收购蝗虫的生意停了。”

“哦。”

那生意停就停了吧,老子不在乎,反正也是赔钱买卖。

对于李昊的反应,李承乾有些好奇:“你不生气?”

李昊伸出一根手指,笑着说道:“别问,问就是不生气。”

“呵呵……。”李承乾猥琐的笑笑:“对,我忘了你这人从来就不会说实话了。”

李昊:“……”

咋那么不喜欢跟你聊天呢。

老子难道还要跟你说老子要半夜拿砖头拍他?要打那老头儿闷棍?

开什么玩笑,老子是正经人好吧。

“哎,德謇,跟我说说草原呗,我听说草原上都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真汉子。”见李昊不愿提生意上的事,李承乾拉着他聊起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李昊诧异的问道:“你听谁说的?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那说的是山贼好吧!草原上那帮穷鬼别说大碗喝酒,平时能喝上一杯都算是有钱人了好不好。”

“啊?可是……可是……”李承乾哑然。

李昊无奈叹道:“我的殿下,早就跟你说过,千万别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跟你讲,草原上的那些牧民比咱们大唐百姓可惨多了,吃肉喝酒的有,但都是贵族,普通牧民根本没这待遇,否则你以为他们为啥总要到咱们大唐来打草谷,抢东西。”

“那不是习惯么?”李承乾眨着眼睛问道。

“屁的习惯,谁会放着安定的日子不过去当强盗,你要知道,打仗可是会死人的。”

李昊觉得自己应该改变一下李承乾那种天真幼稚的想法,否则这小子总以为草原好,将来早晚会干出那种活活拿自己祭天的事情。

李乾承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听到李昊如此说喃喃自语道:“这么说,书里写的都是假的?”

李昊挑着桌上青菜往嘴里塞了一大口,拍拍李承乾的肩膀:“有人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也有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要我说啊……,殿下你就是目光不够长远,只盯着宫里那一点点东西是不行的,这个世界也不仅仅只有草原。

在大唐的西面还有西域,过了西域再往往是茫茫大海,而过了大海还有另外一片大陆,那片大陆有两个大唐那么大,那里有可以亩产几十石的土豆,有香可口的玉米,还有可以辣死人的辣椒,那里还是未开化的土地,征服了那里,我大唐百姓就是再多十倍也养得起。

在大唐的南面,远渡重洋之后,也有一片大陆,大概也相当于一个大唐那么大吧,那里有可爱考拉和袋鼠,关键是那里还有没人。

殿下,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大到我们一辈子都走不完,相比于整个世界,区区草原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一片草场而已。

哦对了,忘了说,西域的西边还有一片更大的草原,那里有多数不清的野牛,足够我大唐百姓天天吃肉吃到死也吃不完。”

李昊说着说着,觉得大殿上异常安静。

抬起头才发现,老货们已经全都停了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自家老头子脸黑的跟锅底似的,估计若不是场合不对,这时候已经过来削自己了。

上面,李二手指哆嗦着,嘴角直抽抽,那眼神像是要吃人。

长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口水流出老长,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咋,咋的了这是?”李昊被看的浑身发毛,结结巴巴的问了句。

李二的声音有些嘶哑:“李德謇,你刚刚说有亩产几十石的粮食?”

“呃……”李昊回忆了一下,最后点点头:“对啊,土豆,亩产几十石,还不挑地。”

“此物在哪里?”得到李昊的确认,连杜如晦都不淡定了,急吼吼的问道。

李昊道:“美洲大陆呗,不过就眼下来说,以我们的造船技术根本到不了那个地方。”

“等等,既然我们到不了那个地方,你又是从何处得知那个什么美……大陆的?又是如何知道那里有亩产几十石的粮食的?别告诉朕又是从书上看到的。”李二很快找出李昊的语病,明确提了出来。

每一个地球来的穿越者都知道,可我就是不能说。

李昊眨巴着眼睛,挠挠头带着尴尬又一不失礼貌的微笑道:“呃……,还真是从书里看到的。”

“胡说,既然船不能至,那必然没人去过,既然没人去过,又如何能记到书中。”

“陛下,我没说写书的人是坐船去的啊,他们那些人是从陆地过去的。”李昊绞尽脑汁的编着故事:“大概是先秦之前吧,有那么一批人从中原出发,越过漠北草原进入更北面的北极圈,再越过北极圈之后,继续向北便可进入那片美洲大陆。”

说到这里,李昊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连忙又开始补救:“不过,他们那批人出发的时候近两千人,等到了美洲大陆已经剩下不足五百,等他们再从原路回来的时候仅余两人。”

“嘶……”大殿中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两千人出发,回来两个,由此可见这一路的艰辛。

沉默中,李昊的声音继续响起:“那两人回来之后也是疾病缠身,只来得及将自己这一路的经历和一些猜测写下来,便一命呜呼了。”

李二沉默了,作为皇帝,他清楚不管那回来的两个人带回了什么,对于整个国家来说都是杯水车薪,这还是不考虑李昊所说那些的真实性的结果。

李昊也没想到,自己给李承乾画大饼竟然会画出这样一个结果,早知这样就特么什么都不说了。

良久,李二咳了一声:“好了,既然此事眼下没有头绪,那就先放一放吧,宴会继续。”

继续?还继续什么?谁还有心情继续吃?

呃……,你别说,还真有。

听到李二说宴会继续,李昊立刻又继续对桌上的青菜发起进攻。

草原上的日子真是太苦了,每天除了烤肉就是煮肉,吃到尿尿都是一股羊膻味。

现在见到青菜,比见了亲爹都亲。

……

……

是夜,卫国公府,李靖书房。

“逆子,给老夫跪下!”从皇宫便黑着脸的李靖终于暴发。

李昊很无辜的眨着眼睛躲到门口,傻子才跪呢,站着逃跑多容易啊。

红拂心疼儿子,拦在李靖面前:“夫君,您这是怎么了,德謇刚刚回来,你便忍心如此吼他。”

“夫人,今日你别拦我,为夫非把这逆子的腿打断不可。”李靖气急败坏的指着李昊,完全忘记了就在月余之前,他还站在同样的地方,对红拂说过;得子如此夫复何求的话。

李昊站在门口,做出随时拔腿就跑的姿态,只露出半个脑袋对着老头子辩道:“爹,那也不能怪我啊,我就是吹个牛·逼败败火而已,谁知道陛下会当真。”

“孽畜,你这孽畜,你吹……,你说大话难道不分场合么,皇宫那是什么地方,岂能任你信口胡言,你想拉着我李家给你陪葬吗!”

李昊估摸自己与老头子的距离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梗着脖子嚷了回去:“我没胡说,美洲大陆就在那里,去不了不等于没有。”

李靖的声音更大:“去不了就等于没有。”

李昊的声音有些尖:“月亮也没人上去过,可它还不是挂在那里,这就证明,到不了不等于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