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零章 ?铁骨铮铮长孙冲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39
A+ A- 关灯 听书

次日,李昊早早爬了起来,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走出房间,趁着老头子还没起来,直接从后门溜了。

昨天晚上有老妈拦着,老头子虽然怒火万丈,却也没有动手的机会,可鬼知道那老头儿会不会玩儿一手秋后算帐,大清早在正门堵自己。

东宫还是老样子,人还是那些人,东西也还是那些东西,除了墙头上的杂草由绿转黄之外,没有一点变化。

李昊坐在宜秋院的一处池塘边,等待李承乾的同时,打量着曾经连地基都不剩的皇宫,时不时还会撇撇嘴。

这李二也是,都那么有钱了,还是这么抠,也不怕人没了钱没花了。

长孙冲坐在他的对面,一个接一个的打着哈欠,一副精神不振的萎靡样子。

打哈欠这东西吧,说来其实挺怪的,明明只是表情动作,却可以传染,李昊明明不困,可看着长孙冲打吹欠,他也想跟着打。

接连打了两个之后,李昊受不了了:“我说你能不能消停点,要是真困就回去接着睡,不困就别在这哈欠连天的。”

“亏你好意思说。”长孙冲指了指蒙蒙亮的天,抱怨道:“李德謇,你当个人吧,这天都没亮呢你就跑来搅和,你还真没糟践长安第一祸害这绰号。”

李昊翻了个白眼:“滚,我这不是怕被老头子堵门么。”

“你老子堵你?”长孙冲顿时来了兴趣:“哎,咋回事儿,说说,给兄弟我提提神。”

瞥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长孙冲,李昊心中一动,拍拍他的肩膀道:“虫子,先别说我了,倒是你,难道你打算在宫里躲你爹一辈子?”

说到自家老爹,长孙冲一下没了精神,臊眉耷眼道:“我有什么办法,咱两家情况不一样。你是家里的独苗,不管惹了多大的麻烦,你家老头子最多就是教训你一顿,你受点皮肉之苦也就完事了。

可我家不行啊,我下面还有好几个弟、妹呢,我要是敢现在回去,喘口气的功夫就能被我爹给灭喽,你信不信。”

李昊摇头:“我不信。”

长孙冲:“……”

爱信不信,反正老子绝不会以身试法。

“李德謇,你小子真不是个东西,我就不知道,我被老头子打个半死对你有什么好处。”

对于长孙冲的耿直,李昊能说什么,摊开双手,无所谓的说道:“可你总不能在外面躲一辈子,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是啊表哥,其实我这里也不怎么安全,万一哪天舅舅真找来了,你觉得我还能拦得住?”李承乾洗漱完毕凑了过来。

啥意思?合着老子死定了呗?

长孙冲望着李承乾与李昊,总觉得这两个家伙有些不怀好意。

“虫子,你觉得你爹一直对你要求那么严格为的是什么?真的是你天赋很高?还是为了让你能够继承他老人家的爵位?”

长孙冲还是第一次考虑这个问题,严格来说,他自认自己的天赋只能算是一般,聪明比不过李昊,力量比不过程处默、李震。

继承爵位倒是真的,不过话说回来,事实上只要他不死,那爵位早晚都是他的。

犹豫间,却听李昊说道:“虫子,继承爵位并不只是一个名声,它还代表了责任,扛起家族重担的责任,一个位合格的继承人,需要有男人的担当,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遇事不能怂。

你好好想想吧,为什么长孙仆射会如此激动?是因为你忤逆了他的意思还是因为你临阵脱逃?长孙仆射是你亲爹,连他你都不敢面对,难道将来还能指望你去面对外人?

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拿出你的勇气,拿出你男子汉的担当,认认真真的与长孙仆射谈一谈,把自己的想法表达清楚,让长孙仆射看到你勇于承担责任的一面,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我真是太聪明了,竟然把长孙无忌的想法分析的鞭辟入里。

自诩为长孙冲人生导师的李昊得意洋洋的替他分析着长孙无忌的想法,一时间就连李承乾都跟着连连点头称是。

长孙冲开始的时候觉得李昊是在故意坑自己,可听着听着慢慢听出了味道,犹豫不决的问道:“德謇,承乾,你们确定么?”

“确定!”李昊、李承乾异口同声,表情无比坚定。

李承乾甚至还鼓吹道:“表哥,其实除了像德謇这样千倾地一根苗除了他没啥选择的之外,长安各大家族谁家不都是一个样子,老一辈让你们学这学那,说白了还不是让你们有所担当,将来能更好的壮大自己的家族。”

诶?这刀补的有点过了啊,老子一根苗怎么了,老子难道很让老头子丢脸么?

如果不是想要看看长孙冲回去之后会不会被打断腿,李昊非当场跟李承乾翻脸不可。

长孙冲终于被说服了,牙一咬,心一横:“成,那我就信你们一回,这就回去跟老头子说明白,我喜欢的是征战沙场,而不是老死长安。”

李昊:“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虫子,我们二人祝你马到成功!”

长孙冲:“……”

这话听着咋那么不吉利呢。

长孙冲到底还是走了,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望着他那一去不回的背影,李承乾感慨道:“我打赌,未来半个月再也见不到我表哥了。”

“一个月!”李昊伸出一根手指,坏笑着道:“若是不让这小子吃点亏,长点教训,老子这长安第一祸害,岂非浪得虚名。”

说实话,如果不是长孙冲自打拿下朔方城之后便不止一次在李昊面前炫耀自己手刃敌酋的光辉战绩,李昊也绝不会对他下手。

只是……天下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

……

赵国公府,做好了心理建设的长孙冲迈步走进了自家大门。

二弟长孙涣正带着书僮准备去进学,见他进来满脸惊诧:“大哥,你还敢回来?”

长孙冲有些不高兴,老子怎么就不敢回来了。

老子明明立了功好吧,手刃敌酋呢。

瞪了长孙涣一眼:“爹呢?”

长孙涣道:“后宅呢,昨晚回来气的够呛,今天跟陛下请了假,在家中休养。”

长孙冲心里一个哆嗦,有种转身就跑的冲动。

但想想李昊和李承乾两个的心灵鸡汤,咬了咬牙:“你去进学吧,我去后院见爹。”

“哦。”长孙唤答应一声,带着书僮走出大门。

看刻之后,大门外立刻露出一颗鬼鬼祟祟嘴角带着坏笑的脑袋,望着长孙冲走向后宅的背影,长孙涣叫过门房:“你,马上把大门关上。”

……

……

后宅,长孙无忌头上敷着巾子,哼哼唧唧的躺在榻上。

天可怜见,也不知他长孙无忌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生出这么个大逆不道的儿子。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想他长孙家向来都是诗书传家,混迹朝堂靠的是脑子,而不是拳头。

可到了长孙冲这里到好,成了一介武夫不说,还亲自操刀上阵砍人。

好吧,砍人也就算了,毕竟大唐尚武,可那小混蛋抱着一颗人头走了一路算怎么回事。

吧嗒吧嗒,脚步声响起,老长孙扭头看向门口。

长孙冲正梗着脖子站在那里,见自己老子看过来,心情激荡之下大声道:“爹,孩儿想要从军,想要替大唐开疆拓土。”

得,长孙无忌原本就在气头上,长孙冲话一出口等于是火上浇油一般:“逆子,你还敢回来!来人,把这逆子给老夫拿下。”

诶?怎么回事?这好像跟自己刚刚想的情况不大一样啊。

长孙冲大惊之下转身就跑,奈何,前院大门已经关闭,任他使尽浑身解数,最终还是被府中下人团团围住。

“爹,爹您别生气,我,我错了,错了!”眼瞅着自家老爹手拿藤条一步一步走来,长孙冲吓的是魂飞魄散,心中大骂李昊混蛋的同时,苦苦哀求。

‘咻’‘啪’

“啊……”惨叫响起,无路可逃的长孙冲被老长孙抽的一声惨叫。

“跑,老子让你跑。“

‘啪’

“啊……“又一声惨叫。

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老长孙不假也不傻,手中藤条抡的呼呼作响,口中喝骂不绝,打的长孙冲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至此方才知道,敢情自己又被李昊给忽悠了。

当然,相比于李昊,长孙冲更在乎的是谁关的大门。

“说,你还从不从军了!“好不容易,老长孙打累了,把藤条往管家手里一塞,气咻咻问道。

遍体鳞伤的长孙冲跪在地上哼哼唧唧道:“爹,孩儿是真的喜欢那种铁与血的生活,您,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从军。”

“什么?你,你敢再说一句!”老长孙怒目圆睁。

“爹,孩儿知道让您失望了,但孩儿真的不喜欢当文官,要不……要不您让二弟继承您的爵位吧。“

长孙无忌眼珠子都气红了:“放屁,我大唐向来立长立嫡,老二他怎么可能……。你,你这逆子……你,你是想要活活气死老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