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二章 ?长安水师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43
A+ A- 关灯 听书

大唐原本是有水师的,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已经名存实亡,变的跟运输队差不多了。

毕竟大唐的敌人大多都集中在陆地上,水师的船就算再牛·逼也不可能开到陆地上作战,又因长期负责押运粮草之类的任务,故而军队的性质也就慢慢变了。

长安渭水漕运码头,李昊带着铁柱四处闲逛着,时不时摇头叹上一口气。

码头上,无数破衣烂衫的汉子扛着或大或小的麻包汗流浃背,来回奔走。

仔细看看,隐约间可以看出那破烂的衣服似乎是军服,只是因为长期劳作的关系,军服早已经没了以往的颜色。

那些汉子的脸色也不怎么好,个个面黄肌瘦,一副长期营养不良的模样。

铁柱看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少爷,这就是水师?怎么看着还不如咱家烧水泥的那些匠人?”

面对铁柱的问题,李昊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不知道,待会儿找个人问问吧。”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正说着,前面一个四十来岁的精壮汉子迎了上来,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这位公子,可是有什么货运的生意?公子放心,不管什么货物,只要交到咱们手上,包管按时按点给您送到地方。”

李昊原本还打算问问对方水师的事情,听他如此说,顿时改了主意:“哦?什么地方都可以?”

汉子答道:“对,只要是在大唐境内,任何地方都可以。”

李昊眨眨眼睛,淡淡问道:“那朔州呢?”

“没问题。”精壮汉子说完之后想了想:“其实公子若是有货物往北送的话……突厥境内也不是不可以送。”

李昊突然来了兴趣:“哦?你说真的?”

精壮汉子点头道:“当然。不过,费用方面有点小贵,您也知道,出境的话我们也需要上下打点。”

“钱的话好说。”李昊摆摆手,大方的说道:“我有两万坛好酒,大概十万斤左右,帮我送到边境就可以,你算算大概需要多少费用。”

“一百……”汉子说了一半,发现李昊微微皱眉,临时改口道:“公子一看就是做大生意的人,这样吧,一口价八十贯。”

八十贯运十万斤酒到朔州,这么便宜?

事实上,在那汉子打算说一百贯的时候,李昊就觉得已经便宜的有些离谱,等他改口之后,更是吓了李昊一跳。

要知道,他以前往突厥送酒运费那可都是两百贯打底。

汉子见李昊不说话,以为他还是觉得贵,连忙补充道:“公子,这个价钱已经是最低了,毕竟……。”

李昊回过神来:“哦,行啊,八十贯就八十贯,你说了算。”

汉子一喜:“太好了,不知公子的货物在什么地方,是否需要我们前去搬运?”

“不必,明天我会给你送过来。”李昊摇头拒绝了精壮汉子,回身对铁柱说道:“柱子,把银子给他。”

因为币值的关系,此时的银价远比铜价要高,一两银子拿到外面可以换到近一千一百多文,八十两银子等于直接多给了八贯钱呢。

望着铁柱递出的八个十两重银饼,精壮汉子没想到李昊会如此大方,喜的直搓手,口中连连道谢:“多谢公子,在下替手下兄弟谢过公子赏赐。”

李昊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

直到离开之后,铁柱才纳闷的问道:“少爷,您不是说来与水师的头头见面么?怎么这就回去了。”

“见与不见都是一个样,这批人已经废了。”李昊指了指码头不远处的一座军营,语带失望的道:“看看那里,武备废驰,军心散漫,营里竟然还有女人和孩子。”

铁柱更迷惑了:“那……,那又何必让他们运酒呢?”

“废物利用呗,只要是人就有可以利用的价值,而且……他们让我想起了一桩生意。”

次日晌物,雷耀望眼欲穿的站在码头上,目不转睛的盯着通往码头。

八十两银子的生意对他们来说算是大生意了,跑完这一趟,又可以给手下兄弟的婆姨和娃娃们置办一身新衣,还有几个月就要过年了,时间应该来得及。

昨天晚上,雷耀盘算了整整一个晚上,今天一早便在码头上等着昨天那位贵公子,生怕怠慢了对方,让这桩生意黄了。

远远的,地平线上出现一队人马,影影绰绰看不清楚,但雷耀知道应该是昨天那位贵公子送货来了。

心情激荡下,连忙整理了一下衣衫,同时招呼码头上准备多时的下手准备好接收货物。

只是,看着看着,雷耀的脸色就变了,眼珠子瞪的跟泡似的。

花花绿绿蓝黑相间的作训服,桀骜不驯的眼神,精良到让人嫉妒的折叠反曲弓,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毛颜色黝黑的战马。

这……这特么是……是左领军卫翎府?

半年前的大比过后,翎府一战成名,迷彩作训服已经成了他们的标配,长安城只要见到身穿作训服的人,不用问,必然是翎府无疑。

而且,随着翎府的一战成名,一些以前不为人知的消息也开始散播开来,三倍的军饷,五倍的战死抚恤,吃饭顿顿有肉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当然,与之相对的是严苛的军法与无情的淘汰,翎府实行的能者上弱者下的标准,训练不达标者三次为基,第四次依旧不合格者淘汰,所有装备全部交回。

另外,翎府也会在全军之中选拔精锐,被挑中者只要能够完成一个月的地狱训练营,立刻就能成为其中一员。

大唐不管是十六卫还是边军就没有不想进翎府的,只可惜,在严苛的选拔标准之下,能进入其中者甚少。

“你就是雷耀吧?长安水师都尉。”李昊下了马,来到昨天那个精壮汉子面前,微笑着说道。

“李都尉……”看李昊的架式,再想想昨天他要运送的东西,雷耀如何能不明白他的身份,只是大家都是都尉,人家混的是风声水起,而自己……算了,不提也罢。

为了不让雷耀过于尴尬,李昊开口道:“东西我给你送来了,让兄弟们过来接收吧。”

“啊?哦,对对对。”雷耀先是一惊,接着立刻醒悟过来,回身喊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搬东西,老子告诉你们,这次的货物可都精贵着呢,弄坏了一点老子扒了你们的皮。”

长安酒贵,李家出的酒价值千金,打碎一坛那就是好几贯钱,长安水师可赔不起。

那些早已经准备好的汉子有些犹豫,但在雷耀的催促下,还是走了上来。

大家都是军人,说没有攀比心理鬼都不信。

可水师跟翎府真的没法比啊,看看人家那一身行头,随便拿出一样没有三、五贯连摸都别想摸一下,再看看自己,全身上下加在一起怕是连十文都不够。

“雷都尉,如果我没看错,这些人应该都是水师的兄弟吧?”李昊昨天回去之后特地找人打听过长安水师,对其多少也算有了一些了解。

站在李昊身边,雷耀有种自惭形秽之感,苦笑着说道:“让李都尉见笑了。”

“能说说为什么会如此么?我觉得兵部应该不会克扣你们的军饷吧?”

“那倒没有,军饷还是能够按时发的。”雷耀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可是……水师的军饷与其它军种不一样,算算可能连一半都没有,这点钱别说养家,就连自己糊口都不够。”

“怎么会这样?”李昊有些纳闷,虽然他老子就是兵部尚书,可兵部的事儿他还真就不大清楚,也没怎么关心过。

事实上,他关心的只有翎府,只要翎府的钱到位,其它人跟自己有毛的关系。

“李都尉还是别问了,这是规矩,前隋就这样。”雷耀解释道:“其实别的地方水师的日子还是不错的,靠水吃水嘛,总能从货物中克扣一点。但这里是长安,走货的都是非富即贵,长安水师上下谁敢从中扣克东西。”

这说的倒是实情,除非是活够了,否则借雷耀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在长安玩手段。

李昊默默点头,抬手指了指远处的军营道:“那边是怎么回事,为何营中会有女眷?”

“呵呵……”雷耀又是一声苦笑:“活不下去了呗,只能让家人来营里混口饭吃,大家伙儿少吃一口,给她们省下一点。不过李都尉放心,职下营中可绝对没有苟且之事,而且那些女眷也不会白吃东西,她们也会负责一些洒扫的工作,另外,到了晚上她们也会离开。”

知道了李昊的身份,雷耀自然也清楚了他的来历,兵部尚书家的公子虽然职务上与他相当,可地位却是天地之差,这声职下说的是心甘情愿。

同时雷耀也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这位小祖宗回去之后,不要跟李靖说乱说一些有的没的,否则的话,长安水师的日子怕是要更加难过。

李昊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远处的军营发呆,不知他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