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章 ?超越梦想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41
A+ A- 关灯 听书

长孙冲果然被禁足了,不是半个月,也不是一个月,而是整整三个月,老长孙亲自找李二请的假。

李昊与李承乾正在李二的书房,见到杀气腾腾的老长孙,第一个念头就是长孙冲完了,估计命不久矣,待听到长孙无忌说给长孙冲禁足三个月后,才长长出了口气。

三个月,按时间来算,伤筋动骨一百天,长孙冲这小子说来最多也就是断条腿。

“太子,你跟这小……小家伙在一起做什么?”替长孙冲请了假,长孙无忌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李承乾身上。

李承乾不敢不答,连忙说道:“回舅舅,小甥正在与德謇向父皇讨要标准长度单位。”

标准长度单位?长孙无忌狐疑片刻,决定先把这件事放放,看了眼李昊:“李侍读,冲儿说的那些都是你教他说的吧?”

“长孙仆射,您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一句话是什么么?”面对老长孙,李昊怡然不惧,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反问着。

看着李昊那张‘有种你打我’的脸,长孙无忌忍了又忍:“你什么意思?”

李昊嘿嘿一笑,他赌对了,长孙无忌果然还有理智,知道这是李二的书房,不是他的赵国公府:“长孙伯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一句话其实就是:我是为了你好。我想这话你刚刚应该没少对虫子说吧。”

长孙无忌一怔,就算他千般聪明,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句话。

看了一眼李二,发现妹夫同样也是一头雾水。

好在李昊没让他多等,打了个饱嗝(没办法,刚刚在李承乾那里吃的有点多)说道:“你们这些做父母的啊,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这件事应该怎么做,那件事应该怎么做,却从未问过我们这些小年轻的是怎么想的。”

说完,见李二和长孙无忌脸色有些难看,连忙补充一句:“当然,皇帝陛下和您开明一些,有时候也会问问,可问题是你们就算问了,也不会认真听我们说。而我们就算说了,你们也会下意识的进行否定,然后总结出一句话:我是为了你好。”

古人讲的是三纲五常,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子女虽然被寄予厚望,但同样也会被他们视为私人物品,完全就是一副我要你怎么样,你就必须怎么样的态度。

甚至不说古代,就算是现代也一样,相信小伙伴们应该深有感触。

对于这一点,来自后世的李昊有着天然的反感,趁着李二他们还在深思,继续说道:“长孙伯伯,陛下和您是大唐的撑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都是千年不出世的英雄人物,可你们之所以能有今日,难道真的是长辈们教导的么?”

李昊说这话的时候,肝有点颤,时不时偷眼看看李二的脸色。

李承乾更是吓的直往门口出溜,眼瞅着都快出溜到门外去了。

还长辈教导,教导什么?造反么?谁家长辈是这么教育孩子的。

但是好在李二并没有生气,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长孙无忌似乎也有些感触,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小的时候父母早亡,是跟着舅舅长大的,而高士廉自然不会像亲爹一样什么都管,什么都要插上一手。

李昊见状,连忙趁热打铁补充道:“长孙伯伯,您想想吧,我们其实还年轻,还有犯错的机会,有些路,有些坑总要自己从上面踩过去才会吸取教训。而且,我们也有我们的梦,我们也同样有我们的未来,您如何保证按照您的路走下去就一定会成功?未来的事情又有谁说的清楚。

长孙伯伯,该放手时需放手,我们并不认为长辈为我们铺的路是错的,我们只是想趁着年轻多走走,多看看,这个世界很大很大,我们很想出去看看。”

“说完了?”长孙无忌语气显然没有刚刚冲了,只是他对李昊依旧没什么好脸色:“说完了就说说你昨天说的事情吧,什么美洲大陆,什么哦大梨呀,还有那个什么非洲。”

呼……。

长孙冲啊长孙冲,兄弟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听老长孙的语气,显然是不准备继续追究长孙冲的事情了,李昊自然也不会继续把话题往上面引,故而顺着老长孙说道:“小侄说的那些地方都是好地方,美洲大陆物产丰富,澳大利亚地广人稀,非洲大陆土地肥沃。只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那些地方就是镜中花,水中月样的存在。”

李二和长孙无忌当时就郁闷了,明明有那么好的地方,却只能干看着,心痒难耐啊。

隔了一会儿,李二开口道:“李德謇,你确定你说的那几个地方确实存在?没有存心欺骗?”

“陛下,臣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李昊指天发誓。

很没义气的李承乾不知什么时候又溜了回来,不知是不是受了刚刚李昊那些话的影响跃跃欲试道:“父皇,儿臣愿为马前卒,先去探探。”

“滚一边去!”李二伸手一指墙角。

骂的好,早该这样了。

看着李承乾这个坑货屁都不敢放一个缩进墙角,李昊心里说不出的敞亮。

看向英明神武的李二,决定给他指点一下迷津:“陛下,其实这三地除了美洲大陆,其它两地未必不可去,就好比非洲吧,那里现在控制在大食人手中,只要我们有大型海船,完全可以从南海绕过去。

另外那个澳大利亚也是如此,靠着若有大型海船,我们同样可以沿着南海各处岛屿一路向南,最后到达此地。”

李二眨巴着狂热的眼睛看向长孙无忌,那意思明显就是在问,钱够不够。

长孙无忌哪知道钱够不够,再说造船这种事情可不是钱够就行的,它还需要技术与实力。

不过,李二似乎等不了了,当了皇帝之后,他的眼光不再局限于一城一池的得失。

颉利可汗那个不守信用的莽夫,在他看来已经是瓮中之鳖,早晚有一天会被自己消灭;高句丽虽然顽固一些,但大唐兵强马壮,想来灭其国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话说回来,就算他把这些地方都打下来又能如何?最多也就是与当初的汉武帝差不多罢了,想要超过他……可能性不大。

不想强宗胜祖的皇帝不是一个好皇帝,李二是一个好皇帝,所以他想强宗胜祖,他想让后人提到历史第一个就想到自己,而不是秦皇汉武。

李昊早就已经看透了李二的自甘堕落,适时的唱响《超越梦想》:“超越梦想一起飞……让生命回味这一刻,让岁月铭记这一回……”

众人:“……”

李二:“调子怎地如此诡异,不过……歌词倒是不错。无忌啊,你觉得如何啊?”

“呃……,臣以为……可以先造几艘船试试水。”

得,老长孙也开始膨胀了,陆地还没搞明白呢,就惦记着下海了。

李昊很鄙夷见风使舵的长孙无忌,有本事你扛着啊,就说户部钱不够。

“李德謇。”李二得到了大舅哥的支持,二话不说,直接点名。

“臣在。”李昊正色上前。

“朕记得你曾在新罗征召了百余船匠吧?所谓一事不烦二主,这造船的事情就归你主持了,记住,千万不要让朕失望。”

“诺,臣谨记在心。”李昊答的是慷慨激昂,但转瞬又意志有些消沉:“不过陛下,臣手底下的人手不够啊,您看是不是支援几个人手。”

李二当即对李昊表示全力支持:“可以,长安十六卫,不管你看上谁都任你调遣。不过,你要记住,你只有五年时间,五年之内,朕要看到一支可以入海远行的舰对。”

“诺。臣遵旨。”牛是自己吹的,李昊已经没有了退路。

不过好在有了李二的命令,又有长孙无忌这个户部尚书的支持,李昊还真不把五年时间当成一回事。

……

……

左领军卫,李勣大帐中。

“什么?调我去翎府?大将军,为什么?”赵文远脸色苍白,冷汗涔涔。

鼓动老岳父弹劾李昊的事情近在眼前,现在去翎府,那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么。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勣怜悯的看了自己手下最帅的棒小伙儿一眼:“不去怕是不成,陛下已经首肯,兵部已经行文,若是不去便是抗旨。”

“李……李叔,这,这一定是李德謇那小子在背后使的奸计,您,您可千万不能答应啊。”赵文远哭丧着脸开始拉关系诉苦。

可李勣是什么人,讲玩心眼儿,赵文远就是八个绑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不诉苦还好,一诉苦,李勣立刻把脸一沉:“胡说,什么奸计不奸计的。赵文远,组建水师可是陛下亲自下的令,难道你是在质疑陛下?若是如此,你大可不去,或者去找你丈人哭诉,让他去弹劾便可。”

赵文远如何戴得起这么大的帽子,连忙失口否认:“不,我,小侄,小侄没那个意思,李……”

赵文远还想叫李叔,但看到李勣那阴森森的表情,改口道:“大将军,职,职来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