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五章 章节名是什么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49
A+ A- 关灯 听书

“都……都督。”赵白脸很不情愿的的叫了一声,板着脸一本正经道:“以前的事情不说也罢,今日职下已经前来,不知今后你对我有何安排。”

“这个不急。”李昊笑盈盈的体贴问道:“赵都尉刚刚从勋府调过来,要不要先休息几天,等熟悉一下情况之后再来?”

“不必。”赵文远冷冷拒绝。

雷耀眉头皱了皱,心底生出一股厌恶。

丫有背景怎么了,我家都督也不是白身,年纪轻轻身居高位,能做到如此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为何这姓赵的依旧如此不识抬举。

李昊不动声色点点头:“那好吧,既然赵兄执意如此那便先去船上熟悉熟悉水性。咱们毕竟是水师,第一要务便是熟悉水上环境,学会凫水,所以上船之后无论职务高低统统听从原长安水师那些兄弟的指挥,这一点还望赵兄理解一二。”

赵文远撇撇嘴,有些不屑。

数年的锦衣玉食生活让他忘记了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转身出门叫上跟随自己而来的小厮,又临时抓了一个守在门口的守卫带路,向着停靠在码头上的战船而去。

来此之前,赵文远就已经料到李昊必然不会让自己有好日子过,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这家伙没给自己派上任何职务便打发自己上船,想来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来到船边,望着高达十余丈的五牙战船,赵白脸哼了一声,暗道李昊小看人,不让给老子安排职务怎么了,老子一身明光铠,难道船上的人都是傻子,看不出老子都尉的身份?

迈着八爷步,打发了守卫离开,赵文远带着小厮上了船。

战船上,数百条汉子站在船边,手里拉着绳子,互相之间打着哈哈对下面指指点点。

赵文远不明所以,正打算走过去看看,不想却被人拦了下来:“站住,你是何人,为何来此?”

“你又是何人?本都尉左领军卫赵文远,奉……奉都督之命前来熟悉水性。”赵文远翻了个白眼,每次想到以后要叫李昊都督,心里就膈应的不行。

左领军卫?拦住赵文远那人上下打量他一眼,善意劝道:“都尉,若要熟悉水性……你最好把这一身明光铠换下来。”

赵文远闻言大怒:“凭什么?你什么身份也配让老子换衣服?”他还要靠这一身装备撑门面呢,换下来谁还拿当个打几巴棍。

阻拦赵文远那汉子也是个妙人,被骂了也不着脑,只是一挥手:“来人,给赵都尉上装备,赵都尉要熟悉一下水性。”

赵文远混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就是一张嘴,和老丈人的扶持,他哪里知道什么叫熟悉水性,懵懵懂懂被两个汉子用绳子套在腋下,着跟他们来到船边,还没等看清下面水里的情况,屁股上已经被人重重踹了一脚。

“我·操·你大爷……”

一头栽向水中的赵文远还没骂完,“噗通”一声便砸进水里。

明光铠四十多斤,穿在身上就算水性再好都不一定能浮起来,更不要说赵白脸一个旱鸭子,入水之后连挣扎都省了,连个泡都没冒直接没了影子。

跟着赵文远上船的小厮脸都绿了,好半晌才凄惨的叫声:“我的姑爷啊……,快,快把我家姑爷拉上来。”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拉上来?还早呢,拉着绳子的家伙任由手中绳子不断往水中滑着,淡淡瞥了一眼小厮,理都没理他。

这几天下来,船上这帮家伙经验丰富的不得了,很清楚多长时间能把人淹死,多长时间能把人淹的半死不活。

一个左领军卫跑来体验生活的倒霉孩子罢了,只要没淹死,上面就不会追究。

自从更名远洋水师之后,长安水师每一个人都膨胀了许多,兄弟单位的都尉算什么,国舅爷家的大公子,卢国公、英国公家的大公子老子们都踹下去过。

正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老子凭本事踹下去的,想啥时候拉上来就啥时候拉上来。

大概过了二十多个呼吸的功夫,几个布衣汉子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几人一齐动手,将已经被淹到半死,两眼已经翻白的赵文远拉上了船。

不容易啊,老子就是想装个逼,就是不想失了身份而已,至于这么灌老子么!

刚刚到远洋水师报到不足两刻钟,赵文远就被半死不活的抬了回去。

望着远去的车队,李昊感慨道:“这傻·逼脑子里装的都是粑粑么,明知在老子手里不会有好果子吃还敢来,真以为老子怕了他那个老丈人不成。”

雷耀:“……”

长官就是长官,不计名利,不计得失,快意恩仇,果然是我辈之楷模,跟着这样的长官以后可得小心着点,否则鬼知道哪天会不会被坑死。

几个新罗匠人又再次被叫了回来,围在一起讨论起李昊交给他们的设计方案,叽叽咕咕的新罗语听的人头疼。

不过雷耀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是那些造型诡异的大船。

以他的经验来看,这船根本就是在扯蛋,毕竟古往今来所有的船都是平底的,可新任都督拿出来的设计方案却是尖底的。

庆底船?那还不翻了?

可是……,想想赵文远那倒霉孩子的凄惨结局,雷耀还是理智的闭上了嘴。

反正又没花自家的钱,想咋折腾就咋折腾呗。

新罗船匠其实也是懵的,如果不是考虑在大唐吃的好,喝的好,还有工钱可拿,只怕早就掀桌子不干了。

尖底船啊,这到水里非翻喽不可,喝在船翻了死的是唐人,可谁又能保证上头不追究船匠的罪责,万一上面追究起来,人头可就要保不住了。

商量了半天,其中一个匠人来到李昊面前:“少爷……”

“怎么了?”听着半生不熟的大唐官话,李昊皱了皱眉:“老朴啊,不是我说你,你能把舌头拉直了说话不。”

老朴的头更低了,但在众同伴鼓励的目光中,还是硬起头皮说道:“少爷,您设计的船似乎有些问题,这尖底船我等从来没有造过,只怕造不出来。”

老仆深谙为人处世之道,功劳是领导的,责任是自己的,少爷设计的船是没有错的,错的是他们手艺不精,造不出尖底船。

雷耀不得不替这位来自异国他乡的船匠挑起大拇指,姜果然是老的辣,并且跟地域无关。

“确实造不了么?”李昊拉过桌上图纸,看了看:“若真是这样,你们就回去吧,我会跟金俊英说一声,让他再给我换一批人来。”

釜底抽薪这一招还是蛮厉害的。

在大唐数月的生活让新罗船匠尝到了甜头,初时他们是不想来,现在嘛……谁要赶他们走他们就跟谁急。

老仆听到李昊要换人,当下连忙摇头:“不,不是这个意思,小人的意思是说,我们需要好好研究研究,需要的时间可能稍微长上那么一些。”

李昊露出亮闪闪的门牙,似笑非笑的问道:“只是时间长一些?”

“呃……,少爷放心,最多半年,一定可以造出来。”

“那好,既然这样,你们就先回庄子上吧,把人手调配好,半个月后等这边的船坞建好,就开工。”

“诺!”老仆无奈点头,本想借着本事不够的理由能够打消这位小爷的不切实际的念头,结果却给自己找来一大堆麻烦。

……

……

金胜曼已经在李家庄子上待了半年了,就算再迟钝,她也搞清楚了这庄子是属于谁家的。

每每想及此处,金胜曼公主就恨的咬牙切齿。

亏自己还以为已经逃出魔掌,亏自己当初还觉得这庄子的主人低调奢华有内涵,可没想到,一切都是自做多情,到头来是非成败转头空。

估计那该死的家伙应该早就知道自己在他的庄子上吧。

可恶的家伙竟然如此压榨自己的劳动力,明明赚那么多钱,却只肯付给自己十五贯的月钱,想自己堂堂公主,貌美如花,竟然被一个小人算计……。

算了,还是别想那么多了,去看看那些可怜的船匠吧,那些可怜的人自从来到大唐就一直被丢在庄子上无人理会,每天只能以大米糊口,连点肉都没有,真是太可怜了。

带上庄子分配给自己的小丫鬟,坐上庄子分配给自己的马车,叫上庄子分配给自己的车夫以及四个护卫,帐房金先生直接杀奔庄外新罗船匠的聚居地。

……

……

卫国公府,李靖在看书,红拂在清理帐册,窗外月明星稀。

在一连串‘我儿子真能干’,‘我儿子真了不起’,‘也不知将来谁家姑娘运气好能嫁给我儿子’的感慨中,李靖的书终于看不下去了。

“夫人,我说你这是怎么了。”

“夫君,你知道咱家现在有多少钱?”红拂把手里帐册挡住,神秘的问道。

“那谁知道……”在老婆大人渐渐冰冷的目光中,李靖临时改口道:“估么怎么也有几十万贯吧,那小子虽然卖酒赚了钱,可这段时间也没少。”

“几十万贯?”红拂撇撇嘴,一副嫌弃的样子:“夫君,你就不能把眼光放长远点,若只有几十万贯,妾身还会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