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六章 ?李靖辞官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50
A+ A- 关灯 听书

李靖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我还说少了?”

“当然少了。”红拂抬手把帐册往桌上一放:“呐,给你看看。”

看就看,老子也不是没见过钱,李靖低头看向帐册,只一眼后背冷汗就下来了:“两,两百万?”

“怎么样,我儿子厉害吧,一年功夫就攒下这么大的家当,嘿嘿……,果然是我红拂的儿子,就是争气。”红拂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两百万贯啊,这可不是小数目,李靖甚至觉得就算国库都不一定有这么多钱。

望着傻白甜的老婆,军神大人欲哭无泪。

什么时候自己家竟然比国库都有钱了,这泥马是要作死啊,万一被人知道告到皇帝陛下那里,估计要不了几天就会被抄家吧。

低调点说,李靖并不任为自己的老命能抵得上两百万贯。

抓起桌上晶莹剔透的杯子吸溜一口茶水压压惊,重新放心去的时候,心跳的更快了。

抬眼打量家中装饰,清一色的黄花梨家俱,价值不菲,随便拿出去一件只怕都不下百十贯。

再看看桌上摆设,顶级的文房四宝,随便放出一件价比千金。

还有刚刚的那个杯子,放到外面估计一个就值百十贯钱。

平日里吃的饭食,喝的酒水,无一不是最顶级的美味。

自己是什么时候对这一切习以为常的?

李靖呆呆想着,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指不定那天非被李二灭口不可。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既然事已至此,不如……早点辞官?家里已经足够有钱了,安心当个富家翁,手中无权,估计宫里那位应该不会担心自己造反了吧。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下定决心明天一早就去宫里辞官,没办法,谁让家里儿子不让人省心呢。

……

……

去了一趟船匠们的聚居地,金胜曼带着一肚子气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那个该死的混蛋,竟然异想天开想要造什么尖底船,自己一个女流之辈都知道,尖底船入水必然倾覆,难道那个自诩聪明的家伙会不知道?

想到那些匠人绝望的目光,金胜曼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找那个混蛋说说清楚,若是他真的执意如此,那就动用自己公主的身份去宫里找皇帝告状,揭穿他的真面目。

金胜曼原本打算以后一辈子都不见李昊的,但谁她是正义感爆棚的新罗公主呢,为了自己的百姓,她有责任也有义务与恶势力斗争到底。

……

……

伟大的李二陛下,大唐最大的地主,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帝国主义头子这些天觉得神清气爽,人生更次变的有了意义。

突厥、高句丽什么的已经不再被他放在心上。

李德謇那小子说的不错,人要把目光放的长远些,不能只盯着自己脚下那一小片地方,外广阔的天地大有作为嘛,等老子随便拿下海外一片土地,将我大唐的国土再翻上一倍,看看还有谁敢说老子不如秦皇汉武。

想到李昊,李二心思又有些活泛,这小子一年来可赚了不少钱,根据帐面上的统计,他家里至少有两百到两百五十万现钱。

这么大一笔钱放在一个臣子手里,李二有点不放心。

正想着这件事,外面有人通传,李靖觐见。

“唔,让他进来吧。”收摄心神,李二正色道。

稍顷,李靖自门外走进:“臣李靖,参见陛下。”

“药师免礼,来来来,坐。”李二摆摆手,指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张椅子说道。

椅子这东西说来真不错,比胡凳高,还有靠背,垫上垫子坐在上面比以前跪坐舒服不知多少倍,也不知李德謇那小子是怎么想到这东西的。

感慨的过程中,李二发现李靖竟然没有坐下,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站在那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药师莫非有什么事?”李二诧异问道。

“陛下,臣这段时间得了脚疾,走路多有不便,故……想要辞官休养一段时间。”李靖的声音有些干涩,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脚疾?李二瞅瞅稳稳站在面前的李靖,再想想他刚刚大步流星进来的样子。

娘的,这老货腿脚比朕都利索好么。

打量着李靖,李二心里泛起嘀咕,这老货该不会是觉得他儿子钱赚够了,打算回家养老吧?

凭心而论,如果不是为了大唐江山,如果不是为了远大理想,李二也想带着两百万贯回家过那种每天只想着怎么花钱的生活。

李二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药师啊,朕知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在征讨朔方之战出了很多力,想要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

李靖心里微微有些失落,他本以为李二会挽留自己几句的。

他李靖也是为大唐流过血,出过力的,没想到关键时刻,只得到句辛苦了,应该体息一下。

微微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李靖做好了‘谢恩’的准备,却听李二继续说道:“可是药师,眼下正是我大唐蒸蒸日上,超越先贤的关键时刻,你做为老臣子难道就不准备给小辈们做个榜样么?朕记德謇那孩子练兵的时候说过你兵法中的一句话,叫:‘累就对了,舒服那是留给死人的’,朕觉得这句话很好,你觉得呢?”

李靖:“……”

我什么时候说过话?家里那小混蛋到底在外面给老子挖了多少坑?

“陛下,臣……。”

打断李靖,李二拍着桌子道:“对嘛,朕就说药师你还是有觉悟的,所以朕今日就当没听过你要辞官的话。”

李靖:(?◇?)?

陛下就是陛下,这挽留的方式好特殊。

没办法了,皇帝陛下都这么说了,李靖觉得自己应该坦白一些:“陛下,非是臣不识抬举,只是……。”

“没什么好只是的,朕知道你的想法。”抬手挥退房间中人众人,李二来到李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动情的说道:“老实说,朕有一个能赚钱的儿子,如果朕家里有两百多万贯,朕也想过那种每天什么都不管,只想怎么花钱的日子。

不过,药师,人不能太狭隘,要把目光放的更长远一点,不过两百万贯,换成银子连这间屋子都装不满,这一点点钱还算不得什么。朕眼下就可以答应你,什么时候你家那小子把钱赚到现在的十倍,朕就准你辞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