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 ?手快有,手慢无的老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0:58
A+ A- 关灯 听书

“你那是什么表情。”看着李昊脸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诡异表情,李靖就气不打一处来。

谁是老子谁是儿子你搞不清楚么?

李昊将望远镜抢回来,重新塞到李靖手里:“爹,不是我说你,咱眼界能放宽点不,传家宝我也就是那么一说,您咋还就当真了。这破东西就是四根铁管加上两块玻璃片,除了加工起来麻烦点,不比两个杯子加起来的成本贵多少,真当成传家宝,估计您孙子得念叨您一辈子。”

“屁话,他敢,老夫抽不死他。”李靖咕哝了一句,把望远镜往怀里一揣,带着老婆出门而去。

至于管家老陈,该干啥干啥去好了。

马车里,红拂与李靖相对而坐,见他一脸肉疼的表情,忍不住问道:“夫君,那千里望真是个宝贝?”

李靖点头:“对于兵家来说,绝对是一等一的宝物,但对于其它人来说,一文不值。”

“那……,待会儿真要送给陛下?”红拂有些心疼了。

“还能怎么办,谁让老夫多了句嘴呢。”李靖幽幽叹了口气道:“那臭小子也是,杯子不值钱也不早说,搞成现在这样,太被动了。”

车声粼粼,不多时已经穿坊而出,转了个弯前面不远便是皇城。

大概两刻钟左右,李靖已经怀着‘传家宝’来到位于丽正殿之后的天光殿。

大殿之中人声鼎沸,老货们打着哈哈,斛光交错,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喝的正哈皮。

李二高高在上,正与长孙无忌言谈甚欢,见李靖进来,打着哈哈道:“药师,今日却是来的晚了,来来来,罚酒。”

“陛下恕罪,臣因家中俗务缠身,故而来的晚了。”李靖道了声歉,接过小太监送上来的酒,‘哐哐哐’干了三杯。

“李药师,宝物呢,前几天你可是将你家宝物说的天上少有,地上无双,这次该拿出来了吧。”下面老货中有人叫道。

李二是个大度的君主,私宴之上无君臣大小之分,只要不喊打倒李二,百无禁忌。

眼见‘传家宝’就要保不住了,李靖心情自然不会太好,来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哼了一声:“哼,宝物就在老夫怀中,老夫想什么时候拿出来就什么时候拿出来。”

“要我说啊,你这老货就是在吹牛。”人群中又有人以酒遮脸大声嚷嚷起来。

“吹牛?”刚刚连饮三杯的李靖也有点上头,伸手入怀掏出望远镜往桌上一放:“宝物就在这里,尔等若是不服,无论何人只要能够叫出它的名字,老夫双手奉上。”

众人齐齐伸长了脖子,但见李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根三寸来长,三指粗细,两头隐隐有些发光的物事。

刘弘基抓起望远镜放在手里掂了掂,又放了回去:“嘁,我当什么宝贝,原来就是根铁管子。李靖,你这老货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又或者拿错了东西?”

“是么?那你倒是说说它叫什么。”李靖翻了个白眼。

刘弘基撇嘴道:“一根破铁管而已,谁知道你这老家伙能给它起个什么名字。”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胡吹什么大气。”李靖不屑的抓起桌上望远镜,也不管身周众人起哄,对李二说道:“陛下,此宝名为千里望,乃举世无双之物,今日愿献与陛下……。”

李二有些懵,望着被李靖托在手上,造型简陋,丑了吧唧的铁管,眼角狂抽。

这老家伙该不是真疯了吧,连朕的玩笑都敢开。

若是没有其它人在,朕倒是可以配合你一下,权当你是真的献了个宝贝,可眼下,大殿上百来双眼睛在那里看着呢,朕总不能被你当成傻子来耍吧。

刚想说什么,一个黑大汉窜了出来,自李靖手上将铁管拿了起来,摆弄了一会儿随手那么一拉,顿时原本只有三寸长的管子变成了一尺余长。

黑大汉被吓了一跳,拿着铁管又摆弄一会儿,拉着李靖问道:“李老倌儿,这东西咋用?”

李靖没好气道:“把细的一头放到眼前,向远处望便可。”

“哦?”黑大汉依言而为,片刻之后,默不作声将手中一尺长的铁管重新按回三寸长短,随手往自己怀里一塞:“什么破玩意儿,就这还好意思说是宝物?”

李靖:“……”

破玩意儿你收那么快干什么?

李二:“……”

那东西明明是献给朕的,你丫怎么给收起来了?

“程知节。”李二眼睛一鼓,在那黑大汉回去之前将其叫住。

“啊?”程咬金回过头:“陛下,有事儿啊?”

“拿来。”李二把手一伸。

“啥?”

“千里望。”亏得李二还记得李靖说的名字。

程咬金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啥是千里望?”

啥是千里望?你这老匹夫还有脸问!

李二黑着脸道:“程知节,那是李靖献给朕的。”

程咬金见赖不下去,眨眨眼睛道:“呃……,陛下,那东西丑的很,放在宫里也忒难看了些,再说您不是不要么。”

我啥时候说不要了?!

李二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李靖并不是那种肆意胡为的人,能让他说成是宝物的东西那就一定是,就算样子丑了点,那也是宝物。

另外,如果那个什么千里望真的不值钱,程咬金这种见了好处狗粑粑都能咬一口的家伙又怎么可能直接收在怀里。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二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恨恨道:“朕何时说过不要的话。”

程咬金道:“陛下刚刚您还一脸嫌弃呢,那不就是不要的意思么,这么多人看着,您可不能不认帐啊。再说了,这东西放您那儿也没用啊,不如就赏给俺了吧!”

李二无语。

下面有人看不过去,大喝道:“程老匹夫,你怎可以此无礼。”

“滚蛋,有你什么事儿,陛下都说了私宴无君臣大小。”程咬金大眼珠子一翻,把望远镜拿出来放在手里掂着,嘿嘿怪笑道:“这好东西嘛,自然是手快有,有慢无,先下手为强,手下手遭殃。再说俺老程可不相信李靖手里只有这么一个东西,大不了以后让他弄个更好看的献给陛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