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四章 顶针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03
A+ A- 关灯 听书

炸,炸了?老子该不会是要火吧?

看着一脸肉疼,面色不善的袁天罡,李昊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是对方硬拉着要给自己算命的,可说到底自己也没反对不是。

而且看他刚刚拿出来那个龟甲外面都带着包浆,显然是时常把玩之物。

想了想,也不管周围的议论块,李昊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袁天罡说道:“袁道长,不好意思啊。那个……,我会赔的。”

“赔?”袁天罡虎目含泪。

李昊连忙点头,叫来铁柱嘱咐道:“柱子,你马上去买俩王八来,记住,挑大个儿的买啊。”

“好嘞。”铁柱鄙夷的看了袁天罡一眼,颇有一种便宜你了的感觉。

袁天罡是欲哭无泪啊,那特么是龟甲,不是王八壳子,再说老子手里那东西已经传承几百上千年了,不说历史意义,单就无数先人留在上面的意念来说,也不是随随便便杀俩王八弄个壳子就能代替的。

最关键的是……,老子差那俩王八钱么!

思来想去,袁天罡无力的摇摇头:“算了,李小兄弟,这……这都是贫道学艺不精,与你无关,龟甲……不用你赔了。”

“这怎么好意思!”李昊搓搓手,一副暴发户的嘴脸道:“要不您开个价,在下如数奉上如何?放心,我家有钱,不差你这一星半点。”

“不用,不用了。”袁天罡踉踉跄跄起身走向门口,钱他是没脸要的,若是要了骗子的名声怕是甩不掉了。

另外,让袁天罡想不通的是,这少年到底命要硬到什么程度,竟然能使自己寄托了无数先人意念的龟甲炸开,人都说天机难测,可尼玛难测到测都不让测算怎么回事。

想不通,想不通啊,袁天罡决定去找自己的叔父袁守诚好好商量一下,看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老袁走了,李昊远远看着他萧索的背影离开,心里挺不是滋味。

金胜曼若有所失的低着着,虽然袁天罡开始的时候表现挺牛·逼的,但事实证明,李昊说的没错,这老道似乎真是个骗子。

店掌柜见没热闹看来,赔笑来到李昊身边,从刚刚的对话中,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李侍读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

李昊摆摆手,也没跟那店掌柜废话,直截了当的问道:“我打算将你这里盘下来,多少钱,你开个价吧。”

掌柜本以为李昊是来买东西的,此时听他要盘店,露出为难的表情:“李侍读,小店是祖产……。”

“掌柜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这店怕是已经赔的要当裤子了吧。”李昊指了指四周:“别急着否认,我已经进店半天了,连一个顾客都没见进来。另外,看看你柜台上的灰尘,若是长期没有生意,何以至此。”

“这……”掌柜惨然一笑:“李侍读目光如矩,不瞒您说,小店的确是开不下去了。可……可这店却是我家祖上留下唯一的祖产,实在是不能卖啊。”

李昊一笑:“祖上?据我所知,长安城自从兴建开始,到目前还不足三十年,你这祖产是不是太早了些?”

掌柜一滞,有些不知说什么才好。

金胜曼走过来说道:“李德謇,你是来盘店的?”

“要不然呢。”李昊瞥了金胜曼一眼。

金胜曼咬了咬下唇:“你不是说……。”

“两不耽误嘛。”

金胜曼虽然长的漂亮,但李昊却不是惯别人毛病的性格,也没有当舔狗的习惯,没必要事事都围着她转。

看向店掌柜,李昊继续说道:“你这间店位置不错,不过经营的东西却有些过时了,继续坚持下去没有任何意义,盘给我,我可以把你店里的东西按原价给你,房子我也不给你压价,你说多少就是多少,你看如何。”

“这……”店掌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既然李侍读有诚意,小老儿可以答应把店盘给你,可是这价格……。”

“两千贯,前面的小楼外加后面的庭院。”

“成交!”

两千贯啊,这可不是小数目,按照店掌柜的想法,能卖出一千贯就已经很不多了,李昊给他开出两千贯的价格,那可是的样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

“那就签契约吧,这几天你把东西收拾一下,等过了重阳,我派人来接手。”

简单,直接,看的金胜曼啧舌不已,离开店铺之后,追上李昊问道:“你花如此大的价钱盘下这间店要做什么?”

“当然是给自己找个住的地方,顺便做点小生意。”李昊感慨着说道:“我已经成年啦,不能在家里继续当啃老族了,虽然我很喜欢那种感觉。”

“啃老族?那是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总之呢,我要从家里搬出来。”

随着生意越来越大,涉足的行业越来越多,李昊在家里住的是越来越不方便,于是乎他便产生了在外面买上一处产业,从家里搬出来的想法。

这样一来,首先不用什么事情都需要向老头子和老娘汇报,二来自己鼓捣一些东西也不愁被老头子数落。

金胜曼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我看你是准备让我离开吧,这里后面只有一进院子,根本住不了太多人。”

李昊耸了耸肩:“你要这么想我也不反对,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并没想赶你走。”

一路聊着,一路逛着,其间给金胜曼买了两套衣裙,一根金钗。

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个李昊绝对想不到的人出现在面前:“李,李侍读,咱,咱家终于找到您了。”

看着舌头都快要吐出来的常公公,李昊道:“小肠子?你找我干什么?”

“不瞒李侍读,咱家是想求您帮个忙。”常公公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在李昊不解的目光中忐忑道:“您知道咱是出来帮殿下给皇后娘娘买礼物的,可咱挑来挑去怎么也挑不到中意的,您是殿下好友,又是顶顶聪明的人,不知能不能……能不能指点一二。”

“呵呵……”李昊呵呵一笑:“我说常公公,你就这么相信我?”

常公公连连点头:“咱是太子殿下的人,您又是殿下的朋友,咱不相信您还能相信谁。”

李昊想了想道:“那行吧,你跟我来,我给你指条明路。”

带上常公公和四个禁军护卫,李昊兜兜转转下来到一处挂着长安第一锤的铁匠铺,进去转了一圈,大概两刻钟左右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多了一个黄铜指环,丢给常公公道:“行了,拿走吧。”

“这,这是什么?”常公公无语凝噎,将指环举在眼前:“李侍读,您,您可不要害我啊。”

“这叫顶针,当成礼物送给皇后娘娘,娘娘必然喜欢。”李昊不理哭丧着脸的常公公,交待了一句,叫上金胜曼便准备打道回府。

小小一个太监,人不大,心思不小,竟然想往老子身上泼脏水,既然这样,就别怪老子弄个坑给你跳。

金胜曼有些想不通,在马车上拉着李昊问东问西:“李迁謇,你给那太监一个指环干什么,若是那太监真把那个指环送给你们太子,估计你少不得被牵连。”

李昊目光诡异的盯着金胜曼看了一会儿,惹得她大怒:“你看我干什么。”

“我在想,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李昊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凡事不能看表面知道么,那太监若是把我的东西送去还好,若是没有送去……下半辈子就准备被配到祖陵守地宫吧。”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哦?你怎么那么肯定?”金胜曼奇道。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听过没有?皇后娘娘一国之母什么样的宝贝没见过,你觉得她会在乎那些金银玉器?”

“那皇后娘娘会在乎什么?”

李昊微微一笑:“心意!礼物不在轻重,而在于是否用心去准备。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你一个黄毛丫头连个对像都没有,说了你也解不上去。”

“你……”金胜曼大窘,对着李昊的小腿狠狠踢了一脚:“李迁謇,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昊将腿移了一下,闪开金胜曼的一脚,撇撇嘴道:“切,狗嘴里要是能吐出象牙,老子早就发财了。”

……

……

东宫,宜秋宫。

常公公怀里揣着李昊丢给自己的黄铜指环,犹犹豫豫来到李承乾的身边:“殿下,小的回来了。”

“哦?东西可买回来了?”李承乾抬起头。

常公公狠了狠心,咬了咬牙,毅然将黄铜指环拿了出来:“殿下,便是此物。”

“这什么玩意儿?”李承乾接到手中,反反复复打量了一会儿,满头黑线的问道。

只见那指环大概有近一个指节宽,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一个又一个不大的凹槽,除了这些再没有半点多余的装饰。

常公公的心咯噔一下,连忙说道:“李侍读说,这叫顶,顶针。”

李承乾的表情柔和了许多:“李迁謇?你见到他了?这是他让你拿回来的?”

“是的。”常公公苦笑道:“殿下,小的觉得李侍读是读过书的人,选东西一定比小的合适,故而求他帮忙挑的。”

“求他帮忙?他就给了你这么个破东西?你是不是没说清楚此物是要送给母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