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送给皇后的礼物(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04
A+ A- 关灯 听书

李承乾是心力交瘁的,握着指环越想越不是滋味,抬手招来纥干承基:“你,把这家伙拖下去先打三十板子。”

什么?三十板子?常公公的心态瞬间崩了。

李德謇不是太子殿下最好的朋友么,为什么朋友拿来的东西太子会不喜欢?

“殿下,殿下饶命啊!小人也是被人骗了啊。”为活命,常公公奋力挣扎。

但他那小胳膊小腿哪里是大内禁军的对手,没两下就被人把嘴一堵拖了出去,片刻之后噼噼啪啪打板子的声音传进了房间。

…………

次日上午,奉天门。

一群十几二十岁的小年轻齐集一堂,

城头之上老头子们,唇枪舌剑,嘴炮连天;城头之下,十几二十岁的小年轻熙熙攘攘,推推搡搡。

奉天门外的广场上,有二十多人在活动手脚,每人身边都停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这里是贞观元年重阳节第一届自行车大赛的比赛现场,因为是第一届,准备并不怎么充分,甚至可以说有些混乱,但正因为这样才让李昊有种在后世参加学校运动会的感觉。

身边,左边是李雪雁,右边是金胜曼,各擅其长,尽为绝色。

在不明内情的人眼中,李昊左拥右抱大享齐人之福,纷纷对他投去鄙夷的眼神,就连刚刚被放出来的长孙冲都有些看不下去,远远的躲到一边。

李昊心里苦啊,两腰子早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已经被掐紫了,两个女人谁也不服谁,斗嘴输了就拿自己出气,这尼玛老子又不是人肉沙包。

趁着众人不注意的功夫,李昊压低声音:“喂,你们两个够了吧,老子带你们来是怕你们无聊,不是给你们当出气筒的。”

腰间一松,两个女人同时放开手,暂时休战。

但李昊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而且起因也不是自己的牢骚。

因为远远的正有一个黄色的影子窜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大唐的太子殿下李承乾。

“德謇,终于找到你了。”来到李昊面前,李承乾目光诡异的扫过李雪雁与金胜曼。

李昊心中一紧,心中祈祷这位小爷千万别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否则自己的老腰又要受苦。

“殿下不在上面陪陛下看比赛,下来做什么?”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李承乾的注意力被李昊转移,摊开手露出里面昨天那个黄铜指环,恨恨道:“这什么东西,你想害死本宫么?”

“顶针啊。”李昊接过来,带到右手无名指上,做了个拈针刺绣的动作,然后道:“看清楚了没有?我上次见皇后娘娘经常亲自做一些缝缝补补的工作,有了这东西可以轻易把针顶过去,不用费力的用手去推。”说完,把顶针从手上拿下来,丢还给李承乾。

李承乾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金胜曼惊讶的掩口感慨:“李德謇,没想到你竟然会女红?”

刚刚李昊的手势太专业,在没有实物对比的情况下,丝毫不比她们这些专业选手差。

李昊撇撇嘴,伸手一揽两个女孩的纤细腰肢,得意得:“这有什么啊,哥哥除了不会生孩子,这个世界还真没有我不会的东西。”

“啐。”听到生孩子,不管是李雪雁还是金胜曼,俏脸都染上一层粉红,娇羞之下甚至连被他占了便宜都没顾得上。

“厉害!”李承乾将整个过程收入眼中,竖起一根拇指,也不知道他是在夸李昊占便宜的手段厉害,还是吹牛·逼厉害。

小插曲过后,李承乾脸色一苦,把李昊拉到一边:“我说你到底是个啥意思?这破玩意儿又不值钱,你让我怎么拿得出手。”

暂时脱离苦海的李昊鄙夷道:“怎么拿不出手了,这叫心意懂么,你觉得花钱买来的东西和精心准备的东西哪一样更讨喜,如果你选前者,我没话说,东西还我。”

“哎,别别别,我就是觉得这礼物太朴素了些。”李承乾敢紧把李昊拦住,同时将顶针藏到身后。

“嗯……”李昊长出一口气,想了想道:“你要是真这么想,我再送你一首配套的诗?”

“什么诗?说来听听。”

李承乾与李昊嘀咕了一会儿,屁颠屁颠的走了。

城头,李二与长孙皇后双双立于城墙边缘,看着下面一群小年轻指指点点说些什么,只是那双鹰却总会时不时瞟向身边不远处的一个脸色黝黑,满是胡茬的老人渣,眼神中杀气腾腾。

偏偏那老人渣没有半点自觉,手里举着根铁管子,大声嚷嚷着:“哎呦,这东西真是好宝贝,看的真清楚嘿,嘿呦,啧啧,好,真好。”

有其它老货实在听不下去了,对那老人渣吼道:“程老匹夫,你要是把嘴闭上,没人会拿你当哑巴。”

程咬金扭过头,看向声音来源的地方,满不在乎的呲牙一笑,这闪闪的大门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嘿嘿,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别以为俺老程不知道。”

“老子嫉妒你个卖小耙子的?我呸!”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对于人群中那老货揭老底的行为,程咬金大怒:“打铁的,你找打是吧?”

“来啊,不服单挑。”

“单挑就单挑,时间地点你来选,看老程怕不怕你。”

三言两语间,嘴炮升级到了单挑,尉迟敬德与程咬金两个黑大个怒目而视。

另有老货唯恐天下不乱,在一边鼓唇弄舌:“还挑什么地方,下面不就有场比试么,你们两个大可下去比比。”

大唐朝堂山头林立,彼此间有仇的比比皆是,单挑这种富有刺激性的活动历来都是老货们的最爱。

李承乾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回来的,鬼鬼祟祟跑回自己之前的位置站好,也不去管武将那边人脑子马上就要打出狗脑子的行为,平复了一下呼吸来到长孙皇后身边。

“太子,可是有事?”李二把注意力从程咬金与尉迟敬德身上转回来,看向李承乾。

小屁孩缩了缩脖子,伸手下怀从里面掏出一个样子奇丑无比的黄铜指环拿在手上:“父皇,母后,今日重阳,儿臣有一礼物献上。”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礼物?这么丑的一个东西?

李二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