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你有钱么?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07
A+ A- 关灯 听书

对于李雪雁的乐观,李昊表示无言以对。

赛场上,程家程处默、尉迟家尉迟宝林、段家段赞这些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家伙就不说了,就连刚刚被长孙无忌放出来的长孙冲经过几个月的锻炼也是一身的腱子肉。

李景恒虽然年龄大了些,但就凭他那不足一百二十斤的身子骨,李昊甚至怀疑他能不能骑完全程。

“轰”

一声沉闷的炮响,比赛开始。

城头之上一溜排开的四百面大鼓被擂的“咚咚”做响,震的人宫墙都在隐隐发颤。

随着那振聋发聩的鼓声,赛场上少年热血沸腾,一颗心被彻底点燃。

场地四周数千禁军振臂高呼:“万胜,万胜,杀!杀!杀!”

尼玛,一场比赛而已,杀个毛啊!

李昊实在想不通,这些大头兵为什么啥事都能跟杀联系起来。

但不得不说,随着那一声声“杀”,这第一届自行车大赛的场面的确很燃。

尉迟宝林闷着头一声不吭,首当其冲冲出起点,紧随期后的便是程处默,两人一前一后如同离弦之箭向着皇城另一侧狂飙。

二人身后,是段赞,小伙子今年十五,平时看着斯斯文文的,但到了赛场上却像换了个人一般,张着大嘴配合着禁军那一声声“杀”喊的贼响。

李昊一度认为他之所以冲在第三的位置,就是因为嘴巴长的太大给自己增加了阻力。

李景恒意外的冲到了第四,屁股离开车座,整个身体的力量都加在脚登上,脸憋的通红。

长孙冲有点不争气,排在第五,不过看他轻松的样子,显然是留了力,他老子是老狐狸,这家伙自然也是小狐狸。

排在第六的让李昊有点意外,竟然是来自新罗的金俊英,丫一个新罗人竟然能参加大唐人的自行车大赛,似乎有点拎不清的意思。

而且丫骑的竟然是那台三轮车,这尼玛就有点搞笑了,三轮竟然比两个轮的都快。

再后面李昊看到了宇文家的宇文谋,杜家的杜构,房家的房遗直,这些人是第二梯队,骑的虽然很卖力,但显然已经与第一无缘。

视线转回第一梯队,尉迟宝林与程处默已经遥遥领先,身后是紧追不舍的段赞。

自行车这东西与其它机械动力的交通工具不同,理论上只要耐力、速度和力量足够,飙出飞机起飞的速度都有可能。

但实际应用中,由于材料的问题,两个车轮的轴承根本无法承受那样的高速运转,而随着速度越来越快,路面对车轮的冲击力也会越来越大,用来代替轮胎的藤条无法将这种冲击过滤掉,最后的结局很有可能是全部断掉或车轮变形。

尉迟宝林与程处默此时便正在面对这样的情况,剧烈的摩擦让车轮上的藤条几乎全部断掉,两条钢铁制成的轮毂直接与地面接触,火星四射。

但就算如此,俩牲口旧速度不减,使出浑身的力气玩儿了命的踩着脚蹬,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冲向前面的转弯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不得不说的是,这个时代的人身体素质是真好,至少李昊就没见过能把自行车骑出这么快的人。

“你追不上的,放弃吧。”赛场上,借着调头的功夫尉迟宝林咧开大嘴借机对程处默吼着。

程处默毫不示弱吼了回去:“放屁,俺老程会不如你个憨货?还有四圈半,不服比比。”

“比就比,来啊。”送给程处默一个挑衅的眼神,尉迟宝林又开始低头猛蹬。

“艹,老子会怕你?”

比赛继续……鼓声隆隆,喊声震天。

追风少年们为了同一个目标,在赛场上赛出了风格,赛出了水平……。

嗯!就是这样。

无论谁拿到第一,李昊都认为这是一届成功的比赛,李承乾这小子总算是干了件人事。

比赛马上进行到最后一圈,李昊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扭过头发现是纥干承基。

“啥事儿?”李昊把头探过去吼道。

没办法,城头的鼓声太响了,声音小了根本听不到。

“陛下召见。”纥干承基吼了回来,同时伸手指了指头顶。

李昊抬头,发现城头上露出十几颗脑袋,正看着自己的方向。

翻了个白眼,将李雪雁和金胜曼两个留在下面,跟着老纥绕了个圈子爬上城头。

城头之上鼓声更响,震的李昊肝都在颤,也不知道老货们是怎么忍受这种噪音的。

看着他们一个个享受的表情,情不自禁骂了句:一群老几巴灯。

好在下面比赛就剩下一圈,不多时比赛结束,鼓声停了下来,胜负已定。

小狐狸长孙冲意外的拿了个第一,李景恒以两个车位之差屈居第二,段赞排在第三位。

至于尉迟和程处默……,这两货在最后关头掉了链子,是的,就是字面的意思,因为用力过猛,这俩货在最后半圈的时候同时把车链子踩断了,所以尽管他们几乎领先半圈,但最后因为失去了交通工具,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不如他们的人一个又一个越过他们。

老长孙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乐的合不上嘴,一个劲念叨着什么‘谦受益满招损’,听的尉迟恭和程咬金直翻白眼,差点约他找地方单挑。

不过李昊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已经被几个老货围了起来,望远镜几乎被戳到鼻子底下。

“这东西是你做的?”

“昂!”李昊点点头,看向自家老头子。

不是说给李二么,怎么被这帮杀坯拿走了。

李靖表示很无奈,一群才不要脸的,我有什么办法。

“贤侄,此物在军中有大用,既然你能弄出第一个,应该就能弄出第二个吧?”肩膀被人搂住,刚刚从朔方回来不到半个月的柴绍,呲着门牙,不无威胁的问道。

李昊舔舔嘴唇,在众老货的目不转睛的注视下,为难的说道:“柴叔,不瞒你说,只要有钱,没什么是小侄做不到的,就算您想上天跟太阳肩并肩小侄都可以帮忙,只是……你有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