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送给皇后的礼物(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06
A+ A- 关灯 听书

几个老家伙听到礼物,也探过头来,待看到李承乾手上之物的时候,纷纷露出鄙夷的神情。

“一个破铁环,太子的礼物果真别致。”

“胡说,那明明就是个铜的,就是样子丑了些。”

“算了算了,太子殿下手头拮据,能拿出这样的东西已经不错了。”

尼玛这都是些什么人,李承乾欲哭无泪,刚想说点什么,却听有人截住话头道:“太子殿下,不知此物可有什么名堂?”

说话的是李纲,太子太师的身份,以及八十多岁的年龄让小老头儿有了为所欲为的能力,他一开口立刻没人再吱声了。

“弟子见过老师。”李承乾像是看到了大救星一般,连忙给小老头儿施礼,顺带上前将扶着老头解释道:“此物名为顶针,是做女红的工具,弟子常见母后在宫里缝补衣衫,有些时候衣衫厚些穿针过于麻烦,有了此物之后,便可轻松解决这个问题了。”

“唔。”李纲小老头儿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再怎么开明的老头儿,因为眼界的关系,也不会把女人家的事情放在心上,一件做女红的工具而已,不值得他说什么。

顶针此时已经被送到长孙皇后的手中,这位大唐最大的地主婆摆弄一会儿之后,目光转向李承乾,似在询问用法。

李承乾当仁不让:“母后,此物是戴在无名指上的,穿针之时将此物顶在针尾便可。”

长孙皇后点点头,套在无名指上试了试,有些大。

李二在搞清楚顶针的用法之后有些不开心,好好的太子,没事搞些女人家用的东西做什么,这不是不务正业么。

魏征显然也有同样的想法,咳了一声道:“太子殿下,奇技淫巧之术非明君所为,老臣以为殿下眼下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

这老家伙啥意思?长孙皇后有些不开心,瞥了魏征一眼。

不过老魏脸皮厚,不在乎,梗着脖子与李承乾对视,似乎在等他认错,一副我是为了你好的神情。

站在长孙皇后身边的李二几乎听到老婆的磨牙声了,心中暗自庆幸还好这话不是自己说的,否则晚上估计只能睡书房了。

但长孙皇后虽然不满魏征,却没办法说他不对,毕竟这老货也是为了她儿子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甚至长孙皇后本人也觉得儿子沉迷奇技淫巧是一个错误。

此时此刻,李承乾的态度成了重中之重,李二和皇后以及众臣很想知道儿子会如何应对魏征。

而事实证明,李承乾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只见他胸有成竹般微微一笑:“魏卿,本宫原本还有一首诗想要献于母后,你是博学之人,不如指点本宫一二如何?”

魏征根本没把一个小屁孩放在眼中,洒然道:“愿闻其详。”

大唐的确有妖孽,比如李昊,但既然是妖孽,就一定不会太多,李承乾在老魏眼中显然够不上这两个字。

“好,魏卿听好了。”李承乾怒力压制住心中激荡的情绪,负手而立,将刚刚李昊教给他的诗背了出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吧嗒’,随着李承乾声落,城头之下砸了满地的下巴。

这诗是太子做的?

区区三十个字,道尽天下慈母心。

一些母亲亡故的老家伙更是目中含泪,纷纷想起少年离家之时母亲殷殷嘱咐的情形。

“好!好诗!”一片沉默的气氛中,老李纲顿了顿手里的拐杖,对李二道:“陛下,太子仁孝,此为大唐之福,百姓之福!”

霎时间,承天门城楼之上,一片赞扬之声,再也没有人说李承乾半个不字。

就连魏征这老黑脸也一反常态,露出欣慰的表情,对李承乾深施一礼以示歉意。

华夏传统以孝为先,没人忍心指责一个孝顺的孩子。

长孙皇后更是俯下身子,将李承乾拉到自己身边轻轻抚摸着他的脸,红着眼睛道:“乾儿……有心了!”

“母后……。”李承乾也没想到此诗一出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整个人都处在懵比的状态中。

李二欣慰的点着头,看向李承乾的目光无比满意,当场拟诏:“皇太子承乾,宜令听讼,在兹恤隐。自今以后,诉人惟尚书省有不伏者,於东宫上启,令承乾断决。今若有固执所见,谓理不尽,然后闻奏。”

此诏一出,众老货哗然。

这尼玛有些过了吧?这小子才几岁,就可以上朝了?

那句‘诉人惟尚书省有不伏者,於东宫上启,令承乾断决。’更是让人心惊。

这等于是有实无名的尚书令好么?

要知道,在武德年间,李二就曾经担任过尚书令,后来李二当了皇帝,尚书令一职便一直空着,现如今落到李承乾的头上,说明什么不言而预。

长孙无忌喜不自胜,连连给李承乾打眼色让他谢恩。

这小子是他外甥,对于长孙家来说,他越受重视,长孙家获得的利益就越大。

李承乾倒是没那么多心思,不过老头子有赏,那就接着呗。

上前谢了恩,心中愈发念着李昊的好。

……

……

城门楼子下面,一群小年轻不知道送顶上发生了什么,纷纷抬头观望。

只有李雪雁和金胜曼二女隐约猜到了一点,各自对李昊投去诧异的目光。

李雪雁好奇的问道:“德謇,你刚刚跟太子说了什么?”

李昊神秘一笑:“别问,问就是什么都没说。”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德性,谁稀罕听一样。”竖着耳朵打算听听李昊说什么的金胜曼有些失望,心中却更加好奇两人之间到底密谈了一些什么东西。

一个破铜环而已,就算在女红方面有些做用,可也不至于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吧。

李雪雁同样有些不满,白了李昊一眼将注意力投向赛场之中。

参加比赛的选手们已经各自就位,第一届自行车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李雪雁的哥哥李景恒亦是参赛选手之一,相比于关心头顶上发生的事情,还不如看看自家大哥能否拿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