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章 我看不透你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11
A+ A- 关灯 听书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李昊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想要给李纲做个试验,竟然让老货们把望远镜上的凸透镜误会成了仙家宝贝,一个两个争着抢着来买,热情的不要不要的。

只是,自家老头子那想要杀人的目光让李昊忐忑不已,老头子该不会真以为这望远镜是什么宝物吧!

是夜,赚的钵满盆满的李昊跟着自家老头子回到家,还没等他找机会溜走,就被提溜着脖子拉到了书房。

关上房门,李靖冷着脸一指墙角:“跪下!”

跑是跑不了了,李昊只能老老实实的跑到墙角跪下。

老娘得到消息之后,匆匆赶来,进屋正见到这样一幕,当下拦在李昊面前:“夫君,怎么了这是,出门前还好好的呢。”

“怎么了,你问他。”李靖怒气冲冲的一指李昊:“你问问他干了什么。”

红拂转回头:“德謇,你又干什么了,为何把你爹气成这副模样。”

“我没干啥啊,就是卖了几个千里望,我还赚了六万多贯回来呢。”李昊叫起撞天屈。

“多少?六,六万贯?”红拂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就赚了六万多贯,抢也没有这么快的吧?

再说家里钱已经够多了好么,没见上次老头子都吓的要去辞官了,这一下又搞了六万贯回来,这也太吓人了。

红拂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劝,回头看向李靖:“夫君,你看德謇这事儿……。”

“还看什么看,六万贯很多么,能凭空生火的宝物啊,他五百贯一个就给卖了,你是没看到那些老几巴灯的高兴的,十个八个的抢,把我李家的宝物当成什么了!”李靖越想越气,开始满屋子找藤条。

红拂也吓了一跳,猛的回身看向儿子:“德謇,你爹说的是真的?”

李昊无语,苦笑道:“娘,我爹失心疯了,您别信他,所谓宝物不过就是一些造型特殊的玻璃而已,与其担心把宝物卖了,还不如担心将来那些老货回过味来,找咱家麻烦来的好。”

李靖一听不干了,大骂道:“你这逆子,还敢信口胡说,老夫亲眼所见,那宝物能凭空生火。”

“爹,那不过就是利用凸透镜的聚光效果产生的物理反应,您能不能不那么大惊小怪,这就跟杠杆原理差不多。”

李靖:“……”

这话是啥意思?大惊小怪,就是说老子土鳖呗?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红拂一时也不知道应该站在哪一边。

不过鉴于儿子一次又一次创造奇迹,红拂还是相信李昊多一些。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红拂觉得反正卖都卖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就算把李昊打死,东西也收不回来了。

……

……

转眼数日过去,老头子一直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李昊在家里就算走路都不敢喘大气,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老头子骂一顿。

后来,李昊索性也不回家了,直到跑到城外庄子上,理由是六万贯的单子不是小数目,自己怎么也要亲自监督一下。

城外的庄子上,工坊林立,已经完全变了模样,除了前面主宅没有动之外,后面数百倾农田已经全部废弃,东侧靠近庄子后宅的位置是酿酒坊,占地不大,但却是李家收入的大头。

南侧是粮仓和香皂工坊,因为动物油脂不足的关系,产量一直不高,属于维持。

西侧是石炭加工坊和水泥工坊,也是整个庄子上最热闹的地方,每天运石炭的,运水泥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北侧便是新建的玻璃工坊,数个玻璃窑每天的任务就是不断试验新工艺,尝试着制出透光度更好的玻璃。

李昊这段时间便是一直在玻璃工坊蹲守,一来从那些烧制出来的玻璃中挑选适合做望远镜的边边角角切割下来打磨,二来督促那些工匠赶制出一批平板玻璃。

不为其它,只为了装修东市那间刚刚盘下来的店。

袁天罡打扮的道骨仙风,手中一根拂尘摇来摇去,坐在李昊的对面,看着他不断的忙碌,时不时还会插口问一句。

这老道自从上次炸了龟壳之后便赖上了李昊,在他家门口蹲了他三天,最后李昊没办法只能把他带到庄子上来。

“老袁呐,我说你能不能不总盯着我,长安那么大,你总盯着我一个败家子干什么。”李昊被袁天罡盯的浑身不自在,放下手头的活计,没好气的对他说道。

“李县子,你是唯一一个贫道看不透的人。”袁天罡坐正了身体,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李昊无奈道:“拜托,你看不透哪里直接告诉我成么?我脱衣服给你看。都是大老爷们儿,没啥不好意思的。”

袁天罡嘴角抽了抽:“贫道指的不是你的身体,而是你的过去未来。”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袁天罡,你不觉得人活着,每天都去探索未知才是最有意义的么?”

“对于贫道来说,你就是未知。”

“我靠,合着你是赖上我了是吧?”

“然!”

然,然个毛啊。

每天面对你这样一个大神老子很有压力好不好。

来到大唐之后,李昊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类似袁天罡这样的神棍。

这种人神神秘秘的,鬼知道他会不会在哪天突然冒出一句,你是穿越来的。

叹了口气,李昊无奈道:“老袁,既然你是出世,我求你接点地气成不?天天装高人你就不累么。”

袁天罡摇摇头:“贫道出世不是为了了解民间疾苦,只是想要积攒功德,何来接地气之说。”

李昊道:“你这是油盐不进?”

“非也,贫道只想知道为何看不透你。”

李昊:“……”

得,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这个世界明明有很多比老子有趣得多的东西,你咋就不去研究呢?天文地理,形象占卜,实在不行去研究研究《推背图》也成啊,总研究老子算怎么一回事儿。

气急败坏的李昊指着袁天罡的鼻子,咬牙切齿道:“老袁,你这是碰瓷知道么,老子承认当初说你是骗子不对,让你损失了一个八王壳子是我不对,可我都赔给你五个了,你还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