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有一个和尚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13
A+ A- 关灯 听书

不说还好,一说之下,涵养颇高的袁天罡顿时忍无可忍,回手自身后拎出一串五个半干不湿的王八壳子,“咣当”扔到地上:“谁稀罕你赔的这些东西,老道我那是传承了上千年的东西,是宝物,你吃剩下的王八壳子算什么。”

看着上面还带着肉丝的王八壳子,李昊气势有些不足:“不稀罕就不稀罕呗,反正我心意到了,你不要我有什么办法。”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你……”袁天罡差点被气歪了鼻子,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李昊心有点虚,拖着椅子来到袁天罡面前:“老袁呐,其实不是我说你,出世也好,入世也罢,你总应该有一门手艺傍身你说是不是。哎哎哎,你别瞪眼睛,我知道你会看相,可这总不是个长久之计。”

袁天罡气咻咻不说话。

他不得不承认,给人算命的确不是长久之计,算的好能赚些小钱,算的不好钱能不能赚到不说,还有可能被打。

李昊察言观色心中有数,摆摆手,将已经调到庄子上供职的兰铃叫来,让她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下去,换上一副茶盘。

红泥小火炉里烧着竹炭,炉上坐着紫砂壶,兰铃执扇轻轻扇着炉火,待水开之后一翻让袁天罡眼花缭乱的操作之后,倒出两杯香茗,一杯递与李昊,一杯递到老袁面前。

“这是……”茶香扑鼻,茶汤清亮,繁复的冲茶过程让袁天罡有种土包子进城的自惭。

李昊比了个请的手势,提杯吸溜了一口;“小弟新制的功夫茶,袁兄尝尝。”

学着李昊的样子,袁天罡轻啜一口面前的茶汤,入口微涩,片刻后复甘,回味悠长,老袁情不自禁赞了句:“果然好茶。”

“是吧!”李昊微微一笑,重新让兰铃给自己把茶满上:“看来袁兄与我的口味差不多,不知算不算英雄所见略同。”

袁天罡眨巴眨巴眼睛,探寻道:“此茶……可有什么名堂?”

李昊摆摆手:“没啥名堂,单纯就是喝不惯煮茶而已。袁兄,我就是凡尘俗世一俗人,花花肠子有一些,小心思也有点,但却不是什么高人雅士,你不要想多了。”

一语双关,袁天罡若有所思,重又续了一杯茶,拿到鼻子下面嗅了嗅:“世子,其实老道没有别的意思,之所以一直赖在你这里,不过是想要混口饭吃罢了。”

这话说的,你敢说,我也得敢信不是。

李昊翻了个白眼:“既然这样,不如帮我点忙如何?每月二十贯月奉,包吃住。”

“哦?还有这种好事?”袁天罡道:“可是贫道除了算卦什么都不会,不知世子打算让我帮什么忙?”

李昊呵呵一笑:“老袁啊老袁,这话说的违心不?据我所知,你可是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星相占卜无所不晓,另外,算学一道你也不比李淳风差。”

“那又如何?”袁天罡喝下第七杯茶,砸吧砸吧嘴,似乎有些不解渴。

“不怎么样。”李昊摇头叹道:“不过我听说净土寺有个大和尚发下鸿天大愿,打算西行去天竺求法,对此你就没有什么感想?”

“什么?”袁天罡一愣。

“袁兄,这么大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特么当然不知道,如果知道谁还有心思跟你在这里磨叽。

袁天罡有些急了,坐立不安。

李昊撇撇嘴,丫一老道老子还没招治你了不成,对袁天罡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袁兄莫急,急也没用,此去天竺万里迢迢,那大和尚能不能回来还是未知数,莫要乱了方寸。”

李昊的劝说之词显的有些苍白无力,袁天罡并没有半点放松的意思。

和尚西行求法意义重大,天下信徒一共就那么多,你多一些我就少一些,道门若是想争信徒,那就必须对此做出反应。

至于说李昊的命数……,爱咋咋地吧,小屁孩一个还能翻天了不成。

盯着袁天罡一会儿青一地会儿白的脸,李昊敲了敲桌子,干咳一声:“咳,袁兄。”

“啊?哦!”袁天罡回过神来:“世子,不知你这消息是否准确。”

李昊道:“这有什么准不准的,那和尚的陈表还在太子桌上摆着呢,若是不信你可以找人打听打听。”

按照正常历史,玄奘西行陈表是交给了李二的,不过李二因为事忙给忘了,故而没有批准,这才导致大和尚连护照都没办,直接来了个偷渡出境。

但现在不同了,因为李承乾表现的好,提前得了上朝旁听的资格,又有了尚书省的断决权,故而玄奘的陈表被直接转到了李承乾的桌上,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被李昊看到。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容不得袁天罡不信,抓起桌上指头大小的杯子,一口闷进肚子里,硬生生把茶喝出了酒的豪迈。

放下杯子,袁天罡朝李昊一抱拳:“世子大恩,贫道日后再报,今日……告辞。”

“哎,哎,哎你等会儿。”看着袁天罡大步流星离开,李昊连忙招呼:“老袁,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着什么急啊,杀人灭口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袁天罡一个踉跄,差点没大头朝下栽到地上。

谁TM想杀人灭口了,这帮纨绔子弟说话就不能注意点影响么。

李靖端着紫砂壶走出房间,来到袁天罡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老袁,不是我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毛毛躁躁,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袁天罡急着离开,哪有心思与李昊磨叽,应付似的说了句:“贫道洗耳恭听。”

李昊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给老袁吃颗定心丸,他是不会安心听自己安排的,笑了笑说道:“知道么,一个人能力就算再逆天也无法改变某些事情,大和尚有魄力,有志气,想要独自西行求法是好事,但他身后的佛门却是他的负担,因为他们做错了两件事。”

“什么事?”袁天罡问道。

“一,不事生产,二大量收取百姓田产。”李昊伸出两根手指,严肃道:“你知道的,佛门都是不用缴纳税金的,百姓的地被你们收的越多,大唐的赋税收的就越少,如果你是当权者,你会怎么样?”

“我,我会……”袁天罡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其实不仅仅是佛门,道门又何尝不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