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倔老头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20
A+ A- 关灯 听书

可能是八字不合等原因,宇文家与李家虽然在同一个坊市住着,又是对门,可关系却绝对称不上融洽。

当然,说不融洽只是官方说法,实际情况比这要严重的多,甚至已经到了两家人走路的时候都不会跨过路的中轴线的地步。

但今天李昊却跑去了宇文家,这是要闹哪样?

根据他以前的种种恶习,红拂的第一反应就是捣乱去了。

老头子也是这样的想法,为此,特地让管家老陈取来全身披挂,来了个全副武装,提着剑带着人就要去对面抢人。

李昊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走出宇文家大门,回到自己家的。

看到满院子磨刀霍霍的壮汉就是一愣,紧张的来到老头子面前:“咋了爹,突厥人又打过来了?”

见李昊无恙,李靖松了口气,但随即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骂道:“咋了,你说咋了!说,你刚刚去宇文家里干啥去了。”

“还能干啥,搞好邻里关系呗。”李昊眨着无辜的眼睛,恍然道:“诶!爹,你该不会是准备去对面抢人吧?”

红拂恨铁不成钢的数落道:“臭小子,亏你还有脸说,你爹这样还不是怕你在宇文士及那老东西家里吃亏。”

“娘。”李昊耷拉着肩膀,有气无力道:“这都什么年代了,您和我爹能不能不要遇到什么事都想着打打杀杀,现在的主旋律是和平发展,打打杀杀已经不流行了。

再说宇文士及可是宰相,你们就这么冒冒失失冲进去,想过后果没有?万一弄死一两个岂不是授人以柄。

拜托,您二位加起来都九十多岁了,遇事多想想,成熟一点,让我省点心吧,成不。”

李靖与红拂面面相觑,这什么情况?被儿子教育了?

不过说的虽然有道理,可老子的面子还要不要?

李靖老脸黑如墨汁,立掌如刀复被红拂拉住:“德謇,既然这些你都知道,那你去宇文士及那老东西家干什么去了。”

李昊笑道:“串个门呗,顺带送点礼物。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平叛有功,邻邻居居住着,不过去祝贺一下说不过去。”

“那你见到宇文士及了?没吵起来?”

“见到了啊,不过考虑到咱两家关系不熟,所以只聊了几句闲话我就出来了。”

李昊很清楚自家老娘是什么性格,如果把宇文士及状告自己的事情告诉她,自家老娘非打上门去把宇文家给砸了不可。

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李昊需要的,打打杀杀,明争暗斗什么的太累,大家和和气气,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关键。

至于一些屡教不改的顽固份子,嗯……,还好,目前并没有这样的人物。

“对了,爹,娘,马上入冬了,我打算把家里重新拾掇一下,没问题吧?”为了防止老头子暴起伤人,李昊在应付完老娘之后,果断岔开话题。

“你又想搞什么花样?”

“没啥,加点取暖设施,石炭炉总是不太安全,我觉着还是换一种方式比较靠谱。”

“行吧,你看着弄,这些东西娘和你爹都不懂,你觉得应该改哪里就改哪里。”尝过几次甜头的红拂不等李靖发表意见,主动应承。

毕竟不管之前的石炭炉还是后来的空调扇,对家里环境的改变都是有目共睹的,红拂也想看看,经过这次改造之后,家里会变成什么样。

只是红拂并没有想到,李昊这次玩的似乎有点大,第二天一早,百余人的施工队便在家里折腾了起来。

平整的院落被挖开一条深达三尺的壕沟,铸铁的管子被数个壮汉抬着放进沟里,一根接一根的连在一起。这还不算,各处房间的地面也被李昊带人刨开一尺深,手臂粗细的铁管连接到一起成网状铺满整个房间。

当值归来的李靖都看傻了,站在自家大门口里里外外走了好几个来回,终于确定自己没有走错。

只是……这TM是什么情况,拆家呢?!

不管前院还是后院,到处都是翻开的泥土,三尺深,一尺宽的壕沟纵横联合,交叉成网。

没有被掀开的位置上摆满了从房间里搬出来的家俱,东面放几件,西面又放几件,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抄家。

李靖的心一抽一抽的疼,这院子可是他花了数百贯布置的,这么一折腾,全都废了好么。

默念数声‘自己生的’,李靖动情的对正在不远处叉着腰指挥工程的李昊喊道:“逆子,老夫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哇……,爹你干啥。”望着深情款款向自己走来的老头子,李昊一个箭步窜出老远。

“干啥,老夫今日豁出名声不要,也要替大唐除了你这个祸害。”拎着不知从哪里折下来的树枝,李靖健步如飞追在李昊身后。

日子没法过了,长安城多少世家公子,纨绔子弟,寻花问柳的有之,抢男霸女的亦有之,可尼玛谁见过把自己家拆成这样的,这要是被别人知道,自己的老脸往哪儿搁。

一追一逃之间,很快李昊便被老头子逮住,屁股上被狠狠踹了一脚。

“爹,你还讲不讲道理,昨天你和我娘明明都同意了。”李昊踹了一个跟头,打了个滚儿,满身泥土跟个泥猴子一样跳起来,委屈的叫道。

李靖暴怒:“讲道理?你把家拆成这个样子,然后跟我讲道理!”

“我这不是拆家,是在铺地热。”李昊梗着脖子叫道。

李靖哪里懂什么地热不地热,用比李昊更高的声音吼了回去:“老子不稀罕什么地热,老子就要以前的院子……。”

老头子的倔强让李昊十分郁闷,好说歹说就是不听,非要让李昊把院子弄成以前的样子。

李昊最后也没招了,索性命人连夜施工,将已经铺好的管子全部撤掉,又将挖出来的土全部填回去。

至于后宅已经被扒开的地面,这个没招,只能等明天再恢复。

倔强的李靖因为无处休息,只能迁就一下去了东市李昊盘下的铺子临时对付一晚,并且在临走之前威胁某人,如果明天不把宅子恢复好,就等着被打断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