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 ?亲自登门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18
A+ A- 关灯 听书

兄弟这个称呼让李二有些意外,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人毕竟是社会生物,总是需要朋友的,活成孤家寡人,身边连个信得过的人都没有并不是什么好事。

回头看看桌上摆着一溜玻璃杯,李二又有些哭笑不得,深吸一口气道:“你确定这些东西真的不值钱?真的十文钱一个?”

“千真万确。”李承乾重重一点头,末了怕李二不信,又补充道:“李德謇说过几天这些杯子就要上市发卖,到时候价值几何一目了然。”

“那好,你去忙吧,此事朕知道了。”

玻璃杯低廉的价格引起了李二的好奇,打发走了李承乾,又琢磨片刻,忽然觉得很有必要去城外那个传说中的庄子上走走。

……

……

另一边,送走了李承乾等人,李昊有些郁闷的独自喝着茶水,感慨着树欲静而风不止。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放着自己的日子不过,一双眼睛总喜欢盯着别人,只要其它人过的好一点,自己马上就不舒服。

这样不好,很不好,这是病,得治!

“铁柱,收拾东西,跟我出去一趟。”仰头闷干壶中为数不多的茶,李昊抚案而起。

“少爷,咱去哪?”铁柱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口,眨巴着眼睛问道。

“宇文家。”

宇文士及自凉州归来之后,因缉拿叛贼李幼良有功,官迁中书令。

中书令一职自古便是负责向皇帝密奏某些事情,宇文士及得此官职,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闻风奏事,把李昊一家给点儿了。

当然,做为一只混久了朝堂的老狐狸,他并没有直接跟李二说李昊这孩子如何如何,只是旁敲侧击利用聊天的机会,偶尔提上一嘴,说李靖家里有宝物,那些宝物连宫里都没有云云。

这样的告状方式既不显得突兀,又不会引起聊天对像的反感,只是事后想起来,总会让聊天对像心里不怎么舒服,对于聊天中提到人也会加以防备。

这一日,正暗中琢磨为何宫里依旧没有消息传来的宇文士及正在家中欣赏歌舞,却见管家急急忙忙跑了进来:“老爷……卫国公世子来访。”

卫国公世子?宇文士及反应了片刻,这才想起是谁。

心中一惊问道:“他来干什么?人在何处?”

管家摇头:“人就在大门外,来意……不知。”

“请他进来吧,带他来书房见我。”宇文士及挥退众歌姬,吩咐了管家,独自往书房而去。

不多时,书房外脚步声响起,李昊人畜无害的笑容走了进来;“小侄李德謇,见过宇文叔父。”

“贤侄不必多礼,快快请起。”面对苦主,宇文士及多少有些心虚,连忙伸手虚扶。

李昊顺势站起了身体,也不等宇文士及问及来意,笑呵呵说道:“宇文叔父归来之时小侄正在突厥公干,未曾有机会迎接,今日正好有暇,特来登门赔罪。”

听到登门赔罪四字,宇文士及面颊抽搐了一下,强撑起笑容道:“贤侄说的哪里话,我与你父同殿为臣,相交莫逆……”

李昊不说话,只是笑,笑的宇文士及有些后背发寒,场面话都有些编不下去了,为了掩饰尴尬,忙吩咐管家上茶。

“不必了。”李昊没等管家离开,摆手说道:“其实我这次来并无他意,只是想给宇文叔父送件礼物。”说完,对着房间外叫了声:“铁柱,把东西拿来。”

“哐哐哐……”身高力大的铁柱自外面走进来,地皮都跟着隐隐发颤,放下一个三尺见方的箱子之后,转身离去。

“贤侄,你这是……”宇文士及不明所以,疑惑问道。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李昊拱拱手:“宇文叔父继续听曲吧,小侄告辞。”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留下一个谁也不知道装着什么的大箱子。

老宇文满腹疑惑,望着李昊离去的背影,围着箱子转了两圈,神情忽然一变:“管家,谋儿在哪里?”

“公子与友人郊游去了……”管家说了一半,脸色也变了。

想到李昊曾经的恶名,正想想自家与卫国公府的关系……,似乎对方完全没有给自家送礼的必要。

按照这个方向想下去,三尺见方的箱子,岂非正好可以将一个人蜷缩着塞进去。

宇文士及与管家对视一眼,再也不淡定了,厉声喝道:“来人,快把箱子打开,快。”

府中下人涌了进来,宇文士及紧张的握紧拳头,生怕在里面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更怕看到某些人体的零件。

但随着‘嘎巴’一声脆响过后,涌进房间的下人齐齐没了声音,宇文士及也是双眼瞪的老大,嘴巴张的几乎能够塞进一个鸡蛋。

箱子里并没有什么尸体,也没有人,有的只是一层又一层堆在一起的玻璃杯,红、黄、蓝、绿五颜六色。

“这……这……,老爷,咱,咱家发财了!”好半晌,管家突然冒出一句。

宇文士及在管家狂喜的声音中回过神来,面色阴晴不定的盯着那一箱子玻璃杯,良久才缓缓说道:“李家那小子贴上毛比猴都精,你觉得这些东西如果值钱的话,他会送到咱家来?”

“啊?可,可这是琉璃啊,这,这么多。”管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这一箱子东西却做不得假。

宇文士及摇摇头:“不,这绝不会是琉璃。而且就算是琉璃,这么多堆在一起,也会变的一文不值。”

“可是……”

“箱子放在这里,你们都出去吧。”宇文士及摆手止住管家。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宇文士及弯腰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红蓝两色的杯子,放在手里认真的端详起来。良久,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发出一声长叹:“李家的小子果然厉害,看来是老夫小觑了你。”

老宇文感慨颇多,却不知对面的卫国公府此时已经乱成一团。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在打得知李昊进了对面的宇文府之后,上至刚刚回家的李靖,下至守门的门房,所有人都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