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一章 ?开什么玩笑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26
A+ A- 关灯 听书

在来之前,李昊盘算了一下太子杀手李纲老同志找自己的目的。

中心思想不外有两条,其一自然就是人浮于事,对此,李昊表示很无奈,自己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子侍读的身份只能给其它身份让路。

其二估计跟望远镜有关,毕竟上次只给老头儿演示的凭空生火有点坑,想来这老头儿应该是琢磨过味儿来了。

事实证明李昊猜的一点没错,走进弘文馆没多久,也就是见个礼那么大的功夫吧,小老头儿便从随侍的老仆手中接过一个让他十分眼熟的布口袋,打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一个造型精致了许多,镶着金箔的……铁管子。

这应该是李昊前几天卖给李二那两个望远镜的其中之一,没想到这老头儿竟然能拿到一个,看来无逾矩就是好。

正想着,却见小老头掂量着他‘重金’打造的望远镜,直言不讳的问道:“小伙子,此物据老夫了解,应该值不了五百贯吧?”

对于老杀手……不是,老李纲的耿直,李昊报以微笑:“老爷子慧眼如炬,此物的材料的确不值。”

“那你为何要收如此多的钱财?”

面对咄咄逼人的李纲,李昊隐如老狗,慢条斯理道:“老爷子明鉴,千里望之所以卖这么贵,并不在乎它的材料,而是其中所蕴含的道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千里望之所以能够观察到远处的东西,其一在于它两头各有一片凸透镜和凹透镜,其二在于两片镜子的距离。

如何测算凸镜凹镜的厚度,如何计算两片镜子之间的距离,这需要大量的计算,这样的计算才是千里望值钱的原因。

可以这么说,小子之所以将此物卖到五百贯,其实卖的是学问,而不是材料,这样说您老应该明白吧?”

“嗯,说的似乎有些道理。”李纲点点头,卖的是学问而不是材料,这样的话五百贯似乎也说得过去,毕竟学问是无价的嘛。

顿了顿李纲继续道:“你说了这么多,可否为老夫讲讲,你到底是如何计算的。”

讲就讲呗,希望这老头儿三观不会崩掉才好。

安排常公公出去拿纸与笔,李昊大大方方给太子太师普及起初中物理中的光学。

小孔成像,折射原理,凸透镜聚光的原因,凹透镜散光的原因,三角函数……,除了其中的勾股定理以及弧度李纲多少明白一些之外,其它全都是鸭子听雷雾煞煞。

李承乾更是全程懵·逼,只看到李昊嘴巴开开合合,至于说的是什么……鬼才知道。

对此,李昊也很无奈,自己已经很节制了,更深层次的东西还没说昵。

不知不觉日头升到头顶,又开始偏西,李纲好不容易从刚刚的震惊中走出来,揉揉发涨的太阳穴,对李昊拱拱手:“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李侍读,老夫之前误听谣言,对你多有误会,今日在此当着太子的面,向你赔礼了!”

“哎,使不得,千万使不得。”李昊连忙闪过一旁。

开玩笑,让一个快九十岁的老头儿给自己赔礼,万一被他给拜死了咋整,这不折寿么。

“什么使得使不得,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李纲甚倔,板着脸道:“若你只是半桶水,又或只会些蛊惑之术,莫说让老夫道歉,便是出现在老夫面前,老夫都懒得看你一眼。”

李昊苦笑:“是是是,老爷子说的对。”

李纲刚刚有所缓和的脸又板了起来,教训道:“回一个‘是’便好,多了只会让人觉得你不耐烦。”

“呃……,是!”李昊对此表示无奈,一本正经的施礼回道:“学生受教了。”

见李昊如此姿态,李纲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孺子可教也。”

能让老头儿满意,李昊大大松了口气,刚想谦逊几句,不想李纲又继续说道:“老夫年龄大了,不能时常督促太子功课,德謇,老夫准备向陛下举荐你为太子少师,你看如何?”

如何?一点都不如何。

你这老头儿有毒还是怎么着,老子才多大岁数,太子少师,正二品啊,那是我能干的么。

昨天弄个正四品的开国县伯都有人嫉妒的恨不能弄死老子,太子少师……。

李昊被吓的都快哭了,连连摆手道:“老爷子,千万使不得啊,学生虽然颇有些学问,品性也不坏,可终究年龄尚浅,与太子又亲如兄弟,如何当得了太子少师。不如今后与太子互相督促,共同进步,您看如何。”

李纲嘴角抽了抽,不知道是被李昊哪句话刺激到了,沉吟半晌道:“你的年龄的确是个问题,此事是老夫欠考虑了。”

这才对嘛!李昊松了口气。

李承乾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昊,人的脸色怎么可以厚到如此程度,你丫有点学问老子承认,可品性不坏是什么鬼?你自己的名声在长安什么样自己不知道么?

半个时辰之后,好不容易将老李纲应付走了,李昊累的一屁股坐到地上,长长出了口气:“呼……,总算走了。”

常公公极有眼力价的一声娇呼:“哎呦,我的伯爷,您怎么坐地上了,快,快起来,地上凉着呢。来人,给伯爷送个锦墩来。”

李昊被小肠子的声音刺激的一个哆嗦,摆手道:“算了,不用了,我坐这里好了。”

言罢,在常公公的搀扶下站起来,坐到李承乾平时用来学习的桌子上。

李承乾苦笑来到李昊身边,拍着他的肩膀道:“德謇,老师性子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

“我要真往心里去早就被吓死了。”李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就直接说我病了,病的快要死了。”

太子少师,真亏那老头儿想得出来,那是有学问就能当的么?一个太子侍读就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太子少师……老子非得被闷棍打死不可。

不过……,事后想想也挺可惜的,如果当时冲动一点答应下来,这尼玛以后可就牛·逼了,那可是正二品呢,比自家老头儿还高两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