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二章 指点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27
A+ A- 关灯 听书

有些事情想想也就算了,权当败火。

十五、六岁的年龄,放在后世也就是个刚上高中的小豆芽,惦记太子少师?做梦也得靠点谱吧。

“德謇?德謇!”正走神的功夫,李昊觉得有人在推自己。

回过神发现李承乾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你干啥?”

“去我表哥家。”李承乾呲牙笑的很是没心没肺:“重阳那天表哥被放出来一天,这会儿又禁足了,我们去看看他呗。”

“看他干什么?”李昊不想去,自己家里还一屁股事呢,哪有心思陪李承乾这小屁孩瞎跑。

“去看看吧,听说表哥这几天正闹绝食呢,我们去……”李承乾说着,挑了挑眉毛,往身后小肠子那里瞥了一眼。

李昊一看,好家伙,只见小肠子身边放着老大一个食盒。

你确定自己的是去看表哥?

长孙冲这几天过的老郁闷了,本以为重阳节过后,自己能够脱离苦海,可没想到老头子只是放了他一天假,第二天又继续禁足了。

而且这次不仅仅是禁足,还要罚抄一百遍的《中庸》,理由……鬼知道什么理由,反正不写完不能出去。

一百遍《中庸》啊,一遍就是三千五百六十多字,一百遍是多少字来着?

只写了不到五遍,长孙冲就崩溃了。

绝食,必须绝食,老子宁可饿死,也不想累死。

不过,绝食的感觉似乎也不怎么好,胃像火烧一样的难受,尤其是看着两个不是人的家伙在自己面前大吃大喝,时不时还要吧唧吧唧嘴的时候,更是让人疯狂。

“喂,你们两个够了吧!”强忍住掀桌子的冲动,长孙冲咽着口水,鄙夷的说道。

“表哥,人要知足,不就是一百遍《中庸》么,你老老实实抄完不就行了。”李承乾往嘴里塞了一块酱肉,哼哼唧唧的说道。

长孙冲不服道:“你说的容易,你知不知道,那抄一遍就是三千多字。”

“我不知道《中庸》有多少字,我只知道《论语》有一万一千多字。”李承乾挑了挑眉毛,不怀好意的说道。

“……,你还是个人?”长孙冲气的翻了个白眼,不搭理李承乾,转向李昊苦着脸道:“德謇,你主意多,帮帮忙,一百遍《中庸》抄下来真的会死人的。”

李昊举着两双筷子,一双上面穿着两个馒头,另一双上面穿着两只鸡腿,嘴里塞满食物,吱吱唔唔道:“办法我有,但你真的要用?”

“当然。”听李昊说有办法,长孙冲眼前一亮。

李承乾同样来了兴趣。

未雨绸缪,鬼知道自己哪天会不会也被罚抄,能多学一招是一招。

李昊咽下嘴里的食物,喝口水漱漱口,对长孙冲身后不远处的书僮说道:“拿几只笔来,再拿些线。”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见书僮有些犹豫,长孙冲眼一瞪。

书僮撒丫子跑了,长孙冲抱着脑袋蹲在桌边抱怨道:“你们说,我爹他老人家到底想干嘛,为什么我干什么都不对呢。”

李承乾眨眨眼睛,他也不明白自家舅舅是什么意思,看向李昊:“德謇……。”

李昊叹了口气:“过刚易折呗,长孙伯伯可能是觉得长孙家风头太劲,打算蛰伏一段时间吧。”

这帮老狐狸,就没有一个省油的灯,以自己对长孙无忌的了解,禁足长孙冲唯一的目的估计就是想让自己跳出来帮长孙家吸引火力。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自家老头子没有选择困难症,李昊也不想跳出来挑大梁。

苟在家里做个安静的美男子不好么?每天红袖添香夜读书不美么?

可是不行啊,老头子有选择困难症啊,想当初,李渊起兵攻打长安的时候,本应马上投降的老头子硬是犹豫不决,最后死守长安将其拒之门外。

后来李二发动玄武门之变,本应立刻表示对其支持的老头子又犹豫不决的表示中立,最后又被排斥在核心圈子之外。

一次次惨烈的教训让李昊明白了老头子靠不住的道理,所以他只能亲自跳出来为大唐的建设添砖加瓦,努力把自己混成李二的自己人。

只有这样,李家才能长长久久,至于其中需要承担的风险……。

算了,说的就好像苟在家里就没风险一样。

“蛰伏?为什么要蛰伏?舅舅一家也是为大唐流过血,拼过命的,谁敢对舅舅说什么。”

李承乾听完李昊的判断,有些不舒服。

李昊耸耸肩膀:“老人家的想法我们猜不透,也不用去猜,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做好自己的事情……,长孙冲像是得了什么启发,挤到李昊身边:“德謇呐。”

李昊往边上躲了躲:“有话就说,靠那么近干什么。”

“嘿嘿……”长孙冲涎着脸,笑的很是不堪:“那个……,你再帮我出出主意呗,到底怎样才能像你一样,想干啥就干啥。”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我没有,不是我,你哪只眼看到我想干啥就干啥了。

老子明明是被放弃了好吧!

否认三连之后,李昊觉得既然是好兄弟,袖手旁观多少有些不够意思,故而沉吟片刻道:“虫子,你有听过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故事没?”

李承乾抢着答道:“我听过,我听过啊!意思就是做事情永远都要留有余地,不要孤注一掷,对吧?”

“不错,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李昊很满意李承乾的解释,笑着说道:“我觉得,长孙伯伯似乎有些把路走窄了,你们觉得呢?”

长孙冲兴奋的一拍巴掌:“着啊,我也是这个意思,就是说不出来。哎,德謇,谢了啊。”

“都是兄弟,客气什么。”李昊淡淡一笑。

长孙冲上辈子过的可不怎么好,早早死了老婆,后来又被流放岭南,希望这一世换一个活法,能够改变一下他的未来吧。

嗯……,当然,李昊也不敢保证长孙冲踏上从军这一条路就是正确的。

这年头喝口凉水都能噎死人,上了战场死的更多。

不过管它呢,反正别人家儿子死不完……,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