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四章 ?欺人太甚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45
A+ A- 关灯 听书

划地盘的事情不用李昊过多的操心,万年县令是个懂事的家伙,以超过李二手谕上土地百分之五十的标准将地片划给了他。

地皮反正都是公家的,留在万年县也好,送给李昊建那个什么大技院也罢,本质上并无区别,万年县自然是乐得送人情。

李昊对此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表示,大唐技术学院在从属关系上分属国子监,要来再多的地皮也跟他个人也没有半点关系。

跑完万年县,日头已经偏西,感觉无所事事的李昊直接打道回府,去了东市的‘别院’。

养心斋虽地处东市,但却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方,四下邻里大多都是些做布匹之类生意的,到了下午除了进货出货便很少会有人过来。

李昊坐在二楼的窗边,隔窗望着外面街上正在装卸货物的人群,眉头紧锁。

自打入冬以来,京畿地区一场雪都没下,而且与去年相比,今年冬天的温度也高了不少。

如此下去,地表下的蝗虫卵无法被冻死,史书记载的贞观二年蝗灾……怕是躲不过去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到底应该怎么办?直接找李二说明肯定是不行的,单单消息来源就解释不清楚。

可不说……,波及数十州府的蝗灾必然损失惨重,大唐的抗灾能力与后世根本无法相比,如此大的蝗灾要死多少人?

李昊在不是圣人,可眼睁睁看着无数百姓饿死街头的事情他也干不出来。

艹!大不了拼了,就说老子做了个梦,梦见一个老神仙说的好了。

当窗外没有一丝光亮的时间,李昊终于下定决心,找机会跟李二挑明蝗灾的事情。

“少爷,陈管家来了。”见李昊终于不再发呆,负责日常照看铺子的伙计上前提醒。

“哦?”扭过头,李昊这才注意到已经等了好半天的老陈,笑了笑说道:“坐吧。”

“是。”老陈答应一声,欠着屁股坐到距离李昊不远的椅子上:“少爷,有人前来谈收购配方的事情了,他们出价……二十万贯一份。”

“二十万……,还不错。”李昊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他们最多只能出到十五万贯。”

“少爷……”老陈有些犹豫。

李昊问道:“怎么,有什么想法?”

“少爷,我们为什么要把配方卖掉?其实就算市面上有假货供应,对我们来说也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每每想到两桩十分赚钱的生意从今往后便与自己家没有关系,老陈就觉得肉疼的紧,盼着自家少爷能够收回成命。

李昊神秘的摇摇头,淡淡说道:“老陈,钱不是一个人赚的,也不是一个人花的,这件事情我意已决,不要再说了。”

“是。”老陈惋惜的点点头。

“还有事?”见老陈没有离开的意思,李昊问道。

“少爷,他们想跟您见上一面……。”

见面?李昊眯着眼睛想了想:“也好,那就见见吧,你告诉他们,明天中午,我在这里等他们。”

不管是香皂的配方还是酒的酿造方法,李昊都已经给了老陈,按说如果购买的人真有诚意的话,直接交了钱,就可以拿到。

可对方偏偏要求见李昊本人,这就不得不让引人遐思了。

次日正午,养心斋。

空旷的二楼窗边一张茶台周围,七、八个中年人围坐在一起,在这些中年人中间,唯一的小年轻李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摆弄着面前的茶俱。

其中一个中年人首先开口:“德謇世子果然是个雅人,竟能设计出如此有趣的饮茶方式。”

“郑先生过奖了,区区小道不值一提,还是先说正事吧。”李昊将茶泡好,由兰铃一一递到几个中年人面前。

“世子快人快语,如此,我等就直说了。”另一个中年人打了个哈哈,见李昊并无太多表示,便直接说道:“世子,二十万贯一份配方的生意对我们任何一家来说都是大买卖,先付钱后交配方的事情,怕是不妥吧?”

李昊拿着杯子的手顿了顿,抬眼看了那中年人一眼道:“哦?那依你的意思该当如何?”

中年人道:“先付十分之一的订金,待我们验证的配方的真假之后,再结尾款。”

“你当老子是傻的么?”李昊面色一沉,放下手里的杯子:“四万贯就想拿起老子手里的两份配方,你们觉得这可能么?”

有人打起圆场:“世了不必动气嘛,您的两份配方加在一起价值四十万贯,我们总要验证一下才行,否则若是出了问题,我们也没办法向家主交待不是。”

李昊两眼一翻,没搭理那人,直接起身:“来人,送客。”

“哎,世子……!”郑姓中年人伸手欲拦,半路被李昊拿眼一瞪,讪讪把手收了回去。

但这么一翻动作,李昊却被拦了下来。

“世子,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世子在长安的名声是什么样子想必自己也知道,你觉得我们五姓七望会相信一个声名狼藉之人么?”

尽管早就料到今天要谈的事情不会很愉快,但李昊依旧被气的七窍生烟。

尼玛五姓七望了不起啊,跟老子装几巴毛,真当老子好欺负不成。

冷笑一声,李昊撇撇嘴道:“既然老子声名狼藉,你们还来找老子谈什么。”

仿佛吃定了李昊,又有一人开口道:“话不能这么说,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付一成订定也是为了有备无患嘛。”

说实话,如果不是这几个家伙代表着不同的势力,李昊杀人的心都有了。

原本报价五十万的东西,被他们压价到二十万,眼下又特么要拿两万贯订定就想看配方。

尼玛配方那东西就特么百十个字,给你们看了老子还怎么卖?

到时候这帮人翻脸不认帐,一口咬死了配方是假的,老子岂不是要亏死。

眯着眼睛想了想,李昊忽的露齿一笑:“好啊,既然我们双方彼此都不相信对方,不如找第三方来做个证人如何?”

“第三方?”

“对,第三方,你们把钱交到第三方手中,我把配方也交到第三方手中,由第三方来验证配方的真假,若真,配方你们拿走,钱归我,若假还还是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