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五章 损人不利已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47
A+ A- 关灯 听书

投机不成,几个中年人也不强求。

这种事本就是建立在李昊本人马虎大意,双或者李家失势的基础上的,无法达成退而求其次也未尝不可。

为首的郑姓中年人与几个同伴对视一眼,点点头:“世子之方倒也可行,只是不知世子希望谁来做所谓的第三方呢?”

“自然是皇帝陛下!”李昊将身体向后一靠:“若是我找别人,只怕你们也不会放心。”

“陛下……”一直不怎么客气的中年人心里‘咯噔’一下。

来此之前,他们曾对整个事件有过猜测,认为李二之所以说李昊来负责修缮太极宫,应该是觉得李家赚了太多昧良心的钱,打算让他家出出血。

可现在李昊竟然打算说服李二来当第三方的证人的举动似乎与他们猜测的方向有些不同,毕竟如果李家真的失势了,以此子的性格绝对会怀恨在心,怎么可能会继续找皇帝办事。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面面相觑的几人心中忐忑,不禁开始怀疑起当初的判断。

这万一要是李家没有失势的话……,自己等人刚刚的行为真可以说把李家给得罪死了。

……

……

李二没想到李昊会回来的如此之快,昨天才刚刚离开,今天就又跑到自己面前来晃荡。

见他一副欲方又止的样子,不耐烦的问道:“你怎么又来,这次又有什么事。”

什么叫‘又’啊,我就那么不招人待见?

李昊心中吐糟,面上却不敢表示出来,讪讪一笑道:“皇帝叔叔,小侄今日前来有一事相求。”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似乎昨天你已经说过一次了吧。”瞥了李昊一眼,李二淡淡说道。

李昊脸皮的厚度绝非等闲,嘿嘿一笑:“不一样,这次小侄是给叔叔您送钱来了。”

送钱?李二这段时间修大明宫花费不小,听到‘钱’字立刻乐的眉开眼笑:“是么?来来来,跟朕仔细说说。那个谁啊,上茶。”

暗暗鄙视了李二一把,李昊简单的把中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最后慷慨陈词道:“皇帝叔叔,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小侄作为大唐勋贵的一份子,自当为大唐的发展尽一份力,所以……小侄愿把这次交易的所有钱财,全部献于陛下。”

全部?那可是四十万贯,堆在一起老大一堆呢。

李二就算定力再强也被吓了一跳:“你小子想干什么?那可是四十万贯,不是四万贯,你确定一文不取,全都捐给朝庭?”

李昊纠正道:“不是捐给朝庭,是献给陛下,也就是献给皇帝叔叔您。”

李二眯了眯眼睛:“为什么?你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捐给朝庭,钱入的是国库,献给自己则是入皇宫内库,两者大有不同。

“想让马儿跑,就得给马吃草……。”李昊说了一半就在李二隐含杀机的目光中闭上了嘴,含糊着道:“那个……小侄这不是气不过那帮人想要空手套白狼嘛,所以就琢磨着要不要等交易完成之后,不小心把配方给丢了。”

李二听完顿时哭笑不得,指着李昊道:“你小子,为了坑人还真是不遗余力,如此损人不利已的损招都能想得出来,你让朕说你什么好。”

“皇帝叔叔,这可怪不得小侄,如果不是他们欺人太甚,小侄又何至于此。”

就像李二说的,李昊的确是打算玩一手损人不利已,宁可卖配方的钱自己不要,也要坑那几大世家一回。

他就是想看看,等到交易完成之后,几大世家发现自己花了大几十万买来配方竟然满世界都是,变的唾手可得会是什么表情。

至于赔了四十万贯……,李昊表示老子有钱不在乎。

李二沉默片刻,在四十万贯与背锅之间左右权衡,最后一点头:“好吧,这个忙朕帮了,不过,你以后嘴巴闭的严实一点,千万别露出什么麻脚。”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老婆抓不住流氓。

李昊之所以会送出四十万贯,目的其实就是想要让李二来背泄露配方这口黑锅,此时见目的达成,乐的眉开眼笑,一拍胸口:“皇帝叔叔放心,小侄以人头担保,绝不会出半点纰漏。”

李二对这种事自然是无所谓的,反正负责验证配方啥的又不用他亲力亲为,将来配方泄漏了,只要把锅往负责此事的人身上一甩,四十万贯立刻轻松到手。

至于吃了哑巴亏的几大世家……,嗯……谁会在乎?

一切商量妥当,李昊施施然离开皇宫,回去准备配方和材料。

另一边,几大世家负责此事的人也各自回家向家主汇报此事的进程。

五姓七望几大家族的族长并不知道在养心斋发生的事情,听手下汇报说李二会作为第三方来监督整个交易过程十分满意,纷纷派出得力人手将钱运进皇宫。

三日之后,各家的资金全部到位,点验完成后,贴上封条。

李昊早早就将准备好的配方交了上去,此时钱一到位,各方人马齐集东宫。

“德謇呐,趁着交易还没开始,老夫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要进行交易么?”陈叔达作为此次交易的负责人,当着众人的面,对李昊进行最后的询问。

不知道是命运使然,还是李二觉得白拿四十万有些不好意思,准备投桃报李,指派的负责人竟然是陈叔达,这让原本还有些愧疚的李昊变的无比坦然,闻言点头道:“确定。”

“好。”陈叔达将目光转向郑、王、崔、卢几家:“你们几家呢?”

“陈公,我等确定。”

陈叔达见双方都无异议,重重一点头:“好,既然双方都无异议,那么交易开始。来人,验配方。”

随着老陈头儿一声令下,立刻有人上前接过他手中的配方,去了不远处临时搭好的工棚,十来个匠人在研究片刻之后,纷纷忙碌起来。

不多时,熬油的味道便四下散了开来,大量的材料一点点放入,不多时便有成品出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