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八章 愁啊愁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50
A+ A- 关灯 听书

“今冬无雪,明春恐有大灾?”李淳风松了口气。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只要不涉及改朝换代之类,其它都是小事。

“不错,淳风兄,不是小弟夸口,这天象之学我也有些涉猎,很多事情略做推演也能知晓一二。当然,抛开那些怪力乱神之说,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就是今年冬天是个暖冬,再加上久不下雪,地表下的虫卵必然大量繁殖,等到明年破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相来淳风兄应该会有自己的判断。”

跟李淳风说这些,也是出于无奈之举,毕竟术也有专攻,这种预测方面的东西,还是由神棍来跟李二说比较合适。

这也是为什么李昊开始要答应帮助李淳风的原因。

李淳风见李昊如此肯定,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李侍读,你该不是想让我去跟陛下说明春会有大灾吧?”

李昊正色点头:“不错,而且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那会是一场蝗灾,席卷关中的蝗灾。”

李淳风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以他太史令的身份来说,他的确能够帮上这个忙,可有能力帮忙是一回事,万一越帮越忙则是另一回事。

久在朝堂的他深知祸从口出的道理,说话容易,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秃噜出去了,可后果呢?万一明年没有蝗灾怎么办?一个妖言惑众的帽子扣下来,就算他有十个八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更不要说他还有道士的身份,做出决定之前不得不考虑对道门的影响。

见李淳风犹豫,李昊想了想道:“这样吧,淳风兄如果不信,明日我们去郊外走走,实地看看如何?”

“看?”李淳风不解的问道。

“对,把土翻开看。”李昊答道。

按照史书记载,贞观二年初的蝗灾面积极大,造成的后果极为严重,根据这一点来判断,李昊认为此时城外的土中,应该已经有大量的虫卵在等待孵化。

李淳风本不准备答应此事,但李昊的执着让他不得不答应。

毕竟刚刚人家还帮了他一个大忙,他总不能翻脸不认帐。

回到家中,老头子不在,估计是出去跟那些狐朋狗友嗨皮去了。

这段时间因为大家都在抢着装地暧,李昊年龄太小老货们不待见他,所以老头子就成了被拉拢腐蚀的对像,三天两头就有人找他出去浪,看架式老头子似乎还有些乐不思蜀。

摊开为修缮太极宫准备的图纸,李昊聚精会神的打量着,同时在心中计算工程量和工程造价。

但因为心中有事的原因,总是静不下心来,不知不觉就会想到明年年初的蝗灾,饿殍遍野的画面总是不知不觉在眼前浮现。

“嘭”,重重一拳刨在桌面上,李昊郁闷的直想骂娘。

这尼玛叫什么事儿啊,当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

“少爷,您怎么了?”门外传来铁柱憨憨的声音。

“没事。”李昊对着门外吼了一嗓子,想了想又叫道:“柱子,你去玄都观一趟,把袁天罡找来。”

“哦。”门外的铁柱答应一声,脚步声过后,再没了动静。

……

……

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房间的门被推开,袁天罡在铁柱的引导下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

李昊不等他开口,直截了当的道:“给你们一个拯救苍生的机会,你敢不敢赌一把。”

袁天罡皱了皱眉,沉声道:“说说看。”

“明年春天会有一场蝗灾,会影响整个关中,你信不信。”

房间中安静的出奇,甚至能够听到听跳的声音,良久,袁天罡问道:“世子的意思是……?”

“你们不是精通卜算和星象么,利用你们的优势,提醒陛下。而且我今天跟太史令李淳风沟通过了,明天我们会去城外验证一件事,等验证好了,他也会跟陛下说明此事。”

李昊此举等于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道门身上,与佛门相比,道门毕竟是本土宗教,济世救人也是他们一贯的宗旨。

另外玄奘西行带给道门的压力其实也是很大的,基于这一点,李昊相信道门应该不会放弃扩大自己影响力的机会。

袁天罡很快理解了李昊的意思,有些狐疑的盯着他问道:“你怎么确定这件事一定会发生?万一明年春天没有事情发生怎么办?”

李昊道:“所以我才问你敢不敢赌一把。”

袁天罡再次沉默了。

他不是不相信李昊,而是不得不考虑万一。

假如明天真的会发生一些事情,道门固然会因此而名声大噪,可万一什么事都没发生呢?一个妖言惑众的帽子扣下来,对道门来说无异雪上加霜。

不知过了多久,在李昊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袁天罡终于开口了:“世子,此事我要回去找人商量一下,三日之后给你答复如何?”

“三天……没问题,但你们最好能够快一些,如果你们不打算插手这件事,我还要进行一些其它安排。”

送走袁天罡,李昊回到房间。

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屋子里没有点灯,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房间,将他的影子印在地上。

面对数月后将要发生的蝗灾,囤积大量的粮食只能解决饿肚子的问题,真正让人担心的还是民怨的问题。

抓了抓头皮,李昊懊恼的骂道:“艹,挣着吃糠咽菜的钱,操着普度众生的心,老子到底是图个啥。”

“本公主也很好奇,你到底图个啥。”悦耳的声音传来,金胜曼迈步走进房间,盯着李昊看了一会儿道:“真没想到,聪明绝顶的开国县伯也有愁眉不展的时候。”

李昊翻了个白眼:“少在那里说风凉话,有事就说,没事儿该干嘛干嘛去。”

金胜曼丝毫不以为意,自烛台边拿起火折子将烛火点燃,又探手将窗帘挂好,最后施施然在李昊斜对面坐好:“到底什么事让你如此发愁,能跟我说说么?”

“不能!”李昊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这年头,人心隔肚皮,鬼知道这娘们儿到底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跟她说实话,老子又不是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