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七章 ?天象有异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49
A+ A- 关灯 听书

原来是去学校当先生,可吓死贫道了。

听完李昊的解释,李淳风大大松了口气:“贫道失礼了。”

“没事,太史令回去考虑考虑,有了决定直接跟太子殿下说一声就行。”李昊摆摆手,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经历的打击多了,他也没心思继续讨论技术学院的事情了。

李承乾这时候也笑够了,捅了捅李昊道:“德謇,淳风道长说的事情你给想想办法呗,长安城就你最聪明了,要是你都没有办法……。”

要不怎么说李承乾能当上太子呢,说话就是好听。

李昊揉了揉耳朵,豪气的道:“成,这个忙我帮了,太史令有空的话,咱们去太子殿下那边详谈。”

太史令这个职位除了没事看看天象,遇到大事测个吉凶,大多数时间都处于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对于李昊的邀请李淳风自然不会拒绝,跟着二人便去了宜秋宫。

找了个亭子坐下之后,有宫人奉上茶水。

抿了一口之后,李淳风叹道:“如此饮茶之法京中早有传言,不想贫道今日竟然有幸在殿下这里品尝一二,此行不虚也。”

李昊一口将宫人递上的茶水闷掉,示意再来一盏,听李淳风如此说,大手一挥:“太史令喜欢等明年我送你百把十斤。”

百……百把十斤?这是让我当饭吃么?

李淳风哑然,顿了顿才拱手道:“如此,贫道先生谢过。”

“行了,咱先不提这个,还是说说你的问题吧。据我所知,太史令应该是精于历法吧?怎么突然对炼丹有兴趣了?”

李淳风笑着解释道:“非是贫道对炼丹有兴趣,只是好奇而已。”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原来不是专业的,这样就好忽悠了。”李昊喃喃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李承乾就坐在李昊边上,隐约听到了几个字,瞪着眼睛问道。

“没啥。”李昊飞快的摇头,岔开话题道:“咳,那个……太史令,你能不能说一个方子给我听听,否则光凭猜测我也没有办法知道这其中具体原由不是。”

“这……,的确是贫道的疏忽。”李淳风先是道歉,接着面色一正道:“贫道所知丹方不多,就以太清丹举例吧,先取元水少许,少时加赤丹适量……。”

“等等。”李淳风话未说完便被李昊打断:“太史令,先不说你这个元水和赤丹是什么东西,我很想知道少许是多少?”

“大概就是……这么多。”李淳风想了想,右手虚握,就像握了个核桃。

“那适量又是多少?”李昊继续问。

“这么多吧。”李淳风又用左手握了一下,看上去像是握了两个栗子。

李昊顿时无语,目光自李淳风左右手扫过,这尼玛明明就差不多好吧。

李淳风的丹方让李昊不禁想起后世那些不靠谱的菜谱,什么盐少许,油适量,少许是多少?一勺还是两勺?一斤还是半斤?每个人对少许的理解都不一样好么。

照着这样的菜谱做菜,一千个人能做出一千个味道,至于原味到底是什么……鬼知道。

啧了一声,李昊问道:“太史令,难道你那个什么什么丹的配方就没有具体数量么?比如几两,几升,又或者几斗。”

李淳风摇头:“没有,此乃古方。”

“那就对了!我觉得之所以炼丹不成,主要原因就在于量,古语有云,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如果你的那个丹方继续用什么少许,适量,稍候这样含糊的量词,估计再过一千年也不可能百试百灵。”

李淳风眨巴眨巴眼睛,他倒是不介意李昊的结论,而是在想那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以及解决的办法。良久,方才开口问道:“李侍读可有办法解决?”

“简单,带上单位就好了,比如把少许换成多少斤,如果你觉得单位过大,那就再细分成多少两,多少钱,总之越详细越好。”

李淳风微微点头,旋即又道:“可如何测量呢?如果不足一钱怎么办?没有测量工具如何得知具体重量?”

“两个方法。”李昊伸出两根手指:“一是制作工具,不过我想以现在的技术很难细化出‘钱’以下的单位;第二个方法就是等比例放大,比如以前你们炼丹一次练十颗,现在就炼一百颗,这样的话,用量被放大的同时单位也同样被放大了。”

“妙,妙啊!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李淳风反应片刻,兴奋道:“李侍读,我道门丹士可是欠了您一份大人情啊。”

“没啥,没啥,举手之劳罢了。”李昊打着哈哈道:“能得到太史令这份人情,在下也是高兴的很呢。”

李淳风:“……”

不是说没啥么?咋下一句就变了呢,还要脸不?

又扯了一会儿犊子,李淳风借口有事向李承乾告辞,李昊看看天色,也觉得该走了。

最后,索性二人结伴离开宜秋宫,一同向宫外走去。

出了宫门,李淳风正打算离开,不想却被李昊拦了下来。

“李侍读,可是有事?”见李昊面色严肃,李淳风问道。

“的确是有一件事情。”李昊欲言又止的说道。

李淳风道:“李侍读要是有用得上淳风地方只管明言,哦对了,关于那个技术学院的事情,淳风现在就可以答应下来,只要条件允许,去任教也无妨。”

“不是技术学院的事。”李昊摇摇头,沉声说道:“太史令,不知你这段时间可有发现天象有异?”

李淳风顿时严肃起来,脸色变了变,看着李昊的目光充满忐忑。

古时但凡改朝换代,第一句必然就是天有异象,此时李昊突然冒出一句天象有异如何能让他不惊。

“李侍读……此言何意?”有些肝颤的李淳风犹豫良久,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淳风兄为太史局掌令,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跟你说说为好,希望淳风兄回去之后能够引以为借。”李昊说着,将李淳风拉到一边,趁着四下无人,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