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一章 你倒是早说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56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在召集人手开会,布置任务,身处皇宫大内的李二同样的开会。

事实上,自从早上李昊急急忙忙离开之后,李二就已经命人召长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魏征等人进宫,等人到齐之后,立刻将事情对众人讲了一遍。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什么?出兵百济?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啊。”魏征听闻大惊,急声道:“未见新罗国书,未见百济求援,贸然出兵名不正言不顺,此非明主所为啊。”

长孙无忌亦道:“陛下,百济、新罗虽小,但好歹也有雄兵十余万,千人的水师只怕很难起到任何作用。”

杜如晦与房玄龄对视一眼,两人虽没有说话,但显然也不怎么看好李昊的做法。

大唐好不容易不打仗了,大家都想着能过几天好日子,故而对出兵新罗之事,都报着反感的态度。

更何况,这次打起来的是新罗与百济,与大唐没有任何关系,平白出兵没有任何意义。

李二眯着眼睛,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有些不耐烦,轻轻敲敲桌子:“诸位,朕找你们来不是让你们讨论是否出兵,而是讨论将来遇到这样的事情要如何处置。”

魏征闻言,吭声道:“陛下,臣以为此次出兵已是不妥,何来以后?”

李二沉着脸道:“有何不妥?我大唐贵为宗主国,百济未经允许擅自发动对新罗之战,难道不应讨伐?若其它所有属国日后竞相效仿,今日你打我,明日我打你,还要我大唐这宗主国何用?”

“陛下,需知国虽大好战必亡,隋炀帝前车未远,难道陛下想要效仿之?”

魏征此言一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李二更是勃然大怒,重重一拍桌案:“大胆魏征,来人,将这恶徒拿下!”

隋炀帝杨广的名声在唐初堪比商纣,魏征竟拿李二与其相比,这让李世民这个自视甚高的帝国主义头子如何不怒。

眼瞅着外面的虎狼之士大步流星往魏征处而去,杜如晦这个时候也知道不说话不行了,连忙起身劝道:“陛下暂息雷霆之怒,魏相一心为国,此言实为无心之失。”

房玄龄也起身拦在那些进来的金甲卫士之前,出言劝道:“是啊陛下,念在玄成公忠体国的份上,原谅他这一回吧。”

偏生魏征还是一副怡然不惧的表情,大有有种你就杀了我的意思,李二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不理杜、房二人大手一挥:“将魏征逐出宫去,今后无旨不得进宫!”

话一出口,再无挽回的余地,杜如晦、房玄龄只能眼睁睁看着魏征被两个侍卫架着拖出御书房,远远的,老魏声音传来:“杜克明,房玄龄,陛下受奸佞蛊惑,魏征以身证道,百而无悔,你二人若还有些良心,当劝陛下回头是岸……。”

声音渐远,慢慢消失不见。

李二已经被气的脸色铁青,双眼死死盯着外面,估计此时只要稍微有人挑唆,魏征立刻就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事已到此,会是开不下去了,留下长孙无忌,杜如晦和房玄龄双双告辞离开。

离了御书房,两人站在丽政殿外面面相觑。明明是一件与大唐毫无干系的事情,可搞来搞去却把自家丞相给废了一个,这叫什么事啊。

片刻之后,房玄龄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克明,不如你我一同去找李卫公聊聊,只要他能说服他家那小子打消去百济的念头,玄成的事情也就解决了一大半。”

杜如晦闻方摇头:“怕是不行。李靖此人耳根子软,怕是也拿他家那小子没有任何办法,依我看不如直接去找李德謇,此子平日里还算识些大体,希望这次不要让人失望才好。”

“既如此,同去?”

“同去吧!”

……

……

李昊这个时候已经布置完了任务,将金俊英留下的五万两银子搬进了大营。

望着齐集一堂的众人道:“这些是一部分安家费,等会儿你们各自回去召集手人,愿去的每人发五十两银子,不愿去的,也别过于逼迫,让他们安心留下看家便好。”

李震看着堆积如山的钱箱,摇头叹道:“五十两银子的安家费……,德謇,你这可是大手笔啊,有这些钱,估计那帮家伙能抢破头,怎么可能会有人想要留下。”

“人各有志,你别急着帮别人下结论。”李昊摆摆手,继续说道:“当然,这只是安家费的一半,愿意跟着去的,活着回来还有五十两银子,死了的,一百五十两。”

这下就连雷耀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出去打一仗,活着回来就有一百两银子,要是死了就是二百两。

那可是二百两银子啊,按照现在的银铜兑换比例,能换到二百二十多贯的铜钱,堆在一起老大一堆。

对于穷贯了的水师来说,这些钱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雷耀举手打断李昊接下来要说的话:“那个……,都,都督,职,职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时间就是生命,李昊没有半点犹豫,将目光投向雷耀。

“都督,职下觉得,最好还是……还是不要告诉那帮兔崽子们还有另外一部分安家费,尤其是死了还有一百五十两银子的事。”

李昊皱了皱眉,冷冷盯着雷耀道:“为什么?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当心老子撤了你的职。”

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他最恨的就是当官的吃兵血,扣军饷,雷耀的话让他很不高兴。

雷耀大概猜到了李昊的想法,苦笑一声:“都督不要误会,职下并没有克扣军饷与抚恤金的想法。”

李昊追问道:“那是为什么?”

叹了口气,雷耀道:“都督,您的身份非同一般,自然不会将百十贯钱放在眼里,可是……可是职下手底下的兔崽子们可没见过这么多钱啊,二百两银子的抚恤金,职下怕他们知道了以后自己拿刀抹脖子啊!”

李昊:“……”

为二百两银子就自杀?开什么玩笑?

目光扫过其他人,发现所有人都在若有所思的点头。

程处默见李昊看向自己,大咧咧道:“这没啥不好理解的,正常情况兵部抚恤金只有五两银子,你给倒好,直接给了二百,俺老程敢保证,你要是把这话放出去,等这仗打完,回来估计就是满船的人头。”

我哔哔哔的,这帮土鳖,没见过钱怎么着。

李昊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舔了舔嘴唇,无奈道:“那你们看着办吧,我也给你们交个底,对于咱们远洋水师来说,其实二百两银子还真就不算什么,以后我们很可能会有两千两,两万两,现在要是死了,那可就真亏大了。”

两,两千两……,众人眨巴着眼睛,大部分人眼珠子都有些发红。

真有这些钱的话,别说去打一仗,就是打一辈子仗也行啊。

说散就散,见李昊没有别的吩咐,所有人都带上钱直接离开了中军帐,各自回去发钱……,呃不是,是做动员。

随着军卒们被集合到一起,各营很快就炸了,五十两银子安家费就算对于待遇颇好的翎府也是很大一笔钱,更不要说这笔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笔外快,是在正常军饷之外的收入。

杜如晦与房玄龄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远洋水师驻地的,因为心里有事,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大营中的异常,通报过后就被李昊接进了中营帐中。

看着面沉似水的俩老汉,李昊满头雾水,不明所以的问道:“杜伯伯,房伯伯,您二位这是来视察工作?”

杜如晦哪有开玩笑的心思,瞪了李昊一眼:“小子,废话少说,出兵百济是你的意思吧?”

李昊愣了一下:“出兵百济?啥时候的事?”

“就是今天。”房玄龄道:“小子,你不会说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吧?陛下刚刚可是已经说了,会派远洋水师出战。”

面对咄咄逼人的俩老汉,李昊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二这张大嘴巴,这还没到两个时辰呢,咋所有人都知道了呢。

挠挠头,李昊有些郁闷的道:“两位伯伯,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远洋水师只是拿钱办事,受到雇佣而已。”

“臭小子,别找那些没用的借口,你敢说这次不是去百济打仗?”

李昊道:“新罗人只是雇我们去百济那边转一圈,这怎么能叫打仗呢……。”

杜如晦一滞,打断李昊道:“你等会儿……,你说雇?新罗人给钱?”

李昊点点头:“对啊,五十万贯,包食宿,而且他们已经付了一成的订金。”

俩老汉:“……”

魏征好像有点冤啊,皇帝陛下要是早说新罗人给钱的话,鬼才拦着呢。

老魏之所以拿李二比杨广,还不是担心出兵百济徒费国帑。

房玄龄实在有些忍无可忍:“贤侄啊,你……,你怎么不早说呢!”

李昊很无辜:“早说?我这不是说了么?还要怎么早啊。”

杜如晦叹了口气,也知道这个时候说不清楚什么,起身道:“你……,算了算了,快,快点进我回城,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