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说服魏征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57
A+ A- 关灯 听书

“唉唉唉,杜伯伯,你拉我干啥啊,我就是个小人物,要顶雷也轮不到我啊!”

气急败坏的杜如晦拉着李昊就往外走,魏征的事情闹的太大,如果这臭小子不去解释清楚,后患无穷。

李昊不明就里又不敢用力挣脱,都是上岁数的人了,老胳膊老腿的,万一弄坏了赔不起。

杜如晦冷笑道:“你还小人物,小子,你怕不是对小人物这三个字有什么误会吧。”

“我本来就是小人物啊。”

房玄龄见两人拉拉扯扯,连忙阻拦:“算了算了,别说那么多了,快点回城吧,否则魏老儿指不定闹出什么妖蛾子呢。”

魏老儿?该不会是魏征吧,这老头儿又怎么了?

对魏征,李昊很难说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硬要形容一下,大概就是古板,不知变通的好人。

不管是之前的突厥和亲还是什么,这老头儿基本上都能站在大唐或者说百姓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如果放在后世,让这老头儿去当个大法官什么的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问题是大唐不是后世,整个大唐,或者说整个天下都是李二一个人的,朝堂上所有人都是为李二服务的,你说你天天把百姓挂在嘴边放在心底,让皇帝陛下怎么想。

出于某些需要,可能李二不会真把老魏怎么样,可万一不需要了呢?

一路听着杜如晦将宫里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李昊苦笑摇头:“杜伯伯,出了这种事你把我叫回来有啥用?总不会是想让我劝陛下收回成命吧?”

“不是。”杜如晦看了李昊一眼:“老夫承认你或许有这样的能力,但眼下仅仅是陛下收回成命没用,你的作用是说服魏征,让他认错。”

“啥?让老魏头儿让错!”李昊当时就不走了:“杜伯伯,要不你打我一顿算了,老魏头儿本来就看我不顺眼,你还让我去找他?这不是老鼠给猫拜年么。”

“你哪来那么多俏皮话。”杜如晦在后面踢了李昊一脚:“这不是还有我跟你房伯伯么,有我们在,还能让你吃了亏?”

“谁知道你们是哪伙儿的。”李昊揉着屁股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李昊连忙改口,马屁如潮道:“我说杜伯伯您英明神武,料事如神。”

费了些功夫,李昊伙同杜如晦、房玄龄来到魏征府邸。

门房自是识得老杜和老房,也没拦他们,几人入府之后便直奔老魏的书房。

魏征虽然与李靖同为国公,但家宅却不大,一共就两进院子,没多大功夫几人便见到了正在书房里奋笔疾书的老魏。

魏征的书房十分简朴,一个书架,一张书桌,地上生着炭盆,书桌上摆着一个烛台,没有如今比较流行的圈椅,也没有老板台,更没有贞观炉。

“玄成,在写什么?”杜如晦进屋之后,打了个招呼。

“奏疏,弹劾这奸佞的奏疏。”魏征抬起头,看到李昊,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道。

如果不是被房玄龄拉着,李昊险些转身就走。

真尼玛上赶着不是买卖,老子怎么就奸佞了,是抱你家孩子跳井了还是挖你家墙角了。

杜如晦回头给李昊打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这才对魏征说道:“玄成稍待,此事怕是有些误会。”

“能有什么误会,如果不是此子蛊惑,陛下何至于在此时派兵出征。昔日汉武、隋炀穷兵黩武,前车之鉴犹在眼前,今日陛下却又要重蹈覆辙,吾等身为臣子,又岂能因为怕事而惜身。”

魏征说的大义凛然,真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李昊留,若是不明内情之人见了,怎么也要为他竖根大拇指,道一声:真忠臣也。

然而,在了解整件事情经过的杜如晦眼中,此时的魏征倒是显得气量有些狭小了。

房玄龄也觉得魏征有些过了,深吸一口气道:“玄成,这小子已经被我们带来了,你何不听听他是如何说的再做结论。”

“怎么,你们也被他给蛊惑了?”魏征停下手中笔,抬头盯着李昊,一副以身饲虎的架式道:“好,今日老夫倒要看看,你这奸邪之徒如何蛊惑老夫。”

哔哔个哔哔的,看来老子今天要是不把这老几巴灯给忽悠瘸了,以后必然要坐实奸佞这个名头了。

越想越气的李昊索性也不走了,直接坐到魏征面前:“老魏头儿,我只问你一句话,我怎么就是奸佞了。”

魏征也不介意李昊对自己的称呼,冷笑道:“你蛊惑君父穷兵黩武,置天下百姓于不顾。”

“好啊,既然这样,那你说,我怎么就置天下百姓于不顾了,又怎么蛊惑陛下了。”

“哼。”魏征哼了一声:“李德謇,老夫知道你巧舌如簧的本事,既然你不承认自己蛊惑陛下,那老夫问你,陛下打算出兵百济之事可是因你而起?”

李昊点头道:“不错,的确是我向陛下提议的。”

魏征与李昊对视着,沉声道:“你承认就好,老夫再问你,出兵百济可要粮草?可要军备?若有损伤失了国体又当如何?”

只此一问,便让旁边的杜如晦和房玄龄叹了口气,心道:完了,这老魏怕是逃不掉妄测君意这个罪名了。

魏征等了片刻,见李昊不答,不由讥讽道:“怎么,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唉!”李昊长叹一声,咂咂嘴道:“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水师出兵百济并不是官方派遣,而是以海盗或者雇佣军的名义,也就是说,无论胜败,都与大唐无关。

其次,这次出兵不用国库花一文钱,因为这次打仗的钱是由新罗人出的,总共五十万贯,而且新罗人还会提供粮草。

至于军备,大唐还是要出一些的,不过我想五十万贯的话应该足够弥补损失,就算是把军备全部损失掉,我们也有得赚。”

原本还理直气壮的魏征也有些懵,派一千人出去打仗,能换回五十万贯?那要是出一万人,是不是能换回五百万贯?

这事怎么没人提起呢?早知道这样的话,老子还谏言个屁啊。

要知道,打仗可从来都是赔钱的买卖,从古至今都是如此,否则魏征也不可能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现如今,一切都变了,出兵打一仗不赔钱不说,很有可能还会大赚一笔,这……。

还没等魏征想明白,却听李昊又继续说道:“另外,这次出兵并不仅仅是替新罗解围,还有一个目的是测试新罗、百济还有高句丽的战斗力,也可以将这次出兵看成一次演练。

就像你说的,国虽大,好战必亡。然,天下虽大,忘战必危,我大唐虽然不好战,但却必须知道周边各国的战力如何。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最后,我想要说的是,远洋水师最重要的任务是在百济与高句丽之间的海岸线占一块飞地,然后与三国展开合作,共同开发三国矿产。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具体细节还需要以后慢慢商量。”

吧唧吧唧,房间中,三个老家伙眨巴着眼睛,满头雾水。

前面的那些他们还能听懂,后面共同开发什么的是什么鬼?

杜如晦摇摇头:“小子,我大唐地大物博,物产丰富,何须贪图那撮尔小国的一点矿产。”

“地大物博又如何,地下一共就那么一点东西,真要挖的话早晚都会有挖光的一天,今天我们多挖一些,他日后世子孙就会少挖一些,杜伯伯,难道你想被后人戳我们的脊梁骨么?”

杜如晦哑然:“这……”

唐初的读书人并不迂腐,还没有后世那种我们富有四海,当以仁义教化天下的思想。

所以当杜如晦听完李昊的话之后,很快就产生了认同感,甚至就连魏征都没说什么。

只是……事情似乎到了这个时候有些跑偏,这小子可是个大奸臣啊,怎么可能考虑这么多呢?

见魏征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久久不言,李昊知道这老头儿怕是已经想通了。

深吸一口气说道:“魏伯伯,我知道你心怀天下,见不得百姓受苦,可我李德謇也是大唐子民,身受皇恩的同时,我也深爱着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也有一颗拳拳报国之心。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让大唐越来越好,越来越富强,让百姓能吃饱穿暧。

你可以不理解我的行为,可以我当成败家子,当成纨绔子弟,可你说我是奸佞……。

所谓千夫所指,无疾而终!魏伯伯,您当真就不怕因为自己一句话,害死一个拥有拳拳报国之心的后辈么?”

话不说不透,理不辨不明。

李昊的一翻话说的老魏是哑口无言,老脸通红:“我……老夫……。”

杜如晦拍拍魏征的肩膀:“好了玄成,德謇这孩子说来也不容易,这一年来做过什么你也看到了,一份杜康酒为国库迎来近百万贯的收入,占城稻也是这孩子提出来的,每年远超以往三成的收成你又不是不知道。”

魏征抬眼看了老杜一眼:“难道……真是老夫错了?”

李昊自然不会让老魏一个老头子给自己道歉,主动开口替他打圆场道:“不,魏伯伯想多了,是非对错不可一概而论,我们走的路不同,彼此之间有些误会这没什么,只要把话说开了就好,您说对吧?”

魏征的黑脸难得的泛起一丝红润,努力做了两个深呼吸,长叹一声:“罢了,老夫活了这么多年,最后竟险些害了一个栋梁之才,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陛下。罢罢罢,老夫这就向陛下递交辞呈,以后安心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