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三章 人心隔肚皮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1:59
A+ A- 关灯 听书

“魏伯伯且慢。”李昊吓了一跳,他可不敢让魏征这个时候就退休,否则还不得被人戳脊梁骨啊,自家名声已经够差了好么。

魏征抬起头,老眼中带着一丝浑浊:“怎么?”

李昊挪了挪屁股,向程征的方向靠了靠:“魏伯伯,人家不都说扶上马送上程嘛,我们这些年轻人办事毛燥,正是需要叔叔伯伯们监督的时候,您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对我们撒手不管呢,这分明就是不负责任嘛。”

杜如晦与房玄龄听的很是无语,这小子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还扶上马送一程,亏你好意思说。

魏征同样无语,长叹一声,看向杜如晦:“罢了,没想到我魏征魏玄成活了这么多年,竟还不如一个孩子。唉,克明啊,看来陛下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老夫这段时间就暂时在家闭门思过一段时间好了。”

“玄成此言差矣,陛下刚刚那也是在气头上,等过几天想通了,估计还要召你进宫的。”

“……”

房间中杜如晦与房玄龄二人与魏征相谈甚欢,李昊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找了个机会偷偷溜了出去。

水师那边还有一腚眼子事儿呢,谁有功夫跟这仨老汉闲扯蛋。

不过话说回来,水师这边既然要出战,自己这个都督到底要不要了跟着出战呢。

若是出战,怕是短时间内很难回长安,若不出战,放手下那帮家伙出去鬼知道能把仗打成什么样。

思来想去,李昊终是觉得有些不放心,千乌在林不如一乌在手,蝗灾啥的说到底也是明年才会发生的事情,到底会不会发生还不一定,还是先顾着自己那一干为了二百贯就能抹脖子的手下吧。

回到家中,老头子和老娘全都在,老两口坐在花厅里面沉似水,一副三堂会审的样子。

李昊见状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走上前去,拜倒在地:“父亲,母亲,孩儿不孝。”

李靖似乎已经被锻炼出来了,神经大条了许多,盯着李昊看了一会儿道:“你起来吧,此次出征……万事小心。”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谢父亲。”李昊从地上爬起来,偷眼打量着自家老娘。

说实话,别看李靖咋咋呼呼动不动就小畜生、逆子一通乱骂,可李昊遇到大事还是喜欢与老头子沟通。

老娘红拂平时对他倒是宠爱有加,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李昊在面对她的时候总有一种愧疚的心理,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理性的交流。

但奇怪的是,这一次老娘竟然没有像以前那样宝啊贝啊的数落自己。

李昊正觉好奇,却听红拂开口道:“儿大不由爷!德謇,你现已成年,对自己的未来也应该有自己的打算,想干什么娘不拦着你。”

“谢谢母亲。”难得老娘没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李昊连忙露出一副认打认罚的表情。

“不过,这次你去百济与别处不同,娘虽不拦你,但你却需要将舒云,雅云二人带在身边,一天十二个时辰不得让她们离开你的身边。”

“啊?”

舒云、雅云是红拂身边最信任的两个侍女,战力颇强,带在身边的确让人很有安全感。

可她们两个再怎么说也是女人,带在身边……我是去打仗还是去游山玩水?

“娘……”李昊想要拒绝,才叫了一声‘娘’就被红拂打断:“此事就这么定了,回头让你爹给她们两个安排个身份,你若敢不答应,娘宁可被陛下下令责罚,也会把你留在京中。”

得,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带着就带着吧。

李昊叹了口气:“一切听娘的安排。”

红拂见儿子答应,脸色这样缓和了些,扭头对自己身后两个侍女说道:“舒云,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就跟着这臭小子吧,好好看着他点,若有什么问题……直接打晕带回来。”

“诺!”两个侍女二话没说,直接来到欲哭无泪的李昊身后站好,显然之前已经得了叮嘱,刚刚红拂说的那些不过就是说给他听的罢了。

话分两头,却说离开长安的金胜曼与金俊英二人。

因为心急着回国,两人索性也顾不上什么使团日行多少多少里了,只是闷头拼了命的往登州方向赶。

为什么往登州?开玩笑,走陆路的话还要经过高句丽,眼下这个节骨眼儿鬼知道高句丽人对两国之间的战争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万一被他们扣下了可咋整。

至于说走水路会不会遇到百济水师……,听天由命吧,早点回到新罗才是真的。

日幕时分,潼关。

赶了一天路的新罗使团在此停了下来,两百多里路赶下来,人困马乏,许多人早早便歇了。

金胜曼翻来覆去睡不着,起身来到院子里透气。

不想金俊英也同样没有休息,见她出来,招呼道:“胜曼。”

“堂兄。”金胜曼缓步来到金俊英身边。

“有心事?”见金胜曼欲言又止,金俊英问道。

金胜曼沉默片刻:“堂兄,你为什么要答应李德謇?”

金俊英知道这她说的是那五十万贯的事情,无奈笑道:“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眼下这个情况就算明知道唐人在狮子大开口,我又能如何?”

金胜曼道:“你可以拒绝。”

“拒绝?”金俊英反问了一句,不等金胜曼说话,便自顾自说道:“对于大唐来说,其实我们与百济不管谁输谁赢都无所谓,若是我当时不答应,你确定他们不会转头去找百济人?”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帮助百济打我们?”

金胜曼的脸色变的难看了许多,长时间的接触,她自认与李昊就算不是知已,也算得上朋友,可万万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她在自以为是。

金俊英用余光瞟着金胜曼的脸色,语带自嘲道:“这种事情谁能说得准呢,人心隔肚皮,不怕一万还怕万一呢。”

被金俊英这样一说,金胜曼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怒哼一声:“哼!李德謇,你这恶贼!亏本主还相信你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