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这叫火炮(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22:02
A+ A- 关灯 听书

因为海船还没有造好,此次出行的战船尽为水师之前所用的五牙战船。

不过考虑到这次出海多数都在内海,加之冬季并无太大的风浪,倒也不怕出什么问题。

不知不觉间,东方泛起鱼肚白,李昊这才醒悟自己已经在船头站了小半个晚上。

“都督,休息一下吧。”见李昊有了反应,陪着他站了小半个晚上的雷耀小声建议道。

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什么,总之一晚未睡的李昊并没有丝毫困意,摇头道:“再等等吧,趁着还有时间,把咱们带来的东西装到船上。”

提到带来的东西,雷耀立刻便想到昨天白天那些被搬到船上的木头箱子,当时因为李昊并不在场,故而尽管心中好奇,却没人敢擅自打开。

此时听李昊说起,便立刻问道:“都督不说下官显然忘了,昨日搬上船的那些箱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啊?”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微微一笑,吐出一个字来:“炮。”

“泡?”雷耀听的落头雾水,摸摸后脖子问道:“什么泡?水泡?”

如果没有李昊,贞观时期根本不会有火器出现,故而当时别说没有炮这个字,甚至连炮的概念都没有。

看着雷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李昊顿时生出对牛弹琴之感,叹道:“不是水泡,是火炮,现下说了你也不知道,等回头安装好你就明白了。”

“哦。”雷耀应了声,回身招呼已经陆续醒来的水师军卒将昨天搬上船来的箱子抬上甲板。

借着安装地暧,李昊很早之前便假公济私的弄出十来根大腿粗细,六尺来长的铸铁管。

本打算等到海船造好之后装上去作为主武器,可没想到半路竟遇到百济、新罗这档子事,于是李昊索性不等海船造好,直接装箱搬到了水师还没有来得及淘汰的五牙战船上。

很快,存于舱中的箱子被抬上甲板,累的一群水师军卒气喘如牛,等他们七手八脚的将箱子打开,发现里面竟是一根类似棒槌般的铸铁管后,所有人都看的呆了。

“这……,这是什么东西?”

“该不会是妇人洗衣用的棒槌吧?只是做的如此巨大,谁能拿的起来。”

“不懂就不要胡说,什么棒槌,谁家棒槌是铁做的。”

“依我看,此物应该是滚木擂石,把这东西吊在船边,若是有船敢靠近我们,只消将此物往下一放,保管将其压的粉碎。”

军卒们各抒己见,纷纷对箱子里的炮管发表自己的看法,李昊在一边听的不禁莞尔。

不得不说,这帮家伙想象力还真丰富,竟然能想到滚木擂石上面,却不想想,区区十来根炮管,就算拿来当滚木擂石,又能砸破几艘船。

甲板上的喧闹声很快将还在休息的程处默等人惊动了,几个家伙懵懵懂懂,睡眼惺忪的从舱里走出来,分开人群来到箱子边上探头一看,各自发出一声感慨。

“俺的个娘嘞,这是谁家棒槌,怎的做得如此粗糙。”

“这是个什么物事,为何看着像是铁铸的。”

铁铸与铁柱同音,站在人群之外的憨憨闻声立刻嚷道:“不是俺的,是少爷的。”

众人:“……”

不过铁柱的话倒是提醒了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李昊。

程处默第一个开口:“德謇,没事你弄这么个粗笨物事到船上来做甚,死沉死沉的,早知箱子里装的是这个,俺昨天就让你换两头牛带上了。”

李昊权当没听到程处默的抱怨,理都没理他,清了清嗓子道:“此物名叫火炮,乃海战利器,等下安排几个人,将此物分别装在船头和船尾,等到了百济,让你们好好开开眼,发发利市。”

因为解释火炮的作用实在麻烦,李昊索性也不多做说明,直接安排人在甲板上对火炮进行组装。

在船头和船尾找到甲板最厚的位置,先将下面加固,然后在甲板上摆好炮架,再将炮身放上去,顺便还不忘弄两根粗大的缆绳充当拉线,将炮身炮架彻底栓在船上。

整整一船人被李昊指使的团团转,虽然依旧不明白年轻的都督到底要干什么,但却给单调的旅途平添了一些趣味。

忙碌的生活持续了三天,随着改造工作进入尾声,越来越多的人清闲了下来,围在一起看着李昊带着几个以前翎府的家伙对传说中的火炮进行最后的调试。

连日来的忙碌让急性子的程处默早已经按捺不住,眼见马上就要完工,忍不住询问道:“德謇,到底好了没有?这都好几天了,你到底行不行?”

正在考虑要不要打一炮试试的李昊恨不能把程处默塞进炮管里打出去,白了他一眼道:“你行你上,不行就闭嘴。”

程处默被怼了一句,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低头嘀咕道:“切,要是俺老程上,三天前就搞定了。”

“你说什么?”李昊冷眼瞪过去。

程处默一惊,抬头道:“没,没啥,我说等下要找点肉吃。”

这个憨憨!李昊也拿程处默没有什么办法,再次瞪了他一眼,转头对身边的冯羌道:“你去舱底拿些火药上来,顺便再从画着三角图标的箱子里拿几颗铁球回来,咱们打两炮试试。”

“诺!”冯羌不敢怠慢,答应一声,分开人群如飞而去。

火炮安装好了,都督准备试炮。

随着冯羌的离开,很快舱中所有人都得到了消息,一窝蜂涌上了甲板,五牙战船三层高楼上很快便挤满了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李昊见此情况,差点没气歪了鼻子。

这帮家伙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难道他们就不知道看热闹也是会死人的么?

铸铁炮老子心里也没底好吧。

趁着冯羌还没回来,李昊叫来雷耀:“老雷,清空甲板。”

同样抱着看热闹心态的雷耀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为什么啊?都督,小的们都想看看火炮是个啥样子呢。”

“看个屁,都给老子滚回舱里待着去。”李昊懒得给雷耀科普,蛮横的说道。

霎时间,甲板上哀嚎一片。

奈何军令如山,军卒们就算不愿,也只能臊眉耷眼的退回船舱,只余程处默等几个脸皮比较厚的,缩在战船的三层楼顶向下探头探脑的观望。

李昊见他们躲的足够远,倒也没说什么。

只等冯羌归来,命他将火药分出一部分装进炮管里面,插上引线夯实之后,将一颗比拳头大上两圈的铁球塞了进去。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打发冯羌找地方躲好之后,李昊将近五尺余长的引线点燃,兔子一样向三层楼顶窜了上去。

黑火药的威力的确不怎么样,但大唐的冶炼技术同样差的可以,故而李昊第一次装填的药量并不大。

跑到三层甲板之上,在一个角落里趴好之后,李昊双眼死死盯着还余下不足半尺的引线,心中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出事。

原本满不在乎的程处默、长孙冲、雷耀等人见他如此,不由也紧张起来,纷纷来到他身边趴下,探出半颗头颅向下看着。

四、五个呼吸这后,引线终于烧到根部。

众目睽睽之下,传说中的火炮发出一阵闷雷似的响动。

“轰……”

不管是程处默等人,还是翎府的军卒,对于火药的爆炸声早就习以为常,听到那一声闷响之后眼都没眨一下。

然后他们就看到一颗黑色的铁球自前面的炮口飞了出去,在半空中画过一条诡异的弧线,直接砸进了水里。

短暂的沉默过后,三层甲板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李昊的身上:闹出这么大动静,你就给我们看这个?老子用手丢都比这个远好么!